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一)

  2021-01-07 15:53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

 

----羌塘高原摩托车纪行

扎西旺堆

 

前  言

       不少有西藏情结的旅友可能看过电影《七十七天》,都被羌塘无人区绮丽壮美的风光、瞬息万变的气候、恶劣生存的环境、洪荒寂寥的旷野所震撼。笔者虽曾多次进藏,但每次回来,又会再一次在心底最深处重重烙下西藏印记,总是魂牵梦萦、挥之不散、难以释怀。

       2020年金秋十月,笔者又一次启动了“想走就走”的摩旅独行:探秘羌塘。第七次进藏拉开了序幕……

 

摩旅独行  探秘羌塘

(一)

上高原   天蓝云洁顿感荡气回肠

进西藏   山灵水秀尽显圣地光芒

【10月5日,雨转阴】
       今天离开家乡南昌已经五天了。今天一扫往日沿途的狂风暴雨,开启了地理、气候、环境、风情等诸多元素跳跃的视窗,与内地的视觉和体验感受完全不同。上午,摩托车离开成都,径直朝雅安、泸定方向进发。雅安,属四川盆地西缘山地,跨四川盆地和青藏高原两大地形区,有“雨城”之称,也因“雅雨、雅女、雅鱼”三雅而著名,素有“川西咽喉”、“西藏门户”、“民族走廊”之称。进入雅安地界,绵延不断的雨还真的向我进行了“热烈的迎候”! 一路上依然不时能遇见不少摩托车旅行的摩友:相向的均以鸣笛、闪灯、左手伸大拇指等方式相互打招呼和问候;后座有妹纸或者靓仔的,伸大拇指的活就由她(他)来完成。穿越雅安城区等信号灯时遇见一位66岁老者骑着川A蓝色牌照的小排量摩托车、载着老伴冒雨朝川西高原挺进,古铜色的脸庞透露出坚毅和豪迈,驾驶风格却非常“强悍”,雄风犹存,想必年轻时一定是一条硬汉。进入天全县,天空依然下着中雨,摩托车开始进入山区的盘山公路。经过艰难的行进,终于到了著名的二郎山隧道,曾经谈路色变的老川藏线二郎山盘山道已渐渐变成记忆。如今的二郎山隧道有高速公路隧道和318国道隧道,都是当今进藏最红的打卡点之一。按照我的判断,穿过二郎山隧道后,雨水踪影全无,但山风呼啸,气温明显降低了。事实再次证明了这种地理环境与气象规律之间的巧妙联系,二郎山阻隔了雨水的弥漫西进。                 穿过二郎山隧道,不久就进入了泸定县城。泸定桥是令人趋之若鹜的地标,国庆长假,峡谷中的泸定肯定是不会被拥堵忘却的,道路上水泄不通,但大渡河水依然咆哮奔涌不息。凭着记忆,终于找到了两年前进藏时曾下塌的、坐落在城区对岸大渡河边的客栈。趁着夜色,完成了车辆换润滑油、机油滤芯等正常保养。又到子夜了,窗外漆黑的夜空下,只有一种声音:大渡河在永不停息的欢畅奔流,在她急促、迷醉的呼吸里进入了梦境……
【10月6日,晴转雨】
       天刚亮,湍急的大渡河水奔流声将我唤醒。本打算今天早点动身、多赶点路,但人算不如天算:手机数据线断了。于是,果断再进县城,在最拥堵街区,找到了手机配件特约代理店,我一身“盔甲”形色匆匆进店门,把美女营业员吓一跳,说还以为进来了一位“太空圣斗士”。庆幸总算配到了原装数据线。 离开泸定城,道路两侧的民居漂亮整洁,当地居民在宅院门口、停车场等处,整齐地摆放着诱人的苹果、李子等各种秋季水果,忍不住买上一些带到路上吃。此刻,天空艳阳高照、天蓝云白,但气温下降明显,已感受到高原的寒意。对久违的好天气,瞬间精神抖擞、神采飞扬。摩托车也斗志昂扬,更换了润滑油的发动机更加铿锵有力,雄赳赳地朝著名的农牧分水岭“折多雪山”挺进。摩托车很棒、也很灵活,穿越人车拥挤的康定城区,如鱼得水,很快就从车龙人流中穿行而处,径直朝着海拔4298米的折多山垭口盘行。初上4千多米的高度,摩托车居然没有出现高原反应,动力澎湃依旧,丝毫没有衰减,表现出色,让我对它今后的长征充满信心。        终于站立了折多山垭口,眼前的风光气势磅礴、让人震撼!虽然多次经过这里,但今天天公作美,山谷底团团云雾向垭口“喷涌”而来,滚滚洪流势不可挡。面对这云卷云舒的恢宏场景,按耐不住的心头欣喜,顿觉心潮澎湃……真乃:“云龙飞卷一路去,白马风云四面来”。

       折多山西北一条新修建的道路撇开了新都桥,经康定机场可直通塔公草原。翻越折多山后不久,苍穹阴霾密布、乌云翻卷可怖……雨水随即紧密相随!临近塔公草原,天空突然放晴,神奇的“青绕神山”面前赫然划出一拱瑰丽无比的彩虹,迄今为止,这是我看到过最完美的彩虹……印证了“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天空的华彩很快烟消云散,黑压压的云翳笼罩着苍茫茫的山峦和蜿蜒的前路,密集的雨水又继续降临大地。此时天色渐晚,只好提前在20年前曾来过的八美镇落脚,住进了藏家客栈。

