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西藏,用足迹去体验理想和生活

  2020-06-29 20:47

西藏 , 是一种病,一种心病……!

因为,那是一个让人们魂牵梦绕的地方.

是否曾因为一句话,一首歌,或者一部电影,而特别向往……。

 


那个地方仿佛是心灵的归宿,总觉得在有生之年一定要去的净土。
西藏是一种病,他会让你病的很深,病的很真。
也许,那是一种病态;也许,那更是一种变态。

 

 

然而,
生活不是等待暴风雨过境,而是学会在雨中跳出最美的舞姿。
人生匆匆,我们为何不去痛痛快快,轰轰烈烈的大病一回呢?!

 

 

在西藏,在高原,一起仰望蓝天白云。
佛曰:前世五百次回眸,换今生匆匆一瞥。

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群,相同的只有你和我;
时间在变,空间在变,不变的只有对你我无限的思念!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更珍惜眼前的她(或他);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互相依偎在那片蓝天;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的每一天都为你心跳,每一刻都被你感动,每一秒都为你担心。

 

 

“辞职去西藏”
“你有病啊!”


有人说:城市是一座牢笼,禁锢着每一个人的心,迷失真实的自我。
有人说:西藏不只是一个地方,他是一种信仰,找寻真实的自己。

 

 

每天的工作,两点一线,如复印机一般,刻画着人们的每一天,
钢筋与混凝土结合出的产物,
为我们提供舒适的居住环境,同样也禁锢着我们心灵,
生活的压力,家庭的琐事,世俗的眼光,竟然成为我们的动力,

也许,因为一杯酒,
也许,是一份礼物,
也许,那是蓄谋已久。


辞职,去西藏,
可能被认为是有一种病,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就这样大病一回。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屏蔽世俗的声音;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抛开城市的枷锁;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不在将希望寄托于飘渺的未来;
 

 

西藏很美,美得让人窒息,美得那么空明。
那里离天很近,远离凡尘。

西藏一种不真实的美,

美得异于常态,美得让人窒息,美得让人神魂颠倒。
西藏的美,使人相思,辗转反侧,最后为他生病。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身感误入仙境;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迷离其中无法自拔;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流连忘返恋恋不舍。
 

 

同学少年,我们都有的经历,
那时的我们年轻,那时的我们精力旺盛,
我们拥有太多太多,
如果细细想来,那还是昨日之事,

西藏,一个遥远的地方,
西藏,一个向往的地方,


少年像一个快乐的王子,他不问天多高,也不知人间尚有烦恼,

一心只想摘下天上的明星,铺一条光辉灿烂的大道。
也许这就是对青春最好的诠释,
恰同学少年,正值青春年少,

有多少人把西藏作为毕业前一定要到达的地方,
又有多少人因为种种原因,
而戛然而止,最后成为一块潜藏在心中的病。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想纵情欢笑;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想策马奔腾;
西藏是一种病,病得让我们想在那西南边陲放生歌唱。
 

 

西藏,是一种病

也许,你去过
也许,你去过不止一次
也许,你在哪里奉献过青春
也许,你在哪里中过毒
也许,你有很多话要说
他就在哪里,深埋在心中。。。。
让我们来聆听你心中的声音
对西藏,对人生,对自己的信仰
在西藏,在人生的漫漫路途中会得的病,中的毒,献的身

 

 

西藏游客的层次有三,第一类人止于欣赏美景,

第二类人执着寻找信仰,少数第三类人是:

一个生命在叩问和聆听另外的生命。

 

 

西藏并不能像消毒液一样洗涤心灵,

也不能像忘情水一样让你忘掉烦心事,

但是西藏会告诉你,生命的迷人就在于:

明知道所有都是空的,

到头来我们都是天葬台秃鹫的肉馅糌粑点心,

可是在这之前的每一刻又都在执着,并且每一刻又都值得执着。

 

生命虽然因为恬淡而领悟,但却因为执着而动人

 

 

