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神秘王国之「古格王朝」灭亡前的奇葩事!

藏客旅行  2020-11-20 12:57

托尔斯泰老爷子曾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从帝国的角度上说,王朝的崛起非常相似,但灭亡却是花样作死的大赛。
位于西藏阿里地区的古格王朝,行至阿里的人们都曾被它伫立于风沙之上,坐落于土林之间的巍峨与霸气所震撼,它曾被称为是一夜之间消失的古老王朝,但这其实只是形容它的灭亡速度之快,事实上古格王朝自公元9世纪定鼎,历经600余年的绵长岁月,至1630年前爆发了一系列眼花缭乱的骚操作,才将这个国家彻底送入了坟墓。
 

一、不靠谱的国王和悔婚

当古格王朝的权杖传至末代国王扎西扎巴德手中时,古格似乎也没有马上灭亡的征兆。虽然垂垂老矣的古格,早已不是阿里地区国家联盟的首领;虽然动不动,就被同宗兄弟拉达克修理一番。
但古格依旧是个疆域辽阔的大国,谁都不会想到诸神黄昏的挽歌已经奏响

此时王位上的扎西扎巴德,肯定称不上英明神武,恰恰相反他显得有点“二”。纵观中国历史,“二”的国王是大多数,敢称英明神武的,估计凑不够手指头的数量,就算放宽标准,最多再加上脚指头。所以“二”,并不直接导致灭国,一般来说有两种情况可以缓解。
其一是:爹、爷爷比较牛,打下了偌大家业,犯“二”的君王一顿折腾,国家也没垮。其二是:“二”得不太严重,听得进去别人劝。毕竟国王“二”,不代表大臣们也都“二”,说不定能干得更好。
可惜扎西扎巴德运气不好,两条都不靠,自己一通折腾,把国家带到了悬崖边上。


▲古格王朝宫廷宴壁画

说起来他是个挺悲催的国王,最心爱的王妃身染重病,一顿治疗下来,王妃疯了!这时急国王之所急,想国王之所想的大臣们都冒出来了,对国王说:“王妃是真不行了,要不咱再娶一房吧?我们哥几个都觉得拉达克国王森格南杰的妹妹不错。”
扎西扎巴德一琢磨,“也行哈!”
就这么着,古格的大臣开始在两国间穿梭外交,等大臣们把一切都敲定下来,挑良辰择吉日,迎亲使带着厚礼来到拉达克首都列城,在走完了全套仪式后,带着公主返回古格。这期间,所有步骤都征得了扎西扎巴德的同意,两国联姻就差入洞房了。

可迎亲使走到离古格王都只有两天路程的地方,扎西扎巴德突然变卦,说什么都得把拉达克公主送回去。大臣们都快疯了,苦苦哀求,可国王油盐不进,必须把公主“完璧归赵”。这下大臣们没招了,总不能说:“您要是不答应,不行我们哥几个来!”迎亲使只能垂头丧气的,把公主送回了拉达克,这可真是“完璧归赵”,啥事儿也没干。
公主是回去了,拉达克的军队来了!这次惊世骇俗的“打脸”,可把拉达克国王森格南杰气了个半死,他带着军队越过边境,将古格军队好一顿捶。
在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中,弱势一方的古格遭受了沉重打击,农田、牧场、矿山几近荒废,国力再度受到削弱。

二、不靠谱的宗教替代计划

古格是藏传佛教后弘期的核心地区,具有强大的宗教基础和信仰需求。在第3代古格王拉喇嘛·益西沃全力弘佛时,藏传佛教还没有产生教派,不存在跟谁混的问题,都跟着佛祖混。

但随着佛教势力的发展,建群成了时尚。在不到50年的时间里,便冒出了20多个教派。古格自然也不能免俗,很快便陷入了教派纷争的漩涡之中。当格鲁派后来居上,古格寺院纷纷改宗。随着格鲁派教权的膨胀,不但掌控了绝大多数寺院和僧人,还染指了金矿采矿权。

听到卧榻上的鼾声,扎西扎巴德决定引入另一种宗教系统来施以平衡。带给他希望的人,来自喜马拉雅山南侧的印度果阿。

16世纪时,葡萄牙天主教徒已在印度果阿组建了教区。其中一个传教士安东尼奥·德·安夺德,为寻找传说中富庶繁华的“震旦”,成了探索中国西南地区的开路先锋,他一脚踢开的突破口便是——古格。

