意见反馈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四)

  2021-01-13 16:34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
(四)
 扎西旺堆


行坎坷之路    怀满腔激情勇往直前
入圣象天门    感天地造化登峰造极

 
【10月15日,晴、大风】
       今天是又个晴朗的天气,早上动身时,我惊讶地发现城里街边积水处居然有大量冰渣,城外路旁水洼水沟里都结满了冰。对此,我还不太在意,继续催马西进,摩托车在阳光普照的藏北高原快速驰骋。渐渐地,北风呼啸劲吹,越来越猛烈,严格讲是摩托车最忌讳的“横风”,只能侧着车身骑,而且倾侧角度较大,对于辎重大的摩托车来说无疑增加了驾驶难度,好在2005年从西藏穿越到新疆曾领教过横风的厉害。大风带来的是什么,平时我在家里就常说“大风降温”,来提醒家人及时增添衣物。昨天还身着秋天的装束,今天咋就突然成了冬天!?越骑越冷,感觉身上正在快速失温,明亮的太阳也不能给我补充温暖,多次产生停车加衣的念头,但还是想硬扛,扛了好几次,最终怎么也扛不住。于是,停车准备加衣裤,我都无法在风口上开箱包取衣裤,更别说脱了赛车服再来换。走,继续走!走啊走,越走更觉越冷,我深知在高原上患感冒的严重后果!总算在路旁发现了一栋藏民的民宅,于是立即将摩托车停在土坯院墙背风处,开始增添衣物,以最快速度几乎把带来的所有衣裤都穿上了。这下真的踏实多了,只不过是将自己膨化成了一个“大馒头”。其实,今天已经进入藏北羌塘高原,整个地形地貌与昨天之前的完全不同了:优雅起伏的缓坡山丘、肥美的草场牛羊成群、树木无影无踪、“一错(湖)再错”犹如翡翠串串相连……在一个名叫“崩错(湖)” 畔,成片的飞禽一会上下翻飞、一会驻足觅食、一会成群转场……叽叽咋咋,铺天盖地、气势恢弘!
       午后,继续在单调的公路上行进,慢慢感觉到眼皮越来越重,哈欠不断,有几次居然出现瞬间闭眼的情况……不好犯睏了!于是,强迫自己在相对宽敞的路基边停车,喝水并休息片刻。但依然感觉全身困乏。稍后又继续前行,明亮的阳光下,蓝天白云虽靓丽无比,但倍感困乏的身心似乎使得自己出现了“视觉疲劳”,辽阔的藏北高原显得更加空旷、路更加遥远。

      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个“目标”朝我的方向缓慢移动。“目标”越来越近,原来也是行者。我立即停车,主动迎了上去,亲切问候。看着眼里,都感到心酸:俩口子各自推着一辆满载行李的自行车,吃力地前行,脸庞黝黑消瘦、尽显疲惫;一黄一黑两只成年狗狗步履蹒跚,乘主人停下来时,也乘机坐下歇脚,怪可怜的!经询问,两位来自郑州,前不久以这种方式去过海南,接着又来了西藏。他们是从拉萨出来的,每天只行走20~30公里,晚上在路边住帐篷。准备取道国道317沿藏北大北线,经阿里狮泉河,再沿国道219回拉萨,暂时居住,以后另做打算……这一圈3千多公里,一路几乎都是无人区,且寒冬即将来临,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同是行路人的我,此时感慨万千!他们说要继续赶路了,两只狗狗很乖,能听懂主人的指令,迅速站起身、甩起尾巴迈步前行,可怜前面那只黄色的拉布拉多犬一瘸一瘸地顽强前进……我不禁鼓励拉布拉多犬说“好乖!”然后真诚地送上了一句“祝你们好运!”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很多人都可能有诸多不解,暂不定论是“挑战”、“体验”、“疗伤”、“自虐”、还是别的什么,出发之前需要勇气、走在旅途需要胆识、行在千难万险的旷野还需要什么?

