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拉萨的安多诺增藏餐馆,什么是传统的藏餐?

冯晓晖  2020-07-23 16:14

一个半月的旅程,也不能说是完全的独行,路上偶尔也会搭载游客或路人。既有不同民族的男女老少,当然也有美女帅哥。

来拉萨的路上,我带了两位在林芝青旅结识的小伙子,一位是江西九江的小周,另一位是河南南阳的小刘。好心还是有好报,若不靠这两位推车,在路上抛锚的我只会更惨(见《问道·30 推着车儿去拉萨》。

又高又帅的小刘彼时在西南民大就读,暑假以走亲戚名义来西藏游玩。出于对我搭载一程的感谢,小刘到了拉萨后就表示要请顿饭。我说谁请客不重要,你在拉萨亲戚家住了这么久,已不是寻常游客,那就带我去尝尝有点档次的藏餐。

小刘说他知道一家很有名的藏餐馆,叫安多诺增,口味不错。藏餐居然能评价为口味不错?那就要去见识见识了。

这么说的原因是,藏区的藏餐馆都是一个模样,大多只有不超过十个手指头的那几样吃食。至于口味么,除非你有我这种“红军不怕远征难”的坚强意志力,连吃三顿还能微笑着走出餐馆,就可以跟我参加长征了,参见《问道·17 一顿藏餐》。

安多诺增总店在拉萨市中心,大昭寺八廓街外不远。比起一般的藏餐馆,安多诺增的门面富丽堂皇得多,门上雕龙画凤,招牌写着藏、英、中三种文字。藏区有三域,即“法域卫藏,马域安多,人域康巴”。安多在青藏高原的东北部,核心区域是青海。所以“安多若增”的名字就类似于“青海食府”。我也是瞎猜,诺增是什么意思可没搞懂。

这家店的规模不小,还有二楼包厢和三楼的藏火锅。一楼的大厅挺气派,藏餐馆风格的长椅长桌,用的是厚重的实木,做工也挺精致。服务员都是年轻的小伙子、姑娘,脚步轻盈,态度温婉,比起一般的藏餐馆强得太多。

小刘对这儿挺熟,就点了这家的几个特色菜。不记得后来结账花了多少钱,反正挺实惠,藏餐馆不坑人。

餐具是西式刀叉。先上的是安多牦牛肉盖饼,盛在厚实锅里,下面加热,以熟土豆、洋葱和过油的牛肉片垫底,上面盖一张面饼。端上来后,小伙计当场用刀叉将面饼切碎、搅拌。

这道菜的口味不错,牛肉挺嫩,比起我以前吃的那种柴柴的牦牛肉强很多,土豆入味,面饼吸收了汤汁更是绵软香浓。但我觉得,这是现代菜式,像内地一度很流行的三汁焖锅。

另一道是从未见过的酥油人参果。初看还以为是鹰嘴豆,再看是一种很小的根茎,就如缩微版的红薯。后来上网检索,才知道这是蕨麻,一种生长在青藏高原上的草本植物,人参果是蕨麻的根茎部分。大约是因为像个葫芦的模样,就扯上了人参果的名号。原来人参果这么袖珍,怪不得猪八戒一口就吞下去了,滋味都不知道。

我们不能学八戒,就小心翼翼地送嘴里细嚼,怎么说呢,挺粉,微甜,也就那样吧。有意思的是,酥油人参果配了一碟子炒面,就是西藏最传统的主食,用青稞磨出的面粉——糌粑。吃的时候,将糌粑撒在菜上,拌着吃。

当时很不理解这种吃法,后来随着在藏区腹地旅行的继续,才想明白这道菜的由来。端着一碗糌粑(炒面),加入一块酥油,丢点所谓的人参果,伸手进去搅和揉捏成一团,这才是吃糌粑的方法。我面前的这碟酥油人参果,撒上去糌粑就像是拌糖,就好比将二两面条倒进半斤葱油做出来葱油拌面,主次完全颠倒。

还有一份番茄牛肉酱。点这个菜时心中颇有些忐忑,以为是最传统的藏式生牛肉酱,据说那是用新鲜的牛肉捣成肉泥,加辣椒粉、姜蒜之类调和,没接触过的人要冒着拉肚子的风险。结果端上来的就是番茄牛肉汤,虽然味道不错,但也令我略感失望。

蔬菜是芝麻菠菜。看着这翠绿的菠菜我颇为惊异,在普通的藏餐馆里,从不会有爆炒的蔬菜,青藏高原没法种植绿叶菜。见我感到疑惑,端菜的小伙子坚称菠菜就是拉萨本地产的。难道说菠菜产生了抗高原基因?或者拉萨的蔬菜大棚技术已经如此强悍?

当然还要来一壶酥油茶,这是我最喜欢的藏区饮料。游客们更喜欢的奶茶根本就不是西藏传统,那东西明摆着是从英国传到印度再到香港、台湾、西藏,奶茶在内地的流行是受到港台文化的影响。

在安多诺增的这一顿,吃得很满足,几个菜的口味确实不错,多日来苦行僧般的生活也是难熬。边吃也在边琢磨,这三菜一汤,是不是传统的藏餐?必须惊醒的是,在遥远他乡能吃到合乎自己口味的“当地”菜肴,本就令人起疑。

除了芝麻菠菜,其它几样从餐具、风格和口味上都有藏族地理风格,但我却不认为它有多么传统,酥油人参果是藏餐的汉化,牛肉盖饼和牛肉汤更像是西餐风格。其实,走入餐厅时就能料想得到,举目所见,大堂里除了服务员都是汉人。安多诺增就是个旅游餐厅,面对的消费群体并非拉萨的藏人。

所以这一顿下来,我也没搞明白什么是高端点的藏餐。就好比一位欧洲游客到了中国,天天吃的是兰州拉面和麦当劳那种大众快餐,有一天走进了家三汁焖锅店,洋葱、土豆、牛肉、鸡翅、大虾、番茄,咕嘟咕嘟香浓味美。他会如何评价这所谓的高端点的中餐?懂得烹饪的人都应当知道,三汁焖锅是这些年才冒出来的新菜式,其实是典型的欧式炖菜,用中式黄豆酱、酱油和蚝油替代欧式酱料。请问,这换了马甲的三汁焖锅是高端点的中餐还是西餐?

在西藏先后游历过两个多月,几乎每天都踏入藏餐馆的我,依然不知道什么是高端的藏餐。虽然大多数藏人不讲究吃喝,但高端的藏餐一定存在,昔日西藏的贵族们的生活也颇为奢侈,百年前就在喝红酒用刀叉。或许下次进藏,这个困惑能够得以解决。

在拉萨市内闲逛,我走进了一家农贸市场。下面这张照片说是在内地任何一个城市拍摄的,不会有人提出疑问。安若诺增那本地的菠菜,或许就长在这里吧?

随着经济的发展和民族的交融,高端而传统的藏餐会不会被川菜消融?

这么多年的旅行中,我总是在寻觅当地的传统饮食。其实,即使在内地,又有多少地方能遇到高端而传统的中餐?餐饮总是与时俱进的,没必要坚守传统,就像是没人再会穿一件高端的长袍马褂,除非是为了演戏挣钱。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