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一起分享西藏边城的那些梦。

原创  2019-09-09 17:10

边城这些梦


主题策划

文/李娟 图/ 姜曦 编辑/李娟


在中国广袤无垠的疆土上,总有一些小城,深藏在祖国的边陲,能让你不用走出国门就能领略异域风情。我们总是迷恋西藏的美景,却忘了西藏也是最靠近中国西边至西南边境的自治区。西藏北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北连接青海省,东连四川省,东南与云南省相连;南边和西部与缅甸、印度、不丹、锡金和克什米尔等国家和地区接壤。边境上的小城吸收着邻国不同色彩的情调,总是带着些闲适、清新、慵懒,总是能安抚你略显躁动的内心。从极寒之地到植被丰富的地区再到地形险峻之处,这些散落在西藏偏远的小城充满了自身的魅力,静静等待游人的发现和问候。

岗巴

天边雪乡


本期策划

文/流云 图/弹弓 天书 流云 南木加 编辑/王秀悦


微醺似天边的晚霞,如此美妙。品尝过岗巴羊,欣赏过昌龙谐钦也不失为一大幸事。昌龙谐钦舞蹈率性随意,规模可大可小,人数也可多可少,不受时间场地限制,只要聚会就可以尽情而歌,奔放而跳。看似简单的圈舞,其实变化无穷。我不擅歌舞,自然陶醉于圈外欣赏的那分乐趣。洁净如洗的蓝天白云之下,那些歌舞群体一会儿形成一个圈,一会儿又分成两个队,边舞边对歌。这边歌声未落,那边歌声又起,你歌我舞循环往复,韵味荡人魂魄……

普兰

雪山之地

 

本期策划

文/乔风 图/诺谜笨小孩 编辑/王秀悦


在最后一缕阳光落山之前,我们终于远远看到了冈仁波齐的全貌,终年不化的山顶,一侧看起来有阶梯一直向上,有人将它看做天柱或者地钉,所有的赞美和想象都倾注于这座神山。奇特的山体,洁白的冰雪予人种种遐想,宗教的臆造力更是让两座山峰名扬天下,于是,来自于高原的,内地的和南亚的信徒们络绎不绝。在那透空的山坡垭口上,可见许多跪在地上仰望神山,泪流满面的人们,有信徒,有香客,还有那些心中无神又懵懂的跟风客。

樟木

边城旧梦


 本期策划

文/江凌云 图/蒋讲 南木加 白宇 编辑/王秀悦


从聂拉木县城到樟木,仅有23公里,越野车要走1个多小时,沿途经过大大小小的瀑布,有惊无险地躲过山顶落石。夏天是雨水泥泞,冬天则是冰雪路滑。因为从印度洋来的暖湿气流遇到喜马拉雅山脉,水汽凝结成雨成雪,让本来就惊险无比的路段更加惊心动魄。虽然沿途风景绝美,但绝大多数路段都不能停车供游客下车拍照,因为路太窄,且非常危险。有时对面来车,只能由两车的司机师傅商量,看谁后退到稍微宽敞点的转弯道礼让对方通过。偶尔在弯道停车时,向路边深渊俯视,车辆的残骸还依稀可见!

亚东

西藏江南


本期策划

文/落榜进士 图/胡王光 南木加 落榜进士 编辑/李娟


那天,我们刚刚翻过帕里高原,还沉浸在帕里花海的喜悦里,没过一会儿,就从海拨4000多米的帕里高原,下到海拨2000多米的亚东。汽车沿着盘山的公路蜿蜒直下,山道边溪水潺潺,山间雾气蔼蔼。随着海拔的不断下降,河谷两侧的植被越发茂密,由高山灌木、河谷乔木向原始森林过渡,空气也湿润得让人心旷神怡。看到“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和“东边日出西边雨”的景象。

察隅

传奇之路

 

