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4年,与死神赛跑的爱情(下)

原创  2019-09-11 17:21

  每一年,站在时间尽头,我们都难免不安。

  有一天,站在生命尽头,又将会如何惶恐?还有多少未能实现的爱与梦想?

  一个爱笑女孩,罹患不治之症,几乎走不动路。一个酷酷男孩,背起她,说走就走,一辆单车,一架轮椅,从2015年元旦起,在中国大地上走出一个“心”形。这段与死神赛跑的旅程,曾感动无数向往爱情的人。

  只是,多少感情,初时美好,最终黯然。走过千山万水,他们还像最初那么好吗?在路上的人生,究竟什么模样?什么才是爱的真相?

  出走4周年之际,不太相信爱情的我,重访了这对最走心的情侣,试图寻找更真实的答案。看到病魔残酷,野草般顽强,更看到的是两个人的相互守护。用一样平凡的生命,摇摇晃晃着,如何成全了爱的不凡……

美丽新世界

  对远方一无所知,两个人最初期待的,就是一起看看风景。但一路温暖的遇见,让他们发觉,比风景更美的是人心。

  川流不息209国道上,遇见这样一对拉着轮椅的情侣,许多车为他们而停,或鼓励加油,或一路跟着,一个劲询问有什么需要帮忙……

  盘缠不够了,他们就支起小摊,一舟干回剪发老本行。标价10元,却有人硬塞了800元。“就当是我这辈子剪过最贵的头发吧,你们路上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就像去西天取经。”对方说。

  西天取经,怎可能不充满艰难?才出发,轮椅就不停在罢工。每次抛锚,一舟就得拖着200多斤的人、行李和轮椅,纤夫般拉着绳子往前走。走了4天,走到一瘸一拐,这两人还没走出柳州地界。

  如果不是一个北京厂家迅速捐出一辆电动三轮车。如果不是热心驴友送来装备,帮忙改装车辆……拖着轮椅上路的两人,越来越难的西行路,简直无法想象怎么去闯?

  好不容易走出广西,在赖敏心里,云南白水台才是他们的心理起点。

  在那个陌生的纳西族村庄,当他们的故事一传十、十传百,村民竟放下农活,全民出动,换上民族盛装,专门为他们组织了一场节庆才有的歌舞。

  当大东巴一脸慈悲为他们祈福着:“不管走到哪里,神都会保佑你们……”自认泪点很高的丁一舟,忍不住哭了。都说社会冷漠,其实良善之情,一直在人心底。如果不是勇敢走出来,困守疾病的他们,也许永远不会遇见。

  赖敏也忘不了那一晚篝火,纳西族人载歌载舞的笑脸。出发时,她只是个想走出困局的病人,能走到哪算哪。现在,她却真正想做个旅人,想一直在路上,才能遇见这么多美好的人。

 

疾病与心病

  对于一路西行的他们,西藏无疑是最向往的地方。“一直听说西藏很美,就想能亲自去看看它到底有多美。”一路遇见的许多人,却强烈不看好这两人进藏。一位专业救援队大哥,直接泼冷水:“一上高原,你们的电动车电机随时可能烧毁。并且西藏马上雨季,到处落石塌方。”

  “别人徒步都能进藏,我就是背,也能把小敏背到拉萨。”越是反对,丁一舟越是犟。他不怕路上困难,只怕赖敏的病。医生诊断说,她的颈椎也开始萎缩并压迫血管,整个病情还在恶化……

  “我不怕死,我只是怕陪他走不完整个旅行。”每次一舟想带赖敏去哪,她都好想最热烈回应,却连说话都开始上气不接下气……

  只能努力微笑,默默安慰自己:“别想了,赖敏,能陪他多走一程,多看一程,就都是我们赚到了。”但最让赖敏欣慰的是,进藏之前,终于赢来一舟妈妈的和解。这是她的又一心病。“你找谁不好?怎么会找一个有病的女人,还丢了一切?”每次一舟和妈妈在电话里争吵,她在一旁忍不住哭,怕他们真断绝母子关系,怕自己会不会真害了一舟……

  “你究竟爱我儿子哪一点?”母亲节那天,特地来丽江探望的一舟妈妈,终于和赖敏第一次见面。“喜欢他的善良。”听到这个答案,独自养大一舟的妈妈直接哭了,走时附上一句:“走不动了,你们就一起回家吧。”

布达拉宫见证爱情

  “你看,我们就要到西藏了。”气喘吁吁背着赖敏,冲上川藏线道第一道海拔5000米垭口东达山,丁一舟忍不住兴奋呐喊。紧接着,眼前一黑,瘫坐在地,才意识到高反。空气稀薄,还要背一个人走,他累得也像只“企鹅”,走路摇摇晃晃。

  虽众人劝阻,2015年5月,他们还是走向了西藏。高原风景,真的美如天堂。淳朴的藏族人民、一路驴友,对这一对特殊旅人无不赞叹。但赖敏的病,也在持续恶化。时不时面瘫,越来越走不动,呆在一舟背上的时间越来越长。“我其实挺喜欢被他背着,两个人的心贴着心,太温暖了。”但赖敏也怕被一舟背太久,尤其是听他拼命压抑住喘息,明明快撑不住了,还假装“老子有的是力气”……

  后背上的她,笑得像个疯婆子,没有拆穿,却真怕自己会越来越成为一个负担。

  “嫁给我吧。这个钻,虽然要拿放大镜才看得见。但以后有钱了,我会给你换个鸽子蛋。”早在出发时,几乎身无分文的一舟,就曾特地借了1680元,给她买了枚小戒指。

  “我不能嫁你啊,会拖累你的。”赖敏含着泪摇头,天知道,她有多想成为他的伴侣,哪怕只有一天。

  “半年了,我们走到这里太不容易。嫁给我,虽然给不了你荣华富贵,但我会让你幸福和快乐的……”2015年7月晚,布达拉宫广场,当风尘仆仆的丁一舟,换上朋友借的旧西装,单膝跪地,再一次求婚。轮椅上的赖敏,早已泣不成声。一边流着泪,一边摇着头,一声轻轻的“我愿意”,终于还是把手指伸给了他。

        穿过180多天跋涉,原本在家等死的两个人,终于抵达拉萨。路的尽头,夜色中的布达拉宫,成了他们爱情的最好见证。 


▌信息:《西藏旅游》杂志(作者:湘君)
▌配图:丁一舟 赖敏

分享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