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2016-12-19 38

我自知不是多愁善感的类型,然而时至今日,每当我闭上双眼回忆札达的点滴,依然会看到那个藏族小孩儿又一次张开双臂朝我跑来。旅途就是这样,总有些意想不到的人和事,在意想不到的时间和地点,不经意触碰到我们内心最柔软的部位,深深烙在记忆中。当我再回到城市,挤在北京拥挤的早高峰地铁里时,这段记忆又毫无防备地被唤醒。

来源:西藏旅游杂志社
作者:文/张朔 图/
转载请注明出处

镜头打开,主角出场: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北京,地铁,早高峰。
我像往常一样,深吸口气,看准一条缝隙将身体塞进早已挤得密不透风的地铁车厢,环顾一下四周木然的陌生面孔,便将目光散漫地投向窗外黑暗中不断掠过的广告灯箱,大脑也随即进入放松的游离状态。每天的这个时候,我的思维是不受约束的,可以什么都不想,也可能会想起任何稀奇古怪的东西,成习惯了。
当札达的片段突然在脑海中浮现的时候,我多少有些诧异——毕竟那一趟旅行已经过去了不少时日。然而没容得再去思考为什么,喷涌的记忆便已将我淹没。

夜入札达,难得一张地下小旅馆的双人床
去札达要翻山。路有南北两条,我们走的南边。
夜路。GPS显示屏上的线条简直就是一副肠子,那叫一个曲曲拐拐!胳膊肘弯一个连着一个,被灯光惊扰的土黄色山崖不间断地壁立着直扑眼前,让人喘不过气来。我不停地踩刹车,摘档,挂档,忙活快一个钟头了,仍然没能跑出山,而肩膀和脖颈已经木硬成了一个疙瘩。“算了算了,不扛着了,换换吧。”我对一旁正全神贯注紧盯着路面的瑛子说,一边把车象征性地往边上靠了靠,慢慢停住。打开车门,清冷的山风猛地灌进来,头脑立时清醒。四下里真安静啊,车子怠速的一点点马达声显得如此突兀。灯光远远地照出去,光柱里却什么也没有,像被抽了真空。对那一刻气味的记忆完全是空白的,没有花香,似乎也闻不出牛粪或者腐叶,或许太干净,根本就没了味道?头顶暗蓝的夜空里,悬浮的星星满满地荡漾着。【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每次开车出远门,我和瑛子都会信誓旦旦地约定,不跑夜路,绝对在天黑之前投宿,来西藏更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下决心。想想,就我们一辆车两个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暗夜无边不见一星灯火,加上4000多米的海拔,换个轮胎都会要命,真有点儿事儿必定吃不了兜着走。然而事实证明我们的决心一如既往的脆弱。高原的日落永远那么绚烂,这般的夕阳我真的舍不得浪费啊,哪怕就一丁点儿。于是只好付出代价。
札达绝不算袖珍,但夜里十一点多,全城的旅店也早住满了。我们花了一个多钟头,将横竖几条街转了个遍,没空房。不死心,重来一回,依然无果。时过午夜,人困车乏,就在不得已开始考虑露宿街头的时候,瑛子发现一家半地下室的小旅店门口还有人影晃动。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最后一间房。其实就是在楼梯旁边用纸皮板隔出来的旮旯,塞进张双人床之后几乎没办法转身。屋里的全部其它设施包括了一把小椅子,一暖瓶热水和一个脸盆,仅此而已,自来水?别奢望了。厕所在后院,我用力将一盆脏水泼进后院儿,然后和瑛子相互拉扯着,沿那条黑黢黢的狭窄过道摸索回房间,把自己疲累的身体连同两个背包一起扔到了床上。

