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三)

  2021-01-10 11:42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
(三)

扎西旺堆


夜探萨普神山    荒野求生惊心动魄
近仰神山圣湖    顿临仙境玉洁冰清

 
       从海拔5300米的康庆拉山垭口一路盘旋下山,不久就到达比如县城。比如县城很多建筑物都非常新,但几乎每条道路都在翻修,从一处去另一处,几乎都要绕路,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可以想象,道路翻修完成后县城面貌将发生巨大变化。此时,已到了下午15:30,吃过“午饭”,就去看望比如县生态环境局的同行,顺便向县旅游局的领导了解萨普神山的情况,两位藏族美女都非常热情。由于时间尚早,才16:00。于是,给摩托车加满了油,直扑久仰的萨普神山。去萨普神山,比想象的难度大得太多,后面的经历可以说是惊心动魄、甚至回想起来非常后怕。首先,出县城不久,就开始翻越海拔5072米的夏拉山,刚开始盘山就遇到了修路,所有往来车辆都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经打听至少需要等待两个多小时。我的摩托车在长队的最前面,格外醒目,不少施工人员主动向我询问一些问题,如: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他们非常朴实、热情。最后,两位“主管”专门为我设计了一条临时“通行水道”,男工友沿着小水沟帮我推车,女工友开出一条水沟上主路的槽,非常利索地助我重新跨上了主路。他们不收任何报酬,满脸笑容纯朴自然,且非常开心。我只有千感万谢,祝好人一生平安!太阳渐渐西斜,将夏拉山映衬得金黄,山脊上的积雪金光耀眼。盘山路,只有我一人在盘旋。翻过夏拉山垭口,摩托车披着满天的余晖,快速地朝前方奔袭。经过羊秀乡后,即进入两山夹一河的峡谷,不宽的道路就沿着河谷向南蜿蜒延伸。此时,夜幕彻底降临,已伸手不见五指,渐渐地黑魆魆的峡谷里只有我这一辆摩托车在孤独前行,也不知道走了多远、过了多少弯,感觉越走天越黑,萨普神山的影子还不知道在哪里……