       凄风冷雨夜,豆大雨滴将客栈蓬顶敲击得“砰、砰”乱响,气温又快速下降、气压也随之降低,轻微高原反应如期而至……

【10月7日,晴转雨】

       今天是个晴雨交替的日子,真实地展示了高原多变气候的性格特征。G350 称为“中国熊猫大道”,道路两侧风光非常漂亮,道路上非常清静,感觉只有自己独自在行走,前几日国庆长假期间自驾游浩浩荡荡的汽车洪流突然“蒸发”不见了,就像是冷空气在一夜之间驱走了暖湿气流。

       很快就到了甘孜州道孚县,道孚藏式木结构民居特色鲜明,有的“奢华时尚”、有的“豪气十足”,与20年前所见相比,规模扩大了很多,感觉崭新明亮,档次也越来越高。这里的藏式民居风格明朗,色彩浓郁,房间都比较多,还有大大的院落。但惊奇地发现,有不少新民居加了人字屋顶,以前是平顶,藏东南民居因为所处环境雨水多,基本都是人字屋顶。

        一路快行,穿过祥和的炉霍县城、经过美丽的卡萨湖、沿着湍急的雅砻江一直北上。空旷的“中国熊猫大道”,只有我一人一摩托在孤独地前行,头顶上炙热的阳光照射下来,背上晒得暖烘烘的,感觉有点燥热;转眼山边又卷来一团乌云,冰凉的雨水说到就到。阴晴变幻莫测,当然风光也无限。离开甘孜县城不久,右反光镜中两道绚丽的彩虹突然直射我的眼帘:哇!双彩虹!双彩虹,在我印象中从没见到过,而且今天的彩虹气势不亚于昨天“青绕神山”的彩虹。途径大金寺门口,回眸又见彩虹高挂天穹。

       甘孜县在炉霍县和道孚县北面,进入甘孜县境内,道路两旁的树木全部渗出金黄,我终于追逐到了秋的踪影,隐隐浸透着灰凉的气息!夜幕笼罩,豆大的雨点从厚厚的云团中垂直坠落,将大地和道路喷涂成墨黑色,高原寒冷的风驱使着我朝着一个有着奇特名字、又有着20年情怀的地方快速前行,曾几何时的新龙门客栈:马尼干戈!

【10月8日,晴】

       马尼干戈,地处川西北一个重要的交通要塞,隶属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北上可达青海、西行可进西藏、东南直下高原可入成都平原。早晨一睁开眼,难得发现窗外阳光普照,往日的阴霾一扫而光。做好一切出发的准备,径直往西朝着雀儿山方向前进。

       雀儿山主峰海拔6168米,是内地进藏的重要天路之一。1951年,解放军以简陋的工具和血肉之躯,历半年时间,建成了雀儿山公路,从此高峻险要、冰峰林立、拥有川藏公路第一高的雀儿山闻名于世。2017年9月26日雀儿山隧道正式通车,从此317国道再也不用翻越海拔5050米的山口。经过著名的新路海(玉隆拉错)不久,就能远眺雀儿山脉的雪峰,出行8天终于清晰地遥望到了久违的雪山-雀儿山。洁白的雀儿山峰高耸入云,巍巍屹立在公路延伸的尽头。路旁的山坡上,有一大群山鹰站立在岩石和树桩上眺望,不时高飞蓝天翱翔,不时在山坡草地上欢快地跳跃,偶尔还跑到公路上嬉戏,过往车辆都纷纷缓行避让,或暂时停车待其离开,没有人和车驱赶它们,它们被“宠”得胆子越来越大了。 

       摩托车轻松地穿越过长达12公里的雀儿山隧道。霎时,在我面前展现了一个新的天地:满目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山林、草场、溪流、牛羊、白塔、蓝天、白云……有康巴阿尔卑斯美誉。德格县境属青藏高原东南缘,横断山系沙鲁里山脉,中国三大藏传佛教印经院之首的德格印经院就坐落在县府所在的更庆镇。

       经过8天、2800公里的持续长途奔袭,15:00时许终于跨过金沙江桥,正式迈进了秘境--神圣的西藏。西藏为什么有如此魅力,我总是难以准确用语言来表达,最佳的方式就是亲自来深度体验体会、亲身来感受感悟。此刻,内心的感觉总是那么奇妙,没有了高反、没有了疲惫、没有了焦虑、没有了烦忧……于是,将摩托车骑到湍急清澈的小溪旁,呼吸着、聆听着、荡涤着……每次进藏,都有一个习惯:在最纯净的溪流或错(湖)边拣拾喜欢的小石头。走近水边、俯下身来,精心挑选了一堆可爱的小石子,每个单独包好,以免相互摩擦使小石子表面磨花,带回去给我局每位小伙伴们做个纪念:这条溪流是金沙江上游的支流,寓“涓涓细流汇聚成河、锲而不舍金石可镂”。

       太阳渐渐西斜,摩托车快速穿越矮拉山隧道后,继续沿着清静的317国道朝江达县城前行。忽然,发现路旁有个东西在动!凝神望去……哇,一只胖乎乎的猕猴在路旁的小丛林里款款而行。于是,立即停车取出相机就拍。胖猕猴发现我拍它,居然不领情,快速朝山坡攀爬而去,最后背靠着树干,用屁股对着我。这家伙居然还挺有个性!在此不远处,让人激动的是,我又发现了一群猕猴,大的在路旁觅食,小的在树梢上跳跃、嬉戏、打闹……当地人介绍,这里野生动物很多,人与野生动物相处和谐!

       下榻旅店时,门口超市老板看了我的“赣”字摩托车号牌,走到我身边喊了一声:“老乡!”回头一看,是笑呵呵的一位帅哥,自报家门是江西东乡的。在异乡见到老乡那自然非常高兴,一边卸行李、一边聊了起来,多次进藏都会在当地遇到经营超市、客栈的江西老乡。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