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藏源山南:没来过这里,等于白去了西藏

藏客旅行  2020-11-19 13:46
对于大部分来到西藏的游客来说,西藏的诗与远方总是属于林芝或是阿里,而山南,则被尴尬地夹在拉萨、日喀则和林芝之间,被粗暴地贴着一个“藏民族发源地”的标签,存在感多少有点儿低。
前后藏的光芒万丈和雪域江南的桃花灼灼,让山南时常沦为旅途中的配角,除了桑耶寺、雍布拉康和羊卓雍措,似乎没有别的值得专程前往的理由了。
但如果你愿意亲身寻访山南,你会发现这个除了拉萨之外西藏面积最小的地区,就像是缩小版的西藏,寺院、古迹、神山、圣湖、冰川、草原、峡谷,甚至原始森林......这里聚集了几乎所有你能想象的高原风光。
想要认识山南,还需要从它的名字开始,它厚重的历史与往日的荣光都暗暗藏在了这个名字中。
山南按照一般理解就是某山以南的意思。但有趣的是,当你翻开西藏地图,你会发现山南实际位于喜马拉雅山脉以北,南部与印度、不丹等国接壤,北部则是一片平坦,并无山脉阻隔。
所以,山南究竟在什么山以南?想要找到这个答案,你需要在地图上一路远眺,越过拉萨,一直望到更北部横亘于西藏腹地的念青唐古拉山脉
山南即念青唐古拉以南,山南敢于自称在此山以南,气度一点不输拉萨、日喀则,这宏大的视野背后是作为吐蕃王朝起家之本的骄傲
▲ 念青唐古拉山脉
当然,对西藏历史已有过简单了解的你我,一定都知道山南才是藏民族的起源地,就像歌谣中唱的那样“地方莫早于雅砻,农田莫早于泽当,藏王莫早于聂赤赞普,房屋莫早于雍布拉康”。
▲ 西藏的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与第一块农田索当
虽然山南也曾书写过半部西藏史,如今却像古都洛阳一样寂寂落魄,”千年古庙映崇岗,寂寂空庭草树荒”,昔日的荣光被后来居上的拉萨、日喀则所掩盖。
吐蕃王朝把它的威严留给了拉萨,却把它的厚重留给了山南,对于想要深入了解西藏的人来说,这是打开西藏的一扇魂门,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一站。
去雅鲁藏布江以南的贡嘎、扎囊、乃东、琼结一带多走走吧,在这里,与历史相对应的古迹旧地比比皆是,处处沉积着厚重的历史尘埃,你将走近历史深处,无限接近藏民族文明之源。
山南的一切,都要从山开始说起。
山南南倚喜马拉雅山脉,这里是冰雪的故乡,群峰簇拥,雪山相接,冰川终年不化,海拔6000米以上的雪山就有10余座,平均海拔近7千米。
在佛教还未传入雪域高原之前,藏区就有四大神山:羌塘神山念青唐古拉、东方神山沃德贡杰、卫藏神山雅拉香波、南方神山库拉岗日。
除了念青唐古拉,其余三座都在山南。这里的神山,每一座都有着古老的名字和传奇的故事,在神话中一座比一座尊贵。
▲ 沃德贡杰雪山 ©瘦猴
其中最尊贵的,是被称作“神山之祖”的沃德贡杰,在古老的藏地传说中,这是雪域高原上最原始的山神,早在世界形成之前就已存在。
西藏那些最耳熟能详的神山圣湖:纳木错、念青唐拉、雅拉香波、库拉岗日...都是它的孩子,在传说中藏地曾有过灾难降临的危机时刻,正是沃德贡杰派它的儿女去到各地守卫了雪域。
▲ 沃德贡杰雪山 ©岩海心3
沃德贡杰在传说之外也扮演着一位仁慈父亲的角色,虽然有魁梧雄伟的山形,却没有咄咄逼人的寒气。
相反,这位慈父也有母性的一面,用它的雪水滋养出周围一片肥沃的土地,这里还有散落的温泉,治愈了藏民的身体,而这里流传的宗喀巴大师的故事,则治愈了藏民的心灵
▲ 库拉岗日、卡热疆与过拉卡日峰
但对于那些探险爱好者来说,沃德贡杰的后裔--库拉岗日神山的吸引力要远超出它的父神,不论路途有多艰险,都想见上一面
这座藏在山南最南端的库拉岗日,是山南最高的山峰,犹如天涯孤军屹立在喜马拉雅山脉主脊线上,守卫着藏地的南大门
库拉岗日神山一共由3座高峰组成,与它相依并肩而立的,另外还有6座7千米级的山峰,众峰并肩耸立,宛若一道顶天立地的冰雪屏障,看起来高傲且遥不可及,但它们其实有徒步接近的可能性。