       萨普神山,是近年来才被外界高关注的最美神山之一,配套基础设施建设还非常欠缺。根本没有预料到的最麻烦的事也就来了:一是基本没有路牌指示,容易走错。二是路况“高烈度”:炮弹坑、水坑、陡坡、急转等。三是天黑伸手不见五指,四周荒无人烟,只能听到河水哗啦啦哗啦啦声……头一回领略到“震慑”的含义!峡谷的路上,就我一人在“瞎跑”,怎么也遇不到同向或对向的车辆、行人,连问个路都找不到人。终于,在前方有个光点在向我缓慢移动,渐渐地隐约看清楚了,是一辆两轮摩托车。哇,总算遇到人了、遇到同类了。于是,我立即停车迎候,又是鸣笛、又是切换远光灯,极力要将来者叫停。还好,对面的摩托车真的在我旁边停了下来,借着摩托车散射灯光,看清楚了,是一位藏族同胞,他是反方向去羊秀乡。借助昏暗的光,我粗略地打量着他:带着一顶棕褐色毡帽、上身着黑夹克、下身着藏围袍、古铜色稍长的脸庞透露出真诚和朴实、胯下一辆五羊款红色老旧小排量摩托车……我急迫地向他打听去萨普神山的路怎么走、还有多远。这位藏族同胞汉语的听说水平还不是太好,勉强能明白我的意思,他肯定地回答知道萨普神山在哪里。于是,我决定请他当向导。他很爽快地将摩托车转头,立马上岗当起了向导,他那灯光昏暗的摩托沿着弯弯曲曲的道路在前面领着我继续前行……
       跟着向导走了很久,在一个非常不起眼的、黑漆漆的小路口有个写着“萨普神山”及箭头的小木牌立在路边。两辆摩托车左拐进入了一条坑洼不平的小道。想象中,前面不远处就应该是具有典型旅游景点特征的“带横幅的牌楼”、“门楼”、“售票处”、“客栈”……尚不知,这才是通往“萨普神山”的第一步,等待我的将是一段感觉永远没有尽头的路、一段惊心动魄的路、一段铭心刻骨的路。借助摩托车不停摇晃、颤抖的灯光,我试图极力地观察周边环境和路况:左右黑漆漆的、基本上没有任何参照物,偶尔隐约看到左侧的山壁,右面坡下是一条只闻其声不见其形、哗哗不停的峡谷河流;不停地尽量选择稍“平坦”一点路径,其实这种“选择”完全是徒劳的。向导车身轻、地形熟,暗暗的车灯忽隐忽现,转个弯就不见了,我这重载的摩托车不甘示弱,卯足了劲力争跟紧向导。又是一段“返租路”,一端更加多元的坎坷路,除了陡坡、急弯,更有深坑、深水坑、底部有滚石的深水坑......偶尔抬头看看前方天空,唯见星光闪烁,自己仿佛就像是子夜汪洋大海中的一页扁舟,随波逐流,生死由命。此时,饥肠辘辘的我,感到浑身乏力、四肢酸软、口干舌苦……突然,正冲进深水坑的摩托车轮一个“踉跄”,轮毂下湿滑的石子让摩托车即刻侧倾,“哗啦”一声向左倒进水坑,装着不少电子设备左边箱已经浸泡在水里,摩托车也熄火了,车灯挨着凉凉的水面还依然亮着。双脚站水坑里的我,试图把车扶起来,谈何容易啊!满载行装的摩托车纹丝不动。抬头遥望前面的向导,早没影了,弱弱的摩托车灯也不见了。这下我真的急眼了,于是扯开干渴的嗓门呼叫走远不见身影的向导。等了一些时间,也许是向导发现很久没有看到我跟上、在寂静的山谷里听见了我的呼喊,回头来找我了。看见我的窘样,向导立好自己的摩托车后,和我一起合力扶起了倒在水里的摩托车。再次启动摩托车,由于车身倾倒,油路回油,点不着车,多试几次终于启动了。挂上一档,我们俩一个扶车一个推车,终于将摩托车托车了水坑。
       我问向导还有多远,他想了一下并伸出手指比划说“4公里”。我下意识地看了看里程表,记下了现有数字,期待里程数尽快增加4公里。但是,盼望的4公里里程已经走过,眼前的景象依然一片漆黑!我追上向导,问他到底还有多远?他“深深地思索了一下”,伸出手指示意并说:“3公里”。我再次燃起了“期待的希望”,又开始期待借助里程表数字的递增来尽快结束这段“噩梦之路”……3公里的里程早就过了,环顾上下左右,除了夜空闪烁的繁星之外,依旧是坑洼蜿蜒、漫无边际的土路,山谷中河流湍急的奔流声格外清脆响亮。我再也不问向导还有多远了,中途我停了几次看看手机:不好,没有任何通讯信号和网络信号!一路上也没有看到电线杆和信号塔之类的设施!一旦有什么情况连报警的可能都没有,更不要说和家里报个信息。又走了很远很远,向导又停下了,对我说:“还有1公里”。我只有下意识地回答:“哦!”继续走吧,听天由命,世界上再远的路也会有尽头的!终于,走到了一座钢架小桥,总算发现了人类制造的构筑物,顿感亲切,似乎感觉到目的地不远了。的确,不久这条“路”终于把我引到了一个空旷山野中,一幢透着昏暗灯光的“大棚”隐约可见。哇,真的到了、终于到了!渐渐地,“大棚”慢慢清晰起来,是一幢钢架结构的一层建筑物。再走近,发现从大门里走出好几个人,他们听到摩托发动机声音都来看个究竟。有人问:“这么晚还有什么人进山来了?”、“哇!单人两轮摩托车从哪里来的?”……一连串的惊叹、赞誉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欣喜,而是木然。此时的我俨然劫后重生,惊魂未定!
       羊秀乡还有更恐怖的就是狼和黑熊,如果与它们遭遇结果就更不堪设想。第二天我返回羊秀乡,午餐时老板娘说“昨晚有9头野生黑熊在乡垃圾场觅食”。哇噻,野生动物连“吃饭”都成问题了,如果昨天夜晚与这帮饥肠辘辘的“黑客”邂逅,那肯定就成了它们的“宵夜”了!

       下车来,我才看清这是一个驴友户外营地,专门接待来萨普神山朝圣的发烧驴友。老板、伙计和下榻此处的驴友都在门口热情相迎,对我问寒问暖。老板和伙计都是藏族同胞,原来老板与向导是熟人,老板介绍说:“他叫朋措,今晚遇到他,你运气真好!”向导朋措少言寡语,坐在一旁憨厚地微笑着,满脸的纯朴。受几位藏族同胞相邀,我与他们一起共进“晚餐”。此时,已是深夜了。原来,人也有趋光性!此刻,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油然而生:回到了温暖的家、回到了有灯的地方、回到了有爱的人间……
       晚饭后,我开始打理行李了。我住了个很小的单间,除了床和小床头柜外就没有别的设施了。首先,把被水浸湿的小电脑、移动硬盘、移动电源、各种充电器、充电电池等全部取出、擦干或甩干水渍,放在床的一角晾开。然后,将设湿漉漉的衣物以及鞋袜,全部亮在走廊上的凳子上。这么一折腾,花了很长时间。为了第二天早上去拍摄萨普神山,又把没有被水浸湿的衣物、摄影设备都提前准备好了,直到凌晨两点多才睡。面对两床很久没有换洗过的被单和床单,连刷牙、洗脸、洗脚等基本程序都真的忘记了,也许正是“狗住狗窝、猪趴猪圈”效应吧!由于精力、体力过度透支,一倒下就酣然入梦了……
       萨普神山,以前根本就没有听到过。2017年,户外达人舒小简的一篇文章,揭示了萨普神山独具魅力的美,更让人发现原来西藏还有这样一座如此神秘、俊美的雪峰。此后,萨普神山以及萨普神山下美丽无比的圣湖撒木湖迅速走红。

