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向西

2018-03-17 11

我踏上了向往多年的路途。终于。决定得很仓促,没有做足准备。只是突然间觉得,我该去了。不等,再也不等了。人不能在等待中老去,在老去之后后悔。以前总觉得有太多牵绊,太多琐事阻挡着我的脚步,现在,我该为自己想了。作为送给自己30岁的生日礼物,毫不犹豫,毅然决绝。一个行李包,一个背包,走。

晚上20:16分的火车,从上海到西宁,然后换车,由青藏铁路负责,从西宁到拉萨。全程48小时, 5535公里。车上的人说,一是因为近年来列车上的工作人员因经常出入高原地带而患上了白血病, 二是因为列车上没有供氧装置,所以之后,从上海的列车只到西宁。我拿着车票,不能说出我有多激动,我被这张车票所感动。

列车比我想象中要干净整洁的多,虽然床单和被褥上都有污渍,但不到不能入睡的程度。上,中,下三铺。下铺旁边有个小桌子,桌子旁就是窗户,非常适合写作。上车不多久,就熄灯了。每个人都揣怀着自己的心情,前往拉萨。

第一晚没睡好,半夜有人上车,捣鼓着床铺的事。整节车厢的人都被折腾的不能入睡。列车员出来调节,方作停息。早上很早,6点不到便醒了。不知是兴奋,还是睡的难受。8点多,经停洛阳。洛阳,帝王之都,牡丹花城。晚上11点,到达西宁。下车前,车内的人都在做足准备,葡萄糖,红糖,板蓝根, 百服宁。各种药物,事先灌入体内。我,什么都没带。我想要感受下最真实的西藏,最真实的,会给人体带来变异的高原。我不觉得我需要这些,因为我坚信,只要精神在,人就必定在。我是那种即使身处绝境都不会就此放弃的人,我会与它抗衡到底。因为意志力,才是决定生死的东西;其它, 都不是。这些话,完全不像是从一个医疗工作者口中说出的话,但我就是断定精神世界的力量,可以击败一切。

青藏铁路的列车与之前的一样,没多大变化。一整条线路里,有充电的插座极少,我只带了充满电的手机,和一个充电宝。48小时里,我没有冲过一次电。加上手机信号只有2G,在太多地方,完全 收不到信息,没有信号。我一点都不好奇是谁发来的信息,发的是什么。在这样的心情下,完全不需要与外界联系,一点都不需要。我要的就是这种与世隔绝。没有通讯方式,才能不被打扰。这样多好。一个人一生,一定要有几次独自旅行,这是让人对过去的总结和反省。这能让你深层思考, 对人生,人性,人文有一个新的认知,以清楚自己要做一个怎样的人,有怎样的将来。沉思和领悟, 是让人最快成长的方式之一。

一路风景甚好,早晨醒来,已进入青藏高原。08:30,开在可可西里。是国家风景保护区。一排排雪山,一个个湖泊,一群群藏羚羊,一朵朵白云。车内的人都争先恐后地拍着美景,感叹不止。我也不例外。可是这样的美景,是否只是因为我们城市里的人所不曾见过呢?若天天能欣赏到,想便不会如此赞叹不止。人,往往都是向往那些自己所没有的东西,仅此而已。

藏羚羊,它们是生长在海拔4100到5500米之间的动物,所以能见到它们的人,很少。以奔跑速度快而生存在动物链中。有些藏羚羊是独角,亦称为独角兽。它们的奔跑速度能达到每小时7000米。今生有幸,算是目睹了它们的风采。藏羚羊的羊角更是珍贵药材,末端刮出粉混于水中服下,便可退烧,并不再反弹;底部在白酒中碾圈,所碾过的白酒用来擦拭关节处,可治风湿痛。若拥有一对藏羚羊角在家,就好似有了一个宝物。

车上有人已经开始吸氧,出现头痛,胸闷的症状。还有人吃了安眠药入睡,想养养精神。开在海拔 4000多米,我还没产生任何高原反应。早餐是列车上买的,白馒头,和粥。一些咸得不能再咸的配 菜,平生第一次,尝了白馒头。但粥,也是我喝过的最好喝的小米粥了。我被它感动。 打了个盹,一觉醒来,窗外蒙蒙一片。不见天,不见山,不见草原,不见物种。车上的人说,已经开过了唐古拉山。这也就意味着,我已在海拔5070米以上的高度了。脉搏102跳每分钟,胸口有点小闷,我很清楚,这是高原反应的症状。稍作调整,让自己习惯这个状态。开了罐啤酒,喝进口里立刻变成了泡沫。在海拔高的地方,啤酒会变的特别酸。乌云密布,看不见天空。火车一直放着青藏高原的歌,倒也般配。

2006年7月1日,这条铁路正常运营了。算起来也不算久,才十年的时间。但载过多少客,或许,数不清了。大家都想目睹这片神秘地域的容貌,有些有勇气的,有些只能想想的。见车上那些老年团说,到拉萨先看看,如果身体不行,就立刻往回返。我相信越美的地方,越有局限性。那里的环境条件已经扼杀了很多一批人前往。能去的,都是幸运的。上帝的宠儿,不一定是腰缠万贯,不一定是锋芒逼人,我们,也是其中之一。只要没有到死亡的那一刻,我们都是幸运的。事实上在任何困难面前,我们都是幸运的,因为还没有在这困难之前加上一个“更”字。可不是吗?心态,也是决定一 个人能否成长的极为重要的标志之一。

缺氧的时候,大脑含氧量会降低,容易让人昏昏欲睡,一觉接着一觉。第二觉醒来,我的嘴唇和指甲已经全部绀紫,头脑开始发胀。我上铺的人开始狂吐,上铺的上铺,胸闷,头痛。我拒绝吸氧,若在含氧量已正常的车厢里吸氧,那么等到了目的地后,人会更加难受。我必须要适应这个过程,让这些不适应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风景的确没话说,湛蓝的湖水,想散光粉撒在湖面上那样,粼粼波动。背座着的排排的棕黄色的环山,连绵不绝。像是有力的臂膀,呵护着整片湖面。山顶上还没融化的积雪,当太阳照映上时,化作了这整片风景中最耀眼的点缀。

下午16:50分,路停那曲。海拔4513米。下车数分钟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感觉舒服很多。头痛症状减 轻。虽然脉搏还是120跳,但似乎我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个频率,也不再觉得心慌。

下一站,拉萨。经过了三个多小时的路程,终于抵达了拉萨。全车厢的人,一半抱怨,一半激动。 抱怨说这真是受罪的旅程。来西藏,从来都不是来玩的,这是给自己的挑战。或许别人家定义的旅游是享受去的;但我定义的旅游,是成长去的。收拾行李,下车。拍了张拉萨站台的照片作为留念, 留念这长途跋涉,留念这千山万水,留念这年轻时的勇气。人,的确要让自己经历痛苦和艰熬,才会更懂得珍惜眼前。也才会拿以往的缺憾来作为警惕。

拾起行李,往旅店前行。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若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日内删除。

玩转西藏 游记攻略 一路向西 https://www.51wzxz.com/132979.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