▲葡萄牙天主教传教士安东尼奥·德·安夺德

1624年8月(明熹宗天启四年),安东尼奥·德·安夺德不畏艰险,从印度来到古格王都札布让。天主教士的到来,让急于寻找平衡工具的扎西扎巴德高兴不已。而安夺德在经过短短25天的调查后,便做出了古格具备成为教区的判断,并积极准备挑战一个传播了千余年的宗教巨头。

可能在他眼里,阿里浓厚的宗教氛围(“古格仅寺院的出家人,就有五、六千人之多”)是天主恩赐的传教场所,既然当地人能接受佛教,没道理不接受另一种,在他看来更好的信仰。就在这种不知谁忽悠了谁的情况下,两股势力一拍即合,决定联手给叫格鲁派的家伙一记重拳。

▲葡萄牙天主教传教士安东尼奥·德·安夺德

1624年8月(明熹宗天启四年),安东尼奥·德·安夺德不畏艰险,从印度来到古格王都札布让。天主教士的到来,让急于寻找平衡工具的扎西扎巴德高兴不已。而安夺德在经过短短25天的调查后,便做出了古格具备成为教区的判断,并积极准备挑战一个传播了千余年的宗教巨头。

可能在他眼里,阿里浓厚的宗教氛围(“古格仅寺院的出家人,就有五、六千人之多”)是天主恩赐的传教场所,既然当地人能接受佛教,没道理不接受另一种,在他看来更好的信仰。就在这种不知谁忽悠了谁的情况下,两股势力一拍即合,决定联手给叫格鲁派的家伙一记重拳。

▲安多德修建的天主教早已被摧毁,这个是如今西藏唯一一座天主教堂,是后来1855年由法国传教士所建

教堂修建的过程中,王国提供了大量的资助,所用木料都从很远的地方运来,人工和食物都由王室供给。更让安多德欣喜的是,周边民众都来义务帮工,寺院的僧人还免费扛来了建筑用的土砖。他将这种举动归结为,“民众和佛教僧人对天主教的接受”,但其实,乐于助人只不过是西藏的传统之一。

教堂完工后,它屋顶上巨大的包铜十字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安多德难掩心中喜悦的说道:“十字架安放得如此之高,似乎它正准备获得整个王国。”扎西扎巴德也迫不及待的,带头接受了传教士赠送的十字架,并悬挂在胸前,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群王室成员。
但天主教在民间的传播进度,却根本不是安多德幻想中的样子。好奇的民众围绕在教堂周围,非常乐于接受教士们赠送的十字架等“圣物”,只可惜,他们更多将这些“圣物”,当做了一种新奇的装饰品。安多德为此极端恼火,但这就是古格的现实。

即便到古格王朝灭亡时,算上国王为首的王室成员,改投天主教的也只有区区100人。而仅王都地区的僧人,就有五、六千人之多。扎西扎巴德心中所谓“宗教替代计划”,根本就是不切实际的沙雕堡垒。

三、不靠谱的灭佛和反杀
在极力扶持天主教势力的同时,扎西扎巴德也和格鲁派摊牌了。据说事件的引爆点是,国王招募王宫卫士,但应者寥寥,而王弟(格鲁派领袖)招募僧人,仅仅一天便收下了120人。巨大的反差令扎西扎巴德暴跳如雷,马上决定对格鲁派实施打击。

1627年的春天,声势浩荡的灭佛运动开始,国王的军队冲入了王弟的庄园,洗劫一空之余,还剥夺了庄园征收赋税的权利。随后,归属于格鲁派的寺院被包围,士兵们强迫僧侣脱下僧袍,还俗为平民,寺院属民收归国王治下,命令他们向国王交税。

身处高阶的僧伽,被勒令交出仆役和财产,步行去指定的洞窟里苦修。同时,在修行洞窟周围布置军队,监视僧人的行动。一开始打击目标集中在威胁最大的格鲁派身上,但很快灭佛运动愈演愈烈,其他教派也被殃及。