       萨普神山位于比如县羊秀乡普宗沟内,全称萨普贡拉嘎布,主峰色浦岗日海拔6996米,是喜马拉雅山主峰北部念青唐古拉山脉东段的最高峰。当地的传说中,萨普有着最特别的家族故事。在萨普群山家族里,有看似和谐的妻贤子孝,更有暗地里的波涛汹涌。传说,萨普的妻子出轨了当地郭布神山,还有了私生子,后来萨普前去复仇,砍伤了郭布神山,还好有医生在旁为萨普细心疗伤……萨普神山之王与它的妻子、儿子、女儿、医生、私生子等把圣湖紧紧围绕,千百年矗立在此。

【10月13日,晴】
       
一早起来,穿戴好防寒防风服、扛起相机出去拍摄晨光下的萨普神山。萨普神山距离户外营地还有数公里远,但在门口外可以远眺好几座雪峰。走出户外营地,仿佛突然从太空舱来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微亮的晨光慢慢将远处萨普神山峰顶“点燃”,金黄色旗云仿佛是火炬燃起的烈焰,而且越“燃”越艳,渐渐地整个天空都全部明媚耀眼。背着呼啸的山风,顿感寒气袭人,我开始打量起周边的环境:户外营地处在一个大峡谷中的开阔地带的正中,四周群山环绕,稍远一点的是绵延的雪山。
       从户外营地出发,前往萨普神山还有数公里的超级烂路:乱石堆、深水坑、急陡坡……如果说这是一条路,那也非常牵强,无法用任何等级去衡量。经过艰难跋涉,圣洁的圣湖撒木湖呈现在眼前,像一块硕大、翠绿的宝石镶嵌在雪山怀抱中间;在碧蓝的天空和波光粼粼湖水的映衬下,猎猎飞舞的经幡格外耀眼鲜艳,展示了一幅神山圣湖的壮美画卷。此时的我早已忘却疲倦和饥饿,扛着沉重的单反相机、镜头和三脚架,迈着沉重的步履、喘着粗气沿着网状的雪山溪流、湿地,择路穿行、跨越……

       千辛万苦而动、不远万里而来为了什么?是尽享一场多维空间的视觉盛宴,还是畅享一起精神的超凡脱俗……阵阵凉气迎面飘来,抬头翘望,仰慕已久的萨普神山赫然在目,众多、洁白的雪峰错落相连,集成了气势恢宏的庞大雪山群!最为冲击视觉神经的就是中间标准金字塔造型的雪峰。雪峰群间不时传来“轰轰”的低频沉闷的脉冲,那可是雪崩的伴生声响。靠近撒木湖边,能够非常近距离欣赏冰川崩塌的巨型冰块。形体各异的冰块,起伏、漂浮在清澈明亮的圣湖撒木湖湖面上,晶莹剔透,俨然南极洲,童话世界的大门正轻轻地推开……

【10月14日,晴】
       
今天目的地是那曲市。那曲曾名“黑河”,因怒江上游的那曲河流经境内而得名,“那曲”藏语意即黑色的河流。那曲地处唐古拉山南坡和念青唐古拉山北麓,位于羌塘高原的东端,山地连续分布,被众多湖盆分割,湖泊星罗棋布,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从比如到那曲,地形地貌逐步在发生变化,由雪山、河谷、林地等,渐渐向稀树高原草甸、湖泊等地貌过渡。
       比如县最有影响力的要数“骷髅墙”。达姆寺的多硕卡天葬台被誉为“骷髅金字塔”,由达普八世白马白扎活佛创建,天葬台院子里三千多个头骨组成的骷髅墙举世无双,堪称世界一绝,对人类学研究有重要意义。这庄严肃穆的天葬台,上空翱翔盘旋着秃鹫,神秘传奇的天葬文化,吸引着无数游客和学者,是感悟体验生命情感的绝佳目的地。正午时分,达姆寺就我一个游客,寺院里一位老喇嘛正在墙根旁和两个小孩子玩耍,得知我的参观意图后,去寺院内取了钥匙,领着我进了阴森森的天葬庭院,老喇嘛提醒我:大青石的天葬台不能踩,其它地方可以走。天葬师阿旺丹增说:把骷髅头留下来,砌成墙,无非是告诫活着的人,要多行善,少有俗念,无论什么人,死了不过如此!天葬,是一种藏民族历史悠久的丧葬文化,也有灵魂可以升天寓意,虽说天葬在当今世人眼里是一种奇特的葬俗,更深层次的意义是藏族人与自然相协调、又回归自然的一种特有的生存方式。
       青藏高原所蕴含丰富的自然景观、人文历史远远不是我们所看到的这些,藏地密码也许永远不能解开……
       翻过海拔4900米的江古拉山口、海拔4700米的巴桥拉山口和海拔4600米的拖古拉山口,黄昏前终于到达了那曲市。宾馆房间还有氧气,可我不敢用,我早就没有高反了,用了担心有依赖,于是关掉了。想开窗进进自然空气,外面的煤气味直接窜进来,也只好闭门闭窗睡了一宿。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