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每当精神分裂之时,我便辞职去西藏旅行

  2019-11-05 16:38

人生如白马过隙,不知从何而来,不知去向何处。

越是美丽的鲜花,盛开之后,凋零便越快。

短暂的一生,可能戈然而止,假如死亡是永恒的终结,此生若不去看些不同的风景,和不同的人相识,人生这场游戏未免就过于无趣。

很多年前,我便已经精神分裂,只是彼时却不自知。

从小,我就立志成为社会主义事业的接班人,为实现四个现代化而奋斗,那是多么美好的八十年代,海子还没自杀,崔健写下一首首热血沸腾的摇滚,张艺谋还没拍商业片,中国足球还充满了希望……

等到2000年,我大学毕业,世界末日没有来临,世界依旧歌舞兴平,中国足球还在2002年杀进了世界杯,谁都知道那是怎么回事,谁都没想到,这就是中国足球的绝唱。

房价还没开始飞涨,互联网泡沫倒是突然来临,社会主义只需要我添砖加瓦,接班人从来都不是自己。

这是我第一次精神分裂,曾经纯粹的理想,与不可名状的现实之间的分裂,内心幻象世界与外部真实世界的分裂。

于是,我渴望重新找到人生的目标,辞职去西藏骑行。

第一次精神分裂,通过辞职旅行,在时空上把自己与过往切割,完美的分裂了两种人格。

只是,彼时并不自知。

某年,骑行稽留于新藏线三十里营房,当兵的问我:“你说你们这么一群人,好好的大城市不待,骑车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纯粹吃饱了撑的。”

某年,和行业一些大老们吃饭,一位大老说:“你呀,就是太执着,大好的才华,都浪费在一些虚无缥缈的梦想上了。”

某年,和一起骑过西藏的朋友喝酒,朋友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这样充满不切实际的梦想,该接受现实,回归社会了。”

……

人的脑袋,便是如此奇怪,只要有外界的信息输入,便会做出思考的反馈,置外物于心外,淡然处之,说着好听,做起来却不容易。

自西藏回来,我便拥有了两种人格,而在西藏的那个人格非常安稳,是我安身立命之处,无论世事如何,我总能找到自己的精神家园,心安之处,便是吾家。

从西藏回来,大概想清楚了一些事,虽然梦想与现实之间,依然存在冲突,却明白了自己不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要想生存下去,便需要做好接盘侠这个角色。

在我父母那一辈,生活环境相对单一,他们大多数时间,接触的除了同事便是亲戚,固定的环境,固定的人群,生活看似无聊,却无需过多焦虑,最大的焦虑,便是小孩的成长,和养老是否有保障。

我所处的社会,却是一个快速变化的社会,身边的人快速变化,所从事的行业快速变化,你需要不断去学习,才能够跟上这个节奏。

在这快速多变的社会里生存,人便要带上各种各样的面具,不同的场合,扮演不同的角色。

我所面对的,是一个戏台越来越多的社会,要学会扮演的角色便随之越多,每一个角色,都是一个分裂出来的人格。

这不是一个公平的舞台,有人天生就可以站C位,而你付出了巨大的心血,也许只是一个跑龙套的,即使因为运气缘故,获得了一个能说几句话的角色扮演,转眼,便会被人遗忘。

当精神分裂次数多了,人便容易迷失自己,每当此时,我便会辞职去一趟西藏,那里,可以让我寻回最本真的自己。

这世道或许充满艰险,而我可以选择善良。

文章来源:骑行西藏微信公众号
文章作者:taoluo

分享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