灭佛行动的初期,效果非常显著。安多德欣喜若狂的向教区汇报:“国王把军官派往各地,先剥掉僧人们的法衣,然后用世俗者取代他们的地方权力。他对几乎所有的尊巴(出家人)都采取了这一措施,致使这个土地上的五、六千名尊巴减少到今天的不足100人。他强迫这些人终止宗教事业,让他们娶妻成家,沦为世俗百姓……我们寄希望于上帝的恩宠,希望在几个月内,就能把他们的权力降到最低限度。”

可见,此时安多德依旧认为,天主教能在国王的协助下,击败佛教并取而代之。可安多德和扎西扎巴德都没有看到,佛教势力的反击正绵绵而来。
在偏远地区的洞窟里,佛教徒们正在不断联络同情的力量,甚至在门口看守的士兵,也是他们的同情者。扎西扎巴德的灭佛运动持续了三年,佛教似乎已奄奄一息,但以暴力手段方式的突击,确实能斩草,但却很难除根。

随着,扎西扎巴德在1630年得了一场重病,谣言和暴乱似乎在一夜之间便冒了出来。军队中的佛教同情者也开始运作,各地的暴乱渐渐汇集成了叛乱和军队哗变。叛乱者中夹杂着大量的僧侣,传教士在信件中这样描述:“数千名喇嘛脱下僧服,从军参战,魔鬼直接参加了对国王的打击”。

而作为古格的宗教最高领袖——扎西扎巴德的弟弟,正在用一种智商欠费的方式,思考解决方案。

四、不靠谱的木马计
他派人向拉达克国王救助,要求拉达克派兵协助推翻国王的统治。拉达克国王森格南杰得到消息后,仓促中只带了少量军队便进入了古格。然而,拉达克军队的到来,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支持国王的军队,早就被拉达克揍怕了,胸无斗志的士兵一哄而散,森格南杰顺利的包围了古格王宫。但王宫守卫借助险要的地形和防御设施,拼死打退了多次进攻,想给古格王朝搏一个最后的翻盘机会。

但在王都血战的几月中,没有一兵一卒来援,扎西扎巴德每天都在希望与失望中折磨。他心中清楚,前代国王为应对今日之局,早就做了安排。围绕着王都扎不让周边一日路程中,围绕着多个驻军的卫星城,但现在所有人都保持沉默。这说明,他已被全国的贵族势力放弃了。

相比于扎西扎巴德内心的煎熬,山脚下森格南杰的日子也不好过。古格渐渐进入了冬季,轻军远征的拉达克军队如不能取胜,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此时,智商欠费的王弟再次出现,他与其他宗教领袖一起步入王宫,带来了一个貌似公允的“和平计划”。

他们向扎西扎巴德保证,拉达克没有灭亡古格的意思,只要古格王国像以前那样献出贡品,答应每年进贡,拉达克便会撤军。当然,他们也提出了与之相符的条件,必须抛弃天主教信仰,重归佛陀门下。

焦头烂额的扎西扎巴德,已顾不得天主教士们的感受,解决围城之局显然是优先级最高的选项。他痛快的答应了弟弟的价码,但弟弟随即提出,请哥哥亲自去山下军营中签署协议,以示诚意和隆重。

但当扎西扎巴德和儿子走出王宫,马上便被拉达克军队劫持。这时他才想明白,真正想要他小命的人,恰恰是他的亲弟弟。随后,拉达克军队攻破古格王宫,王室成员都被掠到列城,囚禁至死。

引狼入室,又使了木马计的古格宗教领袖,也没得到好下场。他得到了和哥哥一样的待遇,被囚禁在列城,直到生命的尽头。

就此,绵延600余年的古格王朝覆灭,一度灿烂辉煌的绘画、造像艺术,在土林亘古不变的烈风中消散斑驳。

公允的说,号称“阿里小霸王”的拉达克,并没有一击KO古格的实力。否则,那次惊世骇俗的悔婚后,军队直接冲进王宫,把扎西扎巴德做成叉烧,岂不简单快捷!何至于,还得宫心计、木马计的折腾?

正是国王、佛教领袖、传教士,一帮不靠谱人的折腾,生生把一个国家玩翻了车

藏尸洞

现在古格王宫遗址旁依旧保存着一个藏尸洞,里面的干尸统统丢了脑袋。不管这些干尸是否如传说中,是古格灭亡的殉葬品。但至少,当一个国家的脑袋出了问题,带来的必然是更多人脑袋的搬家。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