一个人的小饭馆,一个赌徒的忏悔
清晨,澄净的阳光刚刚爬上路东一排二层小楼的屋顶,大部分街道依然被阴影占据着。镇子还在半梦半醒之间,个把行人梦游一般慢悠悠地晃荡着,似乎都没有明确的目的,开门迎客的店铺更是寥寥无几。县城有条主街,自北向南贯穿,之后被突兀的山体顶头堵住,转成了东西走向。山坡前笔直挺立的杨树还保留着几分绿色,从大片土黄当中跳脱出来,令人欣慰。离开路口不远,成团的白色蒸汽正在缓缓飘散。有店开着!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我们不由加快了脚步。这是一家极普通的小吃店,窄窄的铺子里面分两排挤下六张轻薄的长方桌,周边散着若干四脚圆凳,店里黑漆漆的不见人影。蒸包子的炉子和笼屉就摆在人行道边上,兀自吐着白汽。“有—人—吗?”我扯着嗓子吆喝。店铺深处有了动静,一个小个子男人从暗影中急匆匆钻出来,在满是污迹的围裙上使劲擦着两手的面粉。他迅速抬头瞥了我们一眼,“包子在屉上,这锅里是粥,鸡蛋在那儿,吃啥自己拿吧。”我暗自咦了一声,嘀咕着竟然还是自助哈。看这哥们儿的架势,俨然是在厨房里招呼串门的亲戚,全不像伺候食客。没等我们缓过神来,他已经又转身钻回了后厨,撂下句:“你们慢慢吃,我还要包包子。”这店莫不是就一个人?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对于吃,我俩绝对是有追求的,但也很理智。在这么个物资匮乏的边地县城寻访乡间美食八成不会有好结果,凑合吃饱就成。于是省去麻烦,晚饭直接又回了这家店。刚刚一阵疾风刮得飞沙走石,接着又洒下雨来。我们坐了紧靠门口的一张桌子,看着犀利的阳光扫荡天空中残留的乌云,空气里满是潮湿的土腥味。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我们又成了店里唯一的顾客。两个菜很快炒好,老板随手拉个圆凳,一屁股坐在桌旁开聊。这店果然里外就他一个人。我仔细打量了他一下——三十来岁的年纪,略显消瘦,眼睛倒是晶亮有神,透着精力旺盛,皮肤也不很黑,没有常年日晒风吹的痕迹。从衣着到长相,都是属于扔进人堆儿里就挑不出来的类型。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我老家是四川的。”他念叨了一个县城的名字,我没听说过。川人在藏地早已无处不在了,而餐馆也是他们经营得最多的生意,我向来钦佩他们的坚忍。“怎么会想到来西藏呢?”——我的标准采访问题。“挣钱容易些嘛,这里房租便宜啊,没有那么大压力。”“怎么就你一个人呢?忙不过来吧?” 这其实才是我真正想问的,却意外地触到了什么。店老板目光茫然地望向门外,叹出一口长气。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我家原来是做药材生意的,我中学毕业就接了班,且做得不错,早早就攒下了三十几万。”药材生意离我们很遥远,但想他年纪轻轻能挣出那样一笔钱,不禁也咂舌。在四川的小县城有如此收入,应该可以活得像皇帝了吧。“后来我结了婚。老婆挺好,可有个爱好,爱打牌。我原本不会玩儿,她就拉我陪着,又教我,慢慢也玩儿上了。你要知道,那可是赌钱啊,一晚上输赢几千块很经常的。”老板说得很快,根本没有插话的机会。我不知道他对多少人讲过这个故事,但感觉平时能坐下来听他唠叨的人并不多。“后来两个人一块儿,输得越来越多,可越输就越玩儿,总想着翻本儿。就这样,生意也不做了,攒下的钱没两年输了个精光。我明白这样下去不行,戒了,可我老婆戒不了。再后来,我只好走了……”他停下来,眼光闪躲着,试图掩饰内心的纠结,屋子里没了声响。