本期策划

文/邰明姝 图/邰明姝 格桑次仁 编辑/谭其露


察隅四季温和,降水充沛,日照充足,无霜期长,造就了察隅“一山有四季,四季不同天”的神奇自然景观。察隅全县少数民族众多,还有一个未识别民族—僜人,民族风情淳朴、人文景观丰富。察隅位处喜玛拉雅山和横断山脉交界之地,南面与缅甸和印度接壤,地势北高南低,河流密布,雨量充沛,所以察隅又被称为“水乡”。

5月的察隅,山巅上还覆盖着皑皑白雪,山脚下已是春意盎然。淅沥沥的小雨时断时续,小镇周边的山坡上,西南高原特有的野生黄牡丹正在雨中悄悄绽放。独特的二回三出羽状复叶铺展出一片青翠,枝桠间,明黄色薄绢般的花瓣层层交叠,于微风中暗送芬芳。

洛扎

山地秘境

 

本期策划

文/驻藏芽儿 图/格桑加措 阿拖施晓君 赵利山 编辑/谭其露


第三天,路上朋友说洛扎境内河流众多,却鲜有鱼类存生,他猜测是海拔高低悬殊太大,河流过于湍急,不适鱼类生存。等汽车行驶到一处河流交汇处,顺着朋友的指向,我竟然发现两条河流颜色分明,叫熊曲的河水如同渗进牛奶而泛白,而交汇的吉隆藏布河水似乎深山里的九层公子塔被倾倒了墨汁,两条河水揉在一起,像极了太极图案,流淌到远处却又变得清澈透亮起来,让人看不出端倪。之后的公路大部分都嵌入崖壁,我们在山间穿行,沿着奔流不息的熊曲河一路而下,两侧悬崖绝壁,风景别具一格。

时空之旅

阿里大环线

 

特别策划

文/柴柴 图/姜曦 危危 编辑/谭其露


从狮泉河出发后天空越来越蓝,公路两旁不时有湿地,绿草出现在视野里。夏天的阿里,色彩很是丰富,蓝天、白云,褐色、灰色、黄色的山丘,荒原的绿意点缀其间,不时还有高原野生精灵闯入我们的视野。车行于漫漫荒野之中,眼前只有公路的路轨向天尽头无限延伸……

我们一路上可谓是移步换景,进入革吉县的羌塘草原后就时常可以看见成群的野驴、藏黄羊,还有藏羚羊,不知是不是人烟稀少的缘故,在大北线见到藏羚羊已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目前大北线各路段都修得较好,没有颠簸之苦,但也少了些许茫茫荒野中任你驰骋,快意大漠之感。

古象雄都城遗址之争 


藏地掌故

文/白发布衣 图/胡王光 编辑/王秀悦


而距卡尔东城堡遗址10公里远的曲龙遗址,虽建筑规模远小于卡尔东遗址,但周边的地形地貌特点更为接近苯教经卷中的描写。

曲龙遗址的地形背山面河,整个山形就像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鹏鸟傲然拔起,高出河谷足有三四百米,地形地势十分险峻。崖壁上的城堡随山形而建,大小不等的洞窟无序排列其间。沿简易小路爬上城堡顶部,眺望远处曲线优美的象泉河谷,赤红的土堡和河谷中的一抹绿色对比鲜明。

我在珠峰脚下过年


故事

文/醍醐 图/醍醐 编辑/谭其露

去年春节,我在珠峰下,迎来了新春的第一束光。当桑烟弥漫、经幡翻起,我便知道,那是我过得最难忘的一个年。大年二十九那天,我在拉萨收整一番后便开车出发。我在日喀则留宿了一晚,第二天办了边防证后就开始前往珠峰。这次出行我并没有想很多,只是想去看看上绒布寺的驻守僧人阿旺桑杰。上绒布寺是世界上最高的寺庙,就在珠峰脚下,阿旺桑杰是常年独自守护寺庙的僧人,被众人称为珠峰守护人。不知道春节他是否还是一个人守护在珠峰下。

晴雨三色湖

 

