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青海湖:孤独如天堂的马匹

  2019-05-29 17:04

  到青海湖,我错过了最美的花季,也没登著名的鸟岛,我只是路过,我只是过客。我没有如多数人那样一路向西去看她,却是经由祁连、敦煌、德令哈、茶卡,向南,再一路向东和她邂逅。当翻过一个山口,青海湖远远地呈现在我面前。

  神奇西海:一半咸水一半淡水

  说实话,初见青海湖时,并没有给我太好的印象,因为她太过盛名,每年太多的游客,让当地失去了纯朴的民风,从来没有想像过一个4500平方公里的湖能被人为圈起来,但在这里却难以置信地发生着。环青海湖前行,都是密不透风的铁丝网拦着,虽然不时有开口能通向湖边,但每辆车得缴费20元。最终,极不情愿地缴了费,我们的两辆车由铁丝网缺口处,向着湖边驶去。

  到湖边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路,只有道道车辙压出的“路”,走的车多了,也就成了路。不过渐渐地,车辙越来越模糊,最后只有无边的绿色草甸,厚厚的草像行驶在地毯上,无声无息,也没有灰尘,十分舒适却让你难以分辨出地面的高低,对轿车来说得十分小心。湖近在眼前,却总在前方,约十几分钟后,才终于停在了湖边。

  湖边有一条不知从什么地方流来的清水,蜿蜒曲折地注入无边的湖泊。这哪里是湖,这分明就是海。蓝天白云下,湖水一望无际,碧波荡漾。

  青海湖古称“西海”,蒙语是“库库淖尔”,藏语称“错温布”,叫法不同,但意思都是“青色的海”。其实,说她“青”,未免绝对,眼前的湖水在近处翻着白浪,稍远又像碧绿的绸带,再往更远处,则是一片黛色,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线,变幻着不同的颜色。

  通常人们都说青海湖是我国第一大内陆湖泊,也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这不准确,因为她并不都是咸水湖,也有书上说是一半咸水一半淡水。为了验证虚实,我趴在湖边,捧起水送入口中,冰凉甘爽,没有味道,看来靠我这面湖水还真是淡水。

  此时,湖边游人很少,在湖边草地上坐下,面朝“大海”,没有春暖花开,只有波涛拍打岸边,波光粼粼,一匹马在主人的牵引下来到湖边饮水,无边的湖水前,马的背影是那么孤单。远处,牦牛在自顾吃草。

  不知道当初文成公主有没有看到过青海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坐在这湖边思乡。不管她来没来过,这青海湖倒是和文成公主有两则传说,一说是她当年经过这附近时,通过日月宝镜见到家乡时泪如泉涌,便将手中的宝镜一扔,宝镜落地变成了青海湖。另一说是她过日月山时,思乡的眼泪流淌汇成了一条小河,倒淌向西流入了青海湖。日月山也好,倒淌河也罢,都离青海湖不远,这些都是历史上记载她确实到过的地方,而她也在青海湖西边的伏俟城停留过一些日子,当时这里是吐谷浑的势力范围,此前嫁给吐谷浑首领的弘化公主对她尽下地主之谊。我想,这里的湖光山色,多少会化掉些她的忧愁。

  穿越时光:蓝到深处的忧伤

  虽是初秋时节,但青海湖边并非没有花,大片的油菜花自然是没有的,但可能是人工反季培育,在湖边仍有零星的小片菜花,当然,这些菜花是收费供游人拍照的。我没有进去拍照,只在外面远远看着,不可否认,即便只有小片的油菜花,但金黄的花朵,蓝蓝的湖水,白色的帐篷,五彩的经幡,还有远处的雪山,这种高远大气,层次丰富,超凡脱尘的美丽,仍是云南罗平、江西婺源所不具备的。

  近处,一匹马走过金花的油菜花海,花海那边是深蓝的湖水,湖水尽头,是皑皑雪山。这时,我耳边响起的是海子那句诗:“青海湖上,我的孤独如天堂的马匹。”即便有了鲜花,青海湖边为什么仍然会让人感到孤独?我想首先是因为青海湖的高远,3000多米的海拔,虽不是最高,也已经足够远离凡尘;其实是她的开阔和碧蓝,阔到无涯,蓝到最深,就让人有一种漂泊宇宙的孤独;再有是她承载着文成公主的眼泪,“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这是对故乡深深的思念。

  短暂邂逅之后,又匆匆作别青海湖。此时,我心是已没有先前因遭遇种种收费而带来的不快,因为这些都不是青海湖的本来,她的灵魂岂是凡人所能触及和玷污。她穿越时光走来,带着历史的忧伤和温润,天地入怀,洗尽尘埃。

  TIPS

  青海湖最佳赏花季:每年七八月,而日月山以西,油菜花铺在青海湖岸,一眼望不到边际,极为壮观。

  青海湖环湖有多长:环湖一周300多公里。

  青海湖鸟岛:每年五六月份栖息数以万计的候鸟。鸟岛有大小两个,西边蝌蚪状的小岛名为海西山,春季候鸟在这里繁衍,鸟蛋遍布小岛,也称蛋岛。东边的大岛名为海西皮,又称鸬鹚岛。

  青海湖住宿:湖边有很多帐房宾馆,如想住得好一些,在黑马河镇有许多宾馆,这里也是观湖很不错的地方。

  眼前的湖水在近处翻着白浪,稍远又像碧绿的绸带,再往更远处,则是一片黛色,不同的角度,不同的光线,变幻着不同的颜色。通常人们都说青海湖是我国第一大内陆湖泊,也是我国最大的咸水湖,这不准确,因为她并不都是咸水湖,也有书上说是一半咸水一半淡水。为了验证虚实,我趴在湖边,捧起水送入口中,冰凉甘爽,没有味道,看来靠我这面湖水还真是淡水。

  此时,湖边游人很少,在湖边草地上坐下,面朝“大海”,没有春暖花开,只有波涛拍打岸边,波光粼粼,一匹马在主人的牵引下来到湖边饮水,无边的湖水前,马的背影是那么孤单。远处,牦牛在自顾吃草。

  不知道当初文成公主有没有看到过青海湖,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坐在这湖边思乡。不管她来没来过,这青海湖倒是和文成公主有两则传说,一说是她当年经过这附近时,通过日月宝镜见到家乡时泪如泉涌,便将手中的宝镜一扔,宝镜落地变成了青海湖。另一说是她过日月山时,思乡的眼泪流淌汇成了一条小河,倒淌向西流入了青海湖。日月山也好,倒淌河也罢,都离青海湖不远,这些都是历史上记载她确实到过的地方,而她也在青海湖西边的伏俟城停留过一些日子,当时这里是吐谷浑的势力范围,此前嫁给吐谷浑首领的弘化公主对她尽下地主之谊。我想,这里的湖光山色,多少会化掉些她的忧愁。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
本月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