在这么个地方倾听赌徒的忏悔,我俩还真没心理准备,一时语塞,气氛有些尴尬。好在店老板很快又开了腔,语气不再沉重。“札达挺好的,我从妹妹家借了十万块钱,开起这个店来,才一年多已经挣下几万。照这样过两年把债还上,好好干还能翻身。”说到辛苦,他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你看我这一个人的店,早中晚饭都做,每天四点多就起床,晚上只要有客人就不关门,经常到十一二点。也没什么,终归我还年轻,苦点累点不算啥,一个大男人要连这都怕就完蛋了。”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太阳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山,云朵散尽,头顶一片空灵的宝石蓝。我们回到街上,饭菜的滋味早忘了,只剩下心里的五味杂陈。店老板的人生怎么看都像小说电影的脚本,令我又一次不得不相信那些作家编剧们不完全是在胡诌瞎编。看看身边的每一个人,即使再普通,也都着有自己的故事。而对于片面的我们,这些故事很多是难以理解,甚至难以想象的。或许正是因此世界才变得有趣吧。其实这道理我早知道,但这一次领会得尤其透彻。

废墟发现亮蓝宝珠,额头轻触将它深藏
从古格王城返回的路上,我们拐下路基,驶进一道山峡。浅浅的溪水无声地淌过谷底,老老少少的一家藏人正慵懒地围坐在水边。我一直很羡慕藏人的洒脱,他们能够随性地放声大笑,亮开嗓子唱出喜怒哀乐,或者扔下手上的事情,随意在草地上铺块毡子,简单而安逸地享受半日暖阳。相比之下,我们这些在钢筋水泥丛林中忙忙碌碌的蝼蚁,看似什么都有,可是……还记得上次开怀大笑是什么时候吗?
越过一条干涸的沟谷,再吃力地攀上一段七八米高的陡峭土坡,一组倾颓的佛塔出现在眼前。这些塔体型都不大,片石堆砌的方形基座紧挨在一起,泥砖的塔身朴素得见不到任何修饰的痕迹。常年的风吹雨淋令它们剥蚀严重,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而且每个塔身上都有盗洞,也许里面曾经藏有佛像经书之类值钱的文物,如今早已被掏摸得空空如也,只剩些泥质擦擦,凄凉地从破洞里流出来,被雨水浇化了,结成一块块黄土。
顺着满是砂石的山坡望上去,一大片残垣断壁耸立在几百米开外,应该是这处遗址的主体了;而接近山顶的再高处,还有不少坍塌的洞窟散布在青灰色的岩壁上。山体风蚀得很严重,没过脚面的松散粗砂让我们走两步退一步,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手脚并用地越过一堆坍落下来的大块砂岩之后,我们终于站到了那片残墙脚下。这些厚实的土坯墙远比在山下看起来高大,很多地方黄泥抹面上残留着暗淡的红色,看得出曾被悉心粉饰过。没发现碉楼城垛之类的防御设施,这里是寺庙的可能性要大过城堡宫殿。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所有的房舍都只剩了墙壁。我们踩着塌落到地面的房顶,走进遗址中心部位的大殿。墙上的椽孔诉说着过往的恢宏,一部褪色的佛像背光高高地向上延展,当初那造像该有五六米吧,而如今,除了地上散落的几件难以分辨部位的碎块,全都灰飞烟灭了。佛像底座下似乎是架空的,从没有被完全掩埋的缝隙间露出些繁复的卷草纹图案,色彩依然亮丽。我们发现几小块佛像上碎裂下来的泥塑,被后人搜集了塞进土墙上的孔洞里,想必是为了延缓它们被自然磨灭的进程——多么无奈的虔诚啊。
我习惯性地低头搜寻着地面,眼光突然被一星鲜艳的色彩吸引,瑛子正也俯身拾起近旁的另一块碎片,凑在一起,竟然还原出一个被金红两色如意纹围绕的亮蓝色宝珠。挺漂亮的纪念品啊——我禁不住开始为它在家里的书架上谋划位置。说实在的,这一路遇见那么多精美的玛尼石和擦擦,都未曾染指,生怕扰了别人许下的心愿,“这泥塑总没关系了吧。”我喜滋滋地琢磨着。然而就在转出大殿的那一刻,我突然鬼使神差地拉了拉瑛子,“要不,咱们还是把它留在这里吧。”瑛子简单地嗯了一声,麻利地转身就往回走,显然是跟我不谋而合了。我俩找到处稍微宽敞些的墙洞,捧起这个历经劫难的小东西,用额头轻触它告别,然后深深地放了进去。那一瞬间,意想不到的满足与轻松充盈了我的胸膛,竟像是实现了长久以来的夙愿。