目的地

文/张朔 图/张朔 编辑/王秀悦


日暮渐渐西垂,我们驶入边坝地界。公路上,三三两两牧归的牦牛不紧不慢地踱着步,也有偶尔驻足的,车就只好跟着停。路旁山坡上一位穿藏袍的妇女带了个小姑娘,在灌木丛中采摘一种红色的浆果,“那果子想来是能吃的”。我琢磨,而更加吸引眼球的,则是女人发髻上大块珊瑚编缀的头饰。此间上些岁数的妇女似乎依然崇尚传统服饰,而年轻人则大都随了外面的潮流,也有姑娘小伙将头发染成黄色。

曲登尼玛 绝境之静

 

目的地

文/蒋讲 图/陈吉利 编辑/王秀悦


初见曲登尼玛已是我在西藏工作的第二个年头,我时常因工作之由往返奔波于西藏各地,却长时间也未能停下来邂逅那些名闻遐迩的美景。此次,我们从库拉岗日辗转至曲登尼玛,行走在人迹罕至的喜马拉雅山麓,开启冰川之旅的第六天,一行人裹着厚厚的保暖衣物在盛夏的阳光里也被冻得瑟瑟发抖。也时常被友人调侃:一群大老爷们偏要学着小年轻去那冰冷之地,一个个被冻得鼻青脸肿。一句玩笑,却道出一群中年之人的不老之心。

4年

与死神赛跑的爱情(下)

 

行者

文/湘君 图/丁一舟 赖敏 编辑/李娟


“他们有普通情侣的一面,也确实有极不普通的一面。”一路同行3个月,从川藏线到新藏线,每一天从起床、穿衣、洗漱、去厕所、上下车到看风景,眼看丁一舟事无巨细,包揽着另一个人的吃喝拉撒……

尤其在古格遗址,他们轮流背赖敏,爬升在高原古堡,汗如雨下之际,老菜设身处地感受着背上重量,不能不折服:这样的不离不弃,真不是“演”得出来的。

 

带着儿子逛拉萨

 

在路上

文/刘媛莉 图/刘媛莉 编辑/王秀悦


查古村是拉萨的一个小村庄,在查古村,我们遇见了一位正在给牛圈砌墙的老爷爷,豆豆好奇地朝老爷爷走去。正在忙碌的老爷爷抬头看见了我们,笑着对我们打招呼,刚开始还有些害羞的豆豆也对着爷爷挥手。爷爷开心地说:“扎西德勒!” 豆豆也调皮地学着说了一句:“扎西德勒!”告别老爷爷继续往前走,几头卧地休息的牦牛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见到有人来,牦牛鼻子呼了呼气,眼睛慢悠悠地看向四周的绿草和蓝天,并不为人的到来所动。我们也放心大胆地从牛群中走过,回头看,牦牛们依然在欣赏着周围景色,无比悠闲。

高原海子

 

在路上

文/流云 图/流云 编辑/王秀悦


西藏,湖泊被称之为“措”,也被叫做高原海子。幼时学地理,只知青藏高原多湖泊。当时琢磨,水聚低处是自然规律,海拔那么高的西藏怎会多湖呢?书本对此并未详述。来到西藏才明白,这个高海拔的地方虽然空气稀薄极度缺氧,唯独不缺阳光和水。

当我披上阳光镀上的金衣,来到雪山脚下,走到草原底部,回眸瞭望,便可见到几乎四处都是和缓而连绵起伏的低山丘陵,把草原分割成一个个、一排排的湖盆。湖盆中央,便是一串串晶莹的湖泊。

订阅小tips:

1.本杂志可跨年订阅,即,除2019年全年期刊可订阅外,2019年之前其余年份的期刊也可订阅。

2.本杂志数量有限,以订阅顺序发货,可能会存在售空的情况。

3.本次订阅享9折优惠,原价330元/年,现价300/年(包含邮费)。

4.订阅后,我们将在杂志出刊后配送(具体以实际出刊时间为准)。

 

 

 

▌文字:9月刊

▌图片:栏目中各作者
分享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