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56岁老男人带着老狗环喜马拉雅,2年过去了,他们还好吗?

朝圣之旅服务站  2022-01-10 16:28

2019年,一位56岁的大叔突然卖掉了香格里拉生活了十多年,价值2000万的豪宅。院子、房子、家具,所见之物,除了人和狗,通通不要了。

 

他只想带着忠实的老狗大黄,驾驶一台改装的MAN卡房车,去开启向往已久的环喜马拉雅之旅。

二十多年前,几个好友凑钱帮他盖了这座藏式庭院,书房里摆放着他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珍奇小玩意。

 

卖掉房子确实不舍,房子里面留着他太多的回忆,但最不舍的是,这里也装载着他和大黄的美好记忆。

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本该好好享受养老生活,却只想带着一条老狗去流浪。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一把年纪了还要这么折腾?

 

也许只有那条跟着他从无人区里出来,陪着他多次深入荒野流浪的老狗大黄,才知道这个老男人想要什么吧。

 

 

01

   人与狗相处日常

 

眼前的这个老男人叫郑义,原名邓学志。追着大黄非要给它做“老爹”,还说大黄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狗儿子。但是,按照人类的年龄计算,大黄如今也有八九十岁的高龄了。

 

大黄记得第一天来到他家时,就把他收藏的一辆非常喜欢的铃木蛋蛋摩托车拆得稀巴烂。

因为他把它拴在铁管上,它很不爽,开始搞破坏。晚上,它要进屋同睡,这个老男人又没同意,它生气地撕碎了门帘,表示不满。

尽管如此,这个老男人每次都原谅了它,他深知它喜欢自由,本就不属于城市。大黄觉得这个老男人懂它。

 

大黄年纪大了,脾气也大,老男人开始管它叫“黄大爷”。

一次,他们玩时,突然大黑扑上来,撕咬一团。老男人为了分开两条狗,踢了大黄两脚。

大黄年轻时,和狼群干过架,却输给了一条狗,太伤自尊了。本想保护那个老男人,却被他踢,越想越委屈。于是,找了间偏僻老屋最黑暗的角落躲了起来。

 

当老男人心急如焚地找到它时,看它几天不吃不喝,心疼地哭了。

回家后的大黄不理老男人,知道他会哄它。果然老男人拿来了他们俩都爱吃的葱油饼。果然两人在一起久了,口味都会变得相似。

 

感情如此之好,但这个老男人也曾有过想把它送回荒野的想法。

 

02

    命中注定的相遇

 

大黄第一次见到这个老男人是在2012年,藏北普若冈日冰原的一座冰川前。大黄饿了好多天,突然一群人出现在它面前,称它为“外星狗”,其中一人便是郑义。

 

孤单久了的大黄好奇地看着这个“外星人”,觉得他前半生一定经历过冒险、疯狂、刺激的沸腾生活,就如同自己的前半生一样。

大黄后来才知道,他是一位著名的荒野自由职业摄影师,曾多次深入西藏无人区拍摄野生动物和极致风光。

 

他又被誉为“中国哈雷的精神领袖”,曾单骑哈雷摩托车从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出发,沿着66号公路,穿越美国18个州,最终到达美国东海岸的纽约。他有很多头衔,却一直自称“职业流浪汉”。

 

他还有个名字叫“郑义逃离人类”。他不喜欢和人打交道,觉得太假,勾心斗角。但凡能有共同爱好,特别真实的人,才能成为志同道合的朋友。像李亚鹏、孙楠、胡歌、许巍、伊能静等一众明星,都是他的好友。

 

他特别喜欢和野生动物打交道,经常一个人去穿越,“享受荒野,享受人生”。于是,才有了他们的这次荒野邂逅。

大黄隔着土坡,摇着尾巴,和他对视了很久,这一眼便注定了他们的往后余生。

这个老男人随口喊了它一声“大黄”,名字虽土,但大黄也接受了,一直被叫到了现在。

老男人给了它很多好吃的,虽对人类有戒心,但为了表示友好,同意抚摸它。

 

当车子启动时,大黄突然很不舍。一直选择荒野流浪,从不亲近人类的它,在老男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在冰天雪地狂奔。大黄追了两天两夜,80多公里,车子终于停下了。