这条相对冷门的徒步路线在探险圈子里慢慢炒出了热度,走过的人虽然还不多,但都感叹它有着“堪比尼泊尔EBC的壮美和挑战”。
这里既有冰雪奇峰的壮丽,群峰之间还流淌着冰川,山下散落着灿若碧玉的湖泊,“一错再错”的三圣湖一下就能让你穿入仙境。
▲ 扎日神山 ©中国国家地理
而那些在喜马拉雅山脉中修行的佛教徒们,却愿意付出更多的艰辛长途跋涉去找一座地图上都找不到的隐秘神山,那才是他们朝圣的终点。
那是与冈仁波齐、梅里雪山齐名的扎日神山,是中国、印度、不丹等多国佛教徒心中的圣地。
来西藏的人大多都听过“马年转山、羊年转湖”的传统,却不知道后面还有一句“猴年转森林”,山是指冈仁波齐,湖是指纳木错,森林指的就是扎日神山的原始森林。
▲ 扎日神山 ©巫角
在传说故事中,藏南的原始森林深处藏着一座水晶山,那实际就是扎日神山的主峰达瓜西热
不过扎日神山不是一座独立的山峰,而是一脉群山,因为地处喜马拉雅山脉的南坡,印度洋的湿热水汽迎面而上,滋润出一片莽莽苍苍的原始森林,但因为水汽影响,这里的终年被云雾缭绕,比南迦巴瓦更难一睹真容
▲ 雅拉香布神山 ©Tommy天宇
但扎日神山就像难以破解的谜,在在山南藏民的心目中,与自己最贴近的一座神山,还得是雅拉香布,这座常常被和四川雅拉神山混淆在一起的神山,在山南拥有仅次于沃德贡杰的尊贵地位
在念青唐古拉山脉以南,神山雅拉香布是最高的神,8、9世纪的敦煌古藏文文手写卷就曾多次提到这座神山,说“雅拉香波乃最高之神”。
▲ 雅拉香布神山 ©Tommy天宇
雅拉香布的崇高地位,来自它对山南藏民的慷慨馈赠,它将山顶的皑皑白雪融化为涓涓雪水,汇作山南的母亲河--雅砻河,冲刷出丰饶的谷底,滋养了整个山南地区,吐蕃最古老的部落得以在此繁衍
▲ 雅拉香布神山 ©Tommy天宇
群峰奠定了山南的基础,而大江大河则为这片土地注入了灵魂
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就是在山南藏民心目中数一数二的雅砻河,它发源于雅拉香布,一路向北逶迤北行80公里,纵贯了山南和乃东,最终在泽当汇入雅鲁藏布江。
▲ 雅拉香布雪山与雅砻河 ©瘦猴
其实,从地图上来看,雅砻河根本没办法和“一江两河”的拉萨河、尼洋河相提并论,不过二三十米的河道宽度,让你很难想象这纤细的河流竟然承载起了孕育藏文明的使命
这里就需要说说山南的另一条母亲河--雅鲁藏布江了,山南不仅得到了喜马拉雅山脉的护佑,也坐拥雅江
如果说沃德贡杰神山是位仁慈的父亲,那雅砻河与雅鲁藏布江就是山南共同的母亲,喂养了山南的先民,让他们从原始部落成长为高原上最强大的一个民族。
▲ 雅鲁藏布江中段
雅鲁藏布江发端自喜马拉雅山脉中段的冰雪山岭,自西向东奔流,贯穿世界屋脊,一路和她的支流一起冲刷出许多大小不一的河谷平地。
其中最美丽最端正的一段河谷,就是雅江与雅砻河在山南共同缔造的雅砻河谷,这是一段大约302公里的宽广地带,这里海拔较低、地势平坦,在印度洋暖湿气流的影响下,温和多雨,土地肥沃。
雅砻河谷的名字还有很多,藏文化的摇篮、藏南谷地、西藏粮仓.....藏民最初就是在这里开垦土地,种植粮食,至今泽当萨热村还保留一块名为“索当”的土地,传说中西藏的第一块农田。
▲ 山南的青稞田
如今这个河谷依然拥有近500万亩的耕地,青稞、小麦、蚕豆、豌豆、玉米、荞麦、油菜......藏民族在这里完成了从游牧到农耕的过渡,流动的生活在这里扎下了根,也带来了新的文明。
可以说,无论是农耕生态,还是宗教生活雪域文明传统独特的仪轨伦常,可以说大部分在这个雅砻河谷完成的,之后再传播到山南之外的辽阔高原。
▲ 雍布拉康
这里诞生了西藏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西藏第一块农田索当、西藏第一座“三宝”俱全的寺庙桑耶寺、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部经书邦贡恰加、第一部藏戏巴嘎布……
▲ 藏戏
正是因为这些第一,山南有了“西藏文化发轫之地、历史滥觞之源”的称呼。