你看火车经过青海无人区的时候,

那些终年寸草不生的土地和石头,

才发现盛夏中也是有地方在荒凉的,

热闹中也是有人在寂寞的。

有些石头在为没被女娲选中悲伤,

可有些石头是连悲伤的权利都没有的。

 

 

去西藏“寻找净土”的青年不可怕,

不再相信人间有净土的年龄才是真正悲哀。

我们都背诵默写过的《桃花源记》,

越长大越读越心痛——说最后一个寻找桃花源的是南阳刘子骥,

“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看似荒诞,其实在说最后再没有人相信有桃花源了,

再不相信人间有净土,才是真正的悲哀。

 

 

有些地方你从来没去过,却觉得自己曾见过,

有回家一样的亲切感。

看到那些逆光下飞扬的经幡和喇嘛的微笑,

听到那些好听的念经,喝到浓重的酥油茶,就心生莫名的欢喜。

佛教把这个称为“宿慧”,就是你前世接触过的东西,

这一世的记忆还没有断。

 

 

你看那些海陆变迁不喜不悲的雪山,

想到一百万年前这里还是海洋的海底,

印度洋和太平洋板块不断挤压,

世界最年轻的高原成了世界之巅,

就会觉得“人定胜天”这四个字那么可笑。

尊重自然,敬畏自然,极端只能换来极端。

 

 

你看橱窗里那串价值不菲的红珊瑚佛珠,那么刺眼的缠绵。

一百万年前,她是海底的红珊瑚;

一百万年后,她随着海陆变迁显露高山岩石层;

一百年前,她被打磨成佛珠陪哪个喇嘛为逝者念过长经;

一百天后,她会被哪个男人买回家,

和哪个姑娘订婚过日子说我爱你。

 

 

“昨日黄土陇头哭白骨,今宵红烛帐底卧鸳鸯”。

这句话我们小时候都会背,当左手是雅鲁藏布江的汹涌澎湃,

当对岸是文成公主走了3年的唐番古道。

当在落寞幽静的卡布林卡想着它曾经香火缭绕的鼎盛和威严,

乱哄哄,你当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

到最后,其实都是给他人做了嫁衣裳。

 

 

你看那些在悬崖和林海间逆光下的经幡,

你看那些倾家荡产一步一个长头磕到大昭寺的藏民,

你看那些转经筒修来生的笃定,

会发现“痴”真的是中国美学最重要的一个字之一。

 

 

理智逻辑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是痴。

人生没有这个痴,也就无情。

生命里执迷的东西,没办法解释的笃定,就是痴。

 

 

你看哲蚌寺那些乱哄哄辨经的喇嘛,

就会觉得我们把《金刚经》“清净心”三字理解的太狭隘了。

我们一方面跑到西藏叫嚣着“净化心灵”,

窜到尼泊尔寻找“清澈 的眼神”,

另一方面,我们那么吹毛求疵地害怕打扰,

我们抱怨宾馆房间竟然不隔音,

害怕路边脏兮兮的藏族小孩会抓脏了我们的衣服。

 

 

可是,若真是生清净心,

你大概不会在意是什么人摸了你的衣服。

当我们的“净化心灵”到了自以为是的地步,

这种“净化”就会反过来伤到自己。

到头来,“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看到藏传佛教寺院的那些佛像,

有些菩萨惊人地符合人体美学,有些却怪里怪气。

会发现佛、道是相通的——庄子的世界里,

所有得道的人都是一个古怪甚至难看的 形象。

 

 

佛、道认为,当一个人领悟了生命的幻象之后,

就不会那么在意自己的形貌。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但我们还是得抹防晒霜去美容院和瑜伽房

花大把银子在意自己的这张臭皮相

——因为我们得吃五谷杂粮操心吃穿用度婚丧嫁娶,

没人把我们当菩萨白供着。

 

 

既然最后都是回归尘土,是不是我们就什么都不要做,

什么都不努力了?

佛教文化真正想告诉我们的:领悟不是年轻人什么都不去做的“四大皆空”。

领悟是一种历劫,这些劫难必须亲自去经历,生命才饱满和厚重。

 

注:部分图文来自网络,如侵权,联系删除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
本月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