一声“大黄”,它扑进怀里,这让老男人相信了命中注定,做出了人生中的一个重大决定,收养大黄。戴上项圈的那一刻,大黄知道自己不再是条野狗,这对荒野CP,正式合体。

 

郑义说:“在野兽群体里,它更像一个人。而我在人群里,似乎更像一个野兽。”抛开物种和进化,也许在灵魂的深处,他们本就是一类,不被定义,活出自我。

 

03

    郑义的荒野图腾

 

 

结束了这次穿越后,大黄被带回到香格里拉,过上了无忧无虑的慢生活。但大黄并不快乐,每天透过门缝抑郁地看着外面,长期生活在无人区,它不会躲避汽车,常被车撞伤。

 

藏民的狗找大黄玩,这种可有无可的社交,高冷的大黄从来不屑一顾。被狗群包围时,也从不畏惧,一声不叫,淡定地走过。也许它从来不觉得自己是条狗。从大黄的眼神里,郑义总能看到狼的影子,它骨子的野性从未消失过。

 

大黄常颓废地趴在屋顶上凝望远方,郑义又在大黄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对流浪的迷恋。

大黄属于野兽,属于无人区。郑义决定把大黄送回无人区,还它自由和快乐。

终于在2016年,郑义决定去藏北寻找一直最想抵达的神秘之地巴毛穷宗时,找机把大黄放归荒野,但也会尊重大黄的选择。

 

在抵达可可西里的西金乌兰湖时,两台车突然坠湖。好在大黄没事,这让郑义坚定了要留下大黄,一辈子在一起。

凌晨三点,从来不叫的大黄,叫个不停。郑义走到帐篷外,发现原来是狼群。室外已零下35度,但大黄一直高度警惕,不让狼群靠近。

 

经历了66小时的极限生存后,郑义和大黄认定了彼此。郑义更视大黄为他“荒野的图腾”,虽然送回大黄的计划失败,但他们的故事还在继续。

 

04

约定陪伴彼此到老

 

大黄真的老了,屋顶撒尿,没胃口吃饭。当年那个陪他出生入死,荒野驰骋的大黄,在慢慢消失。

据说狗知道大限将至时,会找一个地方静静等待死神。郑义说过等他老了,不会在医院等死,要带着大黄一起寻找他们的最终归宿。

 

经过六年七次的寻找,2017年,他们终于抵达了巴毛穷宗的中心。

这是一座休眠已久的火山口,是格萨尔王传说女英雄诞生之地,是藏北野生动物等待死亡的天堂之门。

传说生活在藏北的野生动物即将死亡时,长途奔袭,聚集这里,没有弱肉强食,没有征战厮杀,静静地等待死亡,将肉体归还自然。

 

他亲眼目睹了一头双目失明的野牦牛走向生命终结的悲壮过程。曾经的高原霸主,感到时日不多,想再喝一口东大泉甘甜的泉水,独自前行,踉跄走到狼群出没的天然坟场。突然,双腿跪地,轰然倒下。这是大自然的生存法则,也是郑义一直找寻的埋骨之地,大黄亦然。

巴毛穷宗,一切生灵的终末之地。生命在这里,会以最平等的模样,走入轮回。

 

某天,当他和大黄都老的时候,会一起来到这里,这是属于他们灵魂救赎的最后归属。

这些年,大黄一直陪伴在郑义身边,陪他多次深入荒野,保驾护航,也看到这世界极少数眼睛可以欣赏到的风景。

“原谅我不善言辞,只懂得一味陪伴。”

 

郑义决定卖掉房子,筹集拍摄房车环球旅行纪录片的费用,在未来不多的日子里,陪着“黄大爷”去看更多的美景。

郑义说:“作为野生动物摄影师,以前总认为拍摄的物种级别越高,行为越特殊的影像越珍贵。但现在,对我来说,最珍贵的影像是和大黄的点点滴滴。”

                                                              注: 图文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一人一狗一世界,一生一世一春秋。过着不被定义的人生和狗生,是这对老男人和老狗彼此才懂得幸福。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