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苏州:一曲弹唱一杯茶

  2019-05-29 16:58

  苏州,与生俱来的历史优越感

  按照《亚洲史》作者罗兹·墨菲对城市的定义:“以非农业产业和非农业人口集聚形成的较大居民点”的判断,同时据历史学家、苏州人顾颉刚先生考证,苏州是中国现存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文字记载4000余年,建城2500年。与上海相比,苏州人常常有一种历史优越感:上海只有区区200年不到的历史。苏州堪称中国城市文化的活化石,现代的高楼与古旧的宅院和谐共处的画面,在苏州这座城市里随处可见。

  经过几千年的历史变迁,苏州仍然保存了古老的传统,就像中国传统文化,没有突变,没有断层,只有岁月如歌的浸染:从生活习惯到语言,从园林艺术到临水民居,从厢房天井到小巷里弄,历史在这里留下了变迁的痕迹,却没有褪去她的血脉精神。在苏州,凭着感觉随便选择一个安静的处所,闭目养神,便可以随时穿越时空。若你不信,我有责任带你去看看。咱们喝杯茶,好好感受与古人交流的那一瞬间。

  苏州虽以园林著称,而吴中名胜却数虎丘第一。虎丘塔,一个目前歪斜度已超过意大利比萨斜塔的古老建筑,建于公元961年,现已成为苏州这座城市的LOGO。而就在塔下,有一个名为“虎丘剑池”(这四个字由唐代大书法家颜真卿嫡传独子颜頵所书)的地方。我要带你去的地方不是这里,是剑池旁边一个名为“冷香阁”的茶室。

  梦苏州水阁寄冯侍御

  扬州驿里梦苏州,梦到花桥水阁头。

  觉后不知冯侍御,此中昨夜共谁游?

  ——白居易

  啜茶,冷香阁满室芳香

  冷香阁,由学者金松岑与费仲深等文化名人在民国7年集资修建,名自“四山爽气,日夕西来”,曾于咸丰十年焚毁,1930年宣愣和尚重建。古人选址建宅颇为讲究,选在这里建茶室必有其玄机妙处。

  茶圣陆羽曾寓居苏州,他对湖州刺史李季卿说:“天下之水详而论之分二十等,第一无锡惠山寺石泉水,第二蕲州兰溪石下水,第三峡州扇子山下虾蟆口水,第四,便是虎丘寺石泉水。”

  唐代鉴水专家、刑部侍郎刘伯刍的《品水清单》中,将苏州虎丘寺石水排第二位,后人一看没办法,两个专家意见不同,一个评第四,一个排第二。遂商议,定个折中的排名:第三泉,找了名人写字刻碑,从此明确了这第三泉的排名。正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有水的地方就有灵气,而一壶茶的好坏,水质的优劣是至关重要的。取水“第三泉”的冷香阁,还有什么理由让你在门前驻足?

  冷香阁品茗,坐窗下,能看到院里的梅花,脸上有山丘掠过的轻风,点一杯地产新茶。水取“第三泉”,煮沸,烫杯,置茶,稍凉,冲进杯。轻轻晃动,茶叶竖在水中次第落下,满杯尽染春绿,吹一吹水面,啜一口茶,轻吸缓咽,让茶香充满口腔,山野清新和馥郁芬芳接踵而至。这时,你可以闭上双目,轻轻呼吸,茶杯中的蕴媪水气缓缓上升,在空中勾勒出山水景致,历史人物由远及近,衣衫飘散,须眉宛然……当你醒来,梅香依旧在,故人却远去了。

  送人游吴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古宫闲地少,水巷小桥多。

  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

  遥知未眠月,乡思在渔歌。

  ——杜荀鹤

  听茶,平江路上半日闲

  秋天的下午,两三点钟的光景,避开周末,离开游人,拐进小路。一路踱过去,与一两个住家行人擦肩而过,点点头,微微笑笑,就像邻里照面,午饭后的闲逛,感受生活此刻此地的真实。右边或许是小河,岸边条石磨得油光水亮,晒着雪菜萝卜的簸箕已然呈金黄色,衣物晾在细铁丝上在风中摇曳,恍惚中回到了七八十年代甚至更久远,一成不变的生活透着平淡与安逸。

  前面不远处是评弹博物馆,传统文化已少人问津,却给我留了个清静的地方。跨进门坎,只有一个守店的阿姨静静地整理书藉资料,态度和善,却也不会热情到扰了你的闲情。你只是翻翻看看,或空手而去,或买一两张弹词开篇的光碟,如果有我喜欢的《珍珠塔》,那一定是要的。

  运气好的话,馆里排演昆曲,挨进排演厅的门边,静静地听《牡丹亭》:“梦回莺转,乱煞年光遍,人一立小庭深院。注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出得门来,一旁有博物馆的书场,进去要杯茶,坐在里面听一场评书,地道吴浓软语讲得抑扬顿挫,说到情深处,琵琶三弦,轻弹和唱,婉转袅袅,如诉如泣,把感情发挥到淋漓尽致,也是一场生动的下午茶。

  这样的半天功夫真是无聊啊,可我们身处闹市,整日奔命生计,有多少机会能享受这般单纯的无聊秋色呢?

  枫桥夜泊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父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张继

  (文/曾陆放图/)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
本月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