美丽误会,一个藏族小男孩的热情飞扑
札达周边有着众多古格时期的文化遗存。其中,皮央遗址的规模大,又有壁画,故而比较出名。但因地处偏僻,道路难行,尽管在景点联票上露了一面,却极少有人前往。说实话,若不是靠着事先准备好的一系列GPS坐标,我们也根本没可能摸去那里。
正午时分,明晃晃的太阳晒得人晕晕乎乎。车子在狭窄的山路上颠簸着,转过一片摇摇欲坠的夯土残墙,不远处砂岩山体上蜂巢般的洞窟突然就出现在眼前,“哇,总算到了!”我和瑛子瞪大了眼睛开始惊叹,一边就注意到崖壁下停着台蓝色的三轮拖拉机,颇有几分扎眼。“有人呐!”自打我们清早离了札达县城,一直在荒秃秃的山谷中转到现在,还没见到过人影。
拖拉机旁边的是个中等个头的粗壮男人,浑身罩着层厚厚的灰,正埋头一锹接一锹地往车斗里铲砂子。在他脚下,一个五六岁光景的孩子兀自在玩儿土。长长的头发打着绺,胡乱龇着,沾满了灰尘和草籽,小脸蛋儿上纵横着鼻涕和各种印痕,以至于我始终没能看清他的长相。从穿着判断应该是个男孩儿。破旧的防寒服勉强还能看出些蓝,背心上印着个大大的号码,裤子则是一片土黄,再辨不出本色。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男孩儿原本很专注,此时猛一抬头,看见刚停下的越野车,立刻便站起身,拔腿向正在下车的我们飞跑过来,一边舞动着小手,那架势俨然是要扑进久别亲人的怀里。一股异样的暖流突然涌进心里,我触电般呆立在原地,感觉眼眶中有了些潮气。瑛子张开双臂迎上前,小家伙却幡然醒悟一般,半途硬生生顿住了脚步,随即掉头跑回去,躲到了男人身后,怯怯地只探出半张脸。我笑出了声,高声向他招呼:“别跑啊!过来吧。”马上就又想到说什么估计也白搭,语言不通嘛。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瑛子慢慢往前蹭了几步,蹲下身子,摸出一把糖果,伸直手臂递过去。男孩儿睁大眼睛端详着,半晌才腼腆地凑了过来。瑛子把他揽在身前,全不顾了那一身灰土,只是左一把右一把地掏着兜,直到衣袋空空。小手里放满了,瑛子把掉在地上的几粒帮他捡起来,小心地放进那一捧里。男孩儿低着头,注视着瑛子的一举一动,始终没有出声。当他欢快地跑回男人脚下的时候,脸庞上的污垢再没能遮住欣喜的笑容。我没有凑过去照相,瑛子也没再靠近他们。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我俩从车里拽出背包,一步一喘地往山上爬去。走到半坡,一大群野鸽子从洞窟里扑楞楞地突然飞起,惊得我们停了脚步。回头看看下面,男人正好干完活计发动了拖拉机,孩子在他的身边坐着。有那么一小会儿,我觉得小家伙似乎翘首望向了我们,不知是不是在向这两个今世只遇见一次的陌生人告别。

再次虚化镜头,回到现实: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地铁已经缓缓进站,我努力将思绪收回。车厢门打开,在被身后汹涌的人流喷射到站台上的那一刻,我的胸口竟依然荡漾着一片温暖——它源自万里之外那片神灵眷顾的土地。

更多美图西藏相关热帖: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若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日内删除。

玩转西藏 游记攻略 【西藏游记】札达之爱,柔软的回忆录,西藏美图,西藏游记,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旅行 https://www.51wzxz.com/134639.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