       离开他们不久,翻过一个垭口,金色的夕阳余辉下,一个迷人的蓝色圣湖-巴木错豁然展现在眼前,群山环抱着一枚淳美玉佩,平静如镜、酣然如梦、温雅如缎……绚丽的天空将最后一抹余晖撒向了巴木错,撒向了藏北辽阔空旷的天地间……

       夜幕降临前,我找到了一个帐篷客栈,独享4个床位的帆布帐篷。帐篷后面就是开阔的草原、远处是缓坡的山丘。很快,天就黑了,星光闪烁的苍穹下,藏北高原万籁俱寂,唯有寒风呼啸,每一种生灵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蛰伏、冥想着……我裹紧外套、戴上帽子,走出帐篷,隐身夜色之中,去搜捕最灿烂的繁星……
【10月16日,第16日】
       
早晨醒来,感觉帐篷内凉嗖嗖的,于是赶快穿好衣服起床。出门发现帐篷外面的摩托车上结满了霜,预示着藏北羌塘高原已经开始进入了冬季。我的行李比路遇的摩友都要多不少,主要多在飞行服、睡袋、移动办公设备、摩托车备件及工具等。今天,必须穿上我的“压轴杀手锏”防寒服了。皮革飞行服,又厚又沉,当然更保暖。

      今天探访的目的地是当下西藏人气指数非常高的“圣象天门”。纳木措是西藏三大圣湖之一,东岸扎西半岛知名度非常大,我曾经到过两次;但北岸的“圣象天门”却犹如深闺千金。圣象天门,位于西藏那曲地区班戈县青龙乡5村境内 ,圣湖纳木错北部恰多朗卡岛上,因为交通不易到达,所以人迹罕至。藏区向来有马年转山、羊年转湖的传统,2015年为了方便信众转湖,政府开始修建环湖公路,隐秘于此的圣象天门被发掘公开而立即闻名遐迩。近年来,圣象天门才迎头而上,成为当今最红打卡圣地、天门内许愿圣地,可谓是西藏美景的终结地之一。


       去圣象天门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有三难:一是需要提前1~2天预约;二是做好“散架”的准备,从班戈县前往圣象天门,虽仅有180公里,但从游客接待中心至圣象天门有60公里的标准“返祖公路”:搓板、炮弹坑、粉土盖小滚石等。60公里单趟都要走2至3小时以上。三是各种专业越野汽车“强行向我排放尾气和扬尘”,只好默默忍受污染,被迫充当移动吸尘器。今天是进藏后第三次遭受“返祖公路”的蹂躏,但似乎又可以得出结论:隐藏越深,越有超凡脱俗之韵!



       离开帐篷客栈,摩托车就立刻踏上了“返祖公路”,正式开启了“过筛”模式:“搓板”,使车有节律地快速颤抖;“弹坑”,使车突然下坠强烈震动;“滚石”,使车左右侧滑。慢慢慢!我不停地暗示自己。单调、枯燥、紧张时刻随行,注意行车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沿线拍摄,是一种最佳的休息方式。路旁乱石堆、草地间,不时有土拨鼠(旱獭)在窜来窜去。于是,我将摩托车停到路基外,迅速取出三脚架、单反相机和长镜头守株待兔。将镜头对准一个个地洞,只要土拨鼠探出小脑袋、睁着明亮的小眼睛朝外警觉地“侦查”,长镜头就快速将其锁定,一张张滑稽、可爱的土拨鼠玉照就定格在相机感光芯片上了。

       收获满满,愉快地收拾好摄影器材,继续颠簸前行。这个时间,一些专业越野汽车开始增多了,在它们后面饱尝了灰土,身上和车上“镀”上了一层土黄色;至于鼻孔,当然也就成了除尘净化器的集尘管。
       3个多小时终于过去了。摩托车艰难地冲上一个陡峭的山口,前方豁然开朗,我瞬间被眼前的场景震慑得双目发直:浩瀚的纳木错圣湖,毫无遮掩地把最美的蓝色、最醇的神韵向我呈现。午时耀眼的阳光照射着偌大的湖面,波光粼粼的湖水犹如群星闪耀,更像是一幅巨幅画卷,从天边那圣洁、绵延的念青唐古拉山向我慷慨展开,是谁创造了这样的美景?在雪域高原,最圣洁的雪山、最纯净的湖水总是相依相伴。

       沿着纳木错北岸继续西行,一个个浑然天成的水湾与那湛蓝的湖水紧紧偎依,岸边众多嶙峋错落、形态奇特的山石,犹如皇冠上的奇珍异宝,构成了天地间最神奇、最的画卷。


       翻越登上一个陡峭、通往湖岸的山口,立足俯瞰前方湖畔,一个非常熟悉、非常扎眼的“图案”跃入眼帘:圣象天门!一头巨象久久地侧立在圣湖岸旁,静静地聆听纳木错如歌的波涛,圣像一直在等待,等待着我的到来……从未有过如此震撼人心的场景,自然奇观与奥秘在壮丽的天地间完美交融。圣象天门,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神奇、美丽怎能细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