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乡愁藏韵:穿越丙察察——在凶险中感受柔美(上)

中国西藏网  2020-03-20 17:22

  缘起

  “丙察察”是丙中洛、察瓦龙、察隅三个地方连线的合称,位于西藏和云南交界处。我以前分别听说过这三个地名,2001年我在《中国国家地理》做编辑,当年有一期杂志刊发了一篇叫“察隅有僜人”的文章;2004年我在西藏昌都盐井拍摄茶马古道的纪录片,赶马人次仁旺堆告诉我,他们马帮以前会把盐驮到察瓦龙去换粮食;2005年,我的几位朋友徒步翻越高黎贡山,去到丙中洛,其中一位朋友走掉了十个脚指甲。

  图为察隅县城到察瓦龙乡的一段山路

  去丙察察之前,我自以为所有的进藏路线,完全没有遗落地走过了。我对“丙察察”的概念一直很模糊,总认为它不在西藏、甚至不在四省藏区,它好像是某两个边境省区交界处的一条线,不是交通必经之道,也没有什么让人记住的历史,旅游更是不成熟,所以我从未想过要走这条线。

  直到我们户外旅行“铁三角”之一的西然提出来,我才开始查阅这条号称“滇藏新通道”的线路。西然是资深户外达人,开着他的越野车每年要跑好几趟西藏和四省藏区的长线,再烂再险的路都不会皱一下眉头,同时,也不会对某个地方特别期待。但是当他提到“丙察察”时,满眼放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说那是目前路况最差、但风光无敌的一条进藏线,鲜有人涉足,特别想要在铺柏油路前去走一次。

  铁三角对了一下时间,秋季最美,那就九月出发吧!

  察然线上的冰川

  图为然乌湖边的村落

  我们三人在甘肃兰州汇合,先到甘南一线采风,然后从西藏林芝进入察隅县。我们选择从高海拔到低海拔、从低温到高温的走法,从察隅至察瓦龙再到丙中洛。

  经318国道到然乌湖后,一条岔道出现在南边,路牌上写着“察隅”。然乌湖在我印象中是碧蓝色的,这次却因为连日降雨,眼前这个堰塞湖变成了水泥色。但是湖面开阔静谧,湖边的村子里一块块金黄色的青稞田,点缀着民房,也别有一番魅力。

  图为来古冰川一角

  然乌湖附近有三个冰川,前两个大名鼎鼎:米堆冰川和来古冰川。米堆冰川属波密县,冰峰形状秀美、底端植被丰茂,被冠以“中国最美冰川”之一;然乌湖往察隅方向走约10公里就能看到来古冰川,由六条海洋性冰川组成的来古冰川,是世界三大冰川之一,因附近的来古乡而得名;再往前,还有一个是仁龙巴冰川,就在察然公路边上,长数公里,背倚雪山,不像来古冰川那样被大河阻隔,比较容易抵达。

  察隅初映象

  从然乌镇岔道出来一直是柏油路,170公里后是察隅县城,路上经过几个小镇,镇上有人在卖新鲜的松茸,凌晨挖出来的肥厚松茸,带着浓香,价格便宜到让人尖叫,我们买下了几斤,准备晚上大快朵颐。离县城还有约25公里的时候有一个桑久村,三岔路口,立着一块醒目的大牌子,剪头指着丙察察的方向,另有一块巨石,上面刻着“丙察察”线路图,明天早上,我们会从这里出发,开启丙察察之行。

  图4为笔者穿越丙察察线的起点

  察隅县城所在地在竹瓦根镇,只有两三条主街,房屋大都是两层,一楼是商铺。找遍了几条街,宾馆不多,最好的一家也就是招待所的水平。察隅位于林芝市最东边,西边是墨脱县,北边是昌都市的波密和左贡二县,南邻缅甸和印度,东接云南德钦和贡山,境内雪峰与河谷遍布,海拔最低处为察隅前门里600米,最高处为梅里雪山6740米,气候复杂多样,植被从高山到河谷皆有……从这个地理环境可以猜测:我们将要开启的,是一段异于任何地方、完全未知、但肯定异常丰富的旅程。

  在我们住的宾馆的停车场里,有几辆云南车牌的越野车,糊满了泥浆,显然是从云南出发穿过丙察察线来的。赶紧打听一下路况:总体来说还好,沙石路面,有些路段是炮弹坑,但是不长,大流沙路段较危险,如果天气好的话,基本没问题。但是明天一整天路上无人烟,必需自带干粮补给。心中一块石头落地,期待明天到来。

  察隅的蘑菇

  图为新鲜的松茸

  第二天一早,我们去买食物和补给,县城的早市集中在宾馆门口的一条街道上,我们吃惊地发现,路边一溜当地人都在售卖新鲜的蘑菇,各自地上铺一块塑料布,上面一堆堆码好,主要是正当季的松茸和牛肝菌。看来,察隅县盛产松茸。想起昨晚我们自己做的红烧猪肉罐头炖松茸,咽了咽口水。

  松茸这东西极鲜香极营养,但是娇贵,从孢子长成菌朵,需要五到六年的时间,当菌朵成熟,如果不采摘,48小时它即会衰老。而且它对生长环境的植被、温湿度、洁净度都极为苛刻,可谓是顶级山珍。每当松茸季到来,当地藏族人天不亮就会上山,到松林里开始小心翼翼地采挖,挖够当天售卖的就停止,因为隔夜松茸味道欠佳,也卖不出好价钱。难得遇到这么新鲜这么便宜的松茸,忍不住又买了几斤,打算今晚到了目的地,找个地方加工,解馋。

  听说这个季节山上有许多蘑菇,同伴杨阳产生了一个想法:路上一定要亲自去采一次蘑菇!

  图为路上的雾景美轮美奂

  上午10点,我们正式出发,回到桑久乡那个岔路口,沿着一条不宽的沙石路一路攀升。海拔从县城的2360米上升到3000米以上,气温骤降,山路上松林密布,雾气缭绕。路上偶尔能见到一辆摩托车,大多时候我们的车前车后竟无一人一车。在这个每平方公里只有一个人、森林覆盖率达到60%的县,如若孤身行进在路上,眼前是变幻的雾景,山脊上点缀着松树,真是“横看成岭侧成峰”,倒也无比惬意。

  图为路上采到的蘑菇

  两小时后,开始下山,车渐渐开进了雾里,山涧河流出现,植被也由干冷的针叶林变成了湿润的针叶阔叶混合林带,时不时还有一阵小雨。车低速行进着,突然,杨阳喊了起来:“蘑菇!路边就有蘑菇!”于是我们停下车来,钻进了路边的树林……果然是三五步就是一个惊喜,通常草丛上见到一朵,扒开草后就会有一窝,杨阳欢快的喊声不断,不一会儿,我们三人就采到了五、六种蘑菇,沾着雨水和杂草,新鲜得满是泥土的气息。每年3-9月是察隅的雨季,雨季的后期,则是蘑菇集中生长的季节,我们抓住了蘑菇季的尾巴。当然,不认识的蘑菇也不敢吃,兴奋一阵,拍完照,我们又把蘑菇放回草地了。(中国西藏网 文/图陈丹)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
本月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