甚至山南在神话中也占据一席,在各个版本藏人起源的传说中,传播最广的就是神猴同罗刹女,就是在山南的贡布日山结合而诞出藏民,这座传说中的山如今依旧耸立在泽当。
▲ 布达拉宫中罗刹女与神猴的壁画
但其实这个说法没那么严谨,严格来说,西藏应该是雅砻藏文明的发源地。在这之前,西藏还有更悠久的文明,那就是曾经辉煌灿烂的古象雄文明。
▲ 曾经象雄王朝的王宫所在地的当惹雍错
而在更久远的数万年前,西藏高原上已有先民繁衍生息,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们逐渐学会了弓箭、石器等工具,也学会了种植作物、饲养牦牛。
从这个角度回看山南的历史,倒是可以一路追溯至公元前三四千年的新石器时代
在与贡嘎机场仅一江之隔的山南“昌果沟”中,就浓缩了这几千年人类生活的痕迹,从新石器时代的村落遗址,到金属时代的冶炼痕迹,从原始的动物岩画到摩崖石刻的六字真眼。
直到差不多两千年以前,西藏的氏族部落已经历了不同程度的兴衰,经过合纵连横的弱肉强食,留下了最著名的几个部落,有冈底斯山脚下的象雄部落、藏北草原上的苏毗部落、藏东尼洋河谷的工布部落,还有就是山南的雅砻部落等。
▲ 雅砻江源头的部落
但和阿里的象雄部落相比,山南的雅砻部落未免有些孱弱,只能在雅砻河一带偏安一隅,但在之后的时间里,不断征服周边诸部落,发展军事与经济,暗暗强大了起来。
山南,作为藏文明中心发源地的曙光初绽,还需要等到公元前大概126年前后,聂赤赞普被推举为了雅砻部落联盟首领,成为了第一位赞普(藏王),并在今天的泽当镇建造了王宫,这座宫殿就是雍布拉康。
▲ 描绘聂赤赞普的壁画
山南的雅砻藏文明真正开始崛起,需要再过约700年。公元6世纪,在第三十一代赞普囊日松赞的统治下,雅砻部落异军突起,不断吞并附近的小邦,将势力扩张到拉萨河流域,使雅砻部落成为西藏最强大的部落
▲ 松赞干布像
之后,囊日松赞之子松赞干布即位,他先后打败苏毗、羊同及其他周边小部落,并且彻底征服了疆域巨大、人口千万的象雄王朝,完成了对青藏高原真正意义上的统一,象雄至此退出了历史舞台。
他还开创了与大唐帝国并驾齐驱的吐蕃王朝,定都拉萨,逐步将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由山南向拉萨地区转移,西藏也由此开启了一段全新的历史。
▲ 描绘松赞干布派使者向唐太宗求婚场面的《步辇图》
那时的吐蕃民族极其善战,这和现代温和的藏民族完全不一样。王朝东向扩张到青海吐谷浑,西向远征阿里象雄,北向收服牦牛苏毗,现在的新疆、青海、甘肃、宁夏、甚至内蒙西部都是吐蕃的势力范围。
▲ 吐蕃地图 ©地球旅客
这段辉煌和传奇,便是山南成为藏地灵魂的由来,成就了今天它在西藏独一无二的历史地位,吐蕃王朝这个崛起于山南的部落,最终成了藏地文化的代言。
定居拉萨之后的吐蕃王室,仍然年年回到山南度假,文成公主来到西藏的第一个夏天,就是在山南度过的,而历代赞普去世后,也都葬于雅砻河畔。
在吐蕃王朝崩溃前的转折点中,山南也曾作为配角短暂出镜过。
吐蕃王朝的第40位赞普赤德松赞去世后,他的长子藏玛因为一心向佛出家为僧,便由另一位王子赤祖德赞继位,这位赞普在历史上与与松赞干布、赤松德赞并列,被一起尊称为“三法王”
▲ 赤祖德赞的唐卡
但赤祖德赞因为“大兴佛教、暴力弘法”将吐蕃王朝推向了崩溃边缘,他的长兄藏玛王子也被他流放到了山南门隅,并在中途被奸臣下毒害死。
而远在拉萨的赤祖德赞也在酒醉中被大臣们拧断了脖子而死,之后,他的同胞兄弟朗达玛再次被大臣们推上了藏王的位置,这就是吐蕃末代赞普,王朝从此走向了衰亡
▲ 古格王朝遗址
在吐蕃王朝崩溃后,西藏又历经了近四百年的分裂割据时代,吐蕃王室的一支后裔前往阿里建立了古格王朝,12世纪由因为战乱从阿里返回了山南曲松一带,并建立了一个拉加里王朝,在有限的辖地内保持着独立。
▲ 加拉里王宫遗址
山南作为西藏政治文化中心的最后繁荣,是在继元代扶持的萨迦政权之后的帕木竹巴政权时期,统治西藏264年,但一番盛衰荣枯的轮回,这个中心地位终于还是让位给了拉萨。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