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神山”冈仁波齐有多神?

中国国家地理  2019-08-09 17:41

本文为微信公众号“中国国家地理BOOK”授权转载。中国国家地理BOOK是《中国国家地理》旗下出版公司的原创内容公众号。

▲ 冈仁波齐。图/孙岩《发现西藏》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冈仁波齐

 

在西藏,许多人的一生夙愿,就是到冈仁波齐朝圣。西藏不缺神山,藏传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四大教派,却都把冈仁波齐视为神山之首,世界的中心。

为什么是冈仁波齐?

01

屋脊上的屋脊

世界的屋脊在西藏,西藏的屋脊在阿里。

西藏阿里地区,雄踞在中国西南边陲,平均海拔4500米。地壳隆起、河湖沉积、流水切割、风化侵蚀,自然用粗简有力的工法,在这里造就了高山、土林、冰碛、火山、草原等雄浑瑰丽又截然不同的风貌。

▲ 高山草甸。 图/沈晶

▲ 玛旁雍措湖边湿地。图/黄宇  

▲ 土林,这是阿里地区最奇特的地貌之一。 图/视觉中国

阿里的南部有一条小山脉,冈底斯山脉,主峰是海拔只有6714米的冈仁波齐(冈底斯山脉最高峰其实是7095米的冷布冈日)。冈底斯山脉的南部就是赫赫有名的世界海拔最高山脉——喜马拉雅,光是8000米以上的山峰就有10座。

▲ 冈仁波齐。图/王源宗 《发现西藏》

在巍峨的喜马拉雅面前,冈仁波齐确实不算高耸。

▲ 冈仁波齐高山湖泊。图/沈晶  

但冈仁波齐的雪山融水,孕育了四条大河——马泉河、狮泉河、象泉河、孔雀河。它们朝着四个方向开始了史诗般的奔流,孕育着沿岸灿烂的人类文明。神奇的是,在流向不同方向和地域后,最终却又都注入了印度洋。

▲ 冈仁波齐河谷。图/视觉中国

北坡的狮泉河(森格藏布)是印度河的正源;南坡流出的象泉河(朗钦藏布)也是印度河河源;东坡流出的马泉河(达却藏布)是雅鲁藏布江的源头;南坡流出的孔雀河(马甲藏布)则是恒河支流哥格拉河的上游。河流在两岸孕育出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古象雄文明、藏族文明、古印度河文明、恒河文明……

▲ 冈仁波齐山脚下的河流。图/熊伟

近百万年前,亚欧板块与印度洋板块挤压形成了冈底斯山脉。自此,冈仁波齐就矗立在这片高原上,见证着日后人类文明的峥嵘更迭。

02

万物有灵

阿里是美丽的,雪山连绵、江河纵横、草原广袤,但实在算不上适宜生存。

南面喜马拉雅山脉的巨大山体,阻挡了来自印度洋的暖湿气流;昆仑山脉则阻挡了北边西风环流的气流。平均4500米的海拔,氧气稀薄,冰雪风雹肆虐,雪和冰川的反射更是加剧了寒冷。

▲ 近万年前就有原始先民在阿里地区居住,由于缺乏文字记载和考古证据,西藏早期的历史往往只能通过后世的传说来推测。图/视觉中国   高海拔让农作物难以生长,先民只能通过游牧来生存。这种生活方式非常依赖环境,在成千上万年前,先民难以解释雪域高原上奇异诡谲的自然现象,便朦胧觉得有一种超自然的力量,驾驭和主宰着大自然。

▲ 藏羚羊。图/沈晶   

经过原始先民漫长而又复杂的造神运动,大约在3500年前,原始苯教诞生了。原始苯教认为“万物有灵”,奉周遭的高山、湖、水、风、雪、冰雹和动物等为神灵。

在西藏角落里诞生的苯教,却是世界上历史最古老的宗教之一。当时除婆罗门教和琐罗亚斯德教(拜火教)外,其余大都只有泛神崇拜和简单的祭祀,并未初具文化形态。

▲ 冈仁波齐山下的羊群。 图/沈晶

大约在公元6世纪时,辛饶米沃统一西藏,在离冈仁波齐不远的象雄地区建立了象雄王朝,并革新原始苯教为雍仲苯教。象雄时代,部落酋长、王公贵族和臣民们都匍匐于冈仁波齐脚下,祈求它的护佑。

数千年来,世界各地的先民都将巨大的岩石和冰川视为通往天国的阶梯。古希腊人相信,他们的神灵居住在俯瞰着爱琴海的奥林匹斯山顶。 

藏族先民也认为,每座山、每个湖泊都可能是某个神祗的魂魄所居之处,便认定外表奇特的山峰湖泊为“神山圣湖”。当时的人们并没有现代地理学和海拔测量的概念,只能通过肉眼来判断高低。冈仁波齐虽然绝对海拔不高,但远远看去非常显眼。

▲ 冈仁波齐的向阳面冰雪较多,背阴处反而积雪较少,颇为奇特。 图/视觉中国

极高的雪峰是冰川塑造出来的,往往山形尖锐而线条硬朗;冈仁波齐峰顶却比较“圆润”,群山之中显得雄浑刚毅,气势恢宏。冈仁波齐峰顶向阳面,终年积雪不化,白雪皑皑,阳光之下更加耀眼。

冈仁波齐峰由岩性软硬相间的砂砾岩层组成,山体形成时,不同岩性的地层平铺叠聚,形成了近乎平行的水平纹理。

▲ 冈仁波齐峰顶时常有飘散不去的云朵,更显神秘。 图/沈晶

数百年后象雄王朝覆灭,但苯教对自然的敬畏与爱护、对神山(包括冈仁波齐)的崇拜,在往后的数千年里,却在藏族地区延续了下来,直到如今。 

03

一座神山,不同信仰

唐朝时期,松赞干布吞并象雄王朝、统一西藏,建立了吐蕃王朝。也是这时,佛教由印度传入西藏。

图/卡布 《发现西藏》

公元10世纪时,传说佛教大师米拉日巴和苯教大法师那如本穷都要在冈仁波齐修行,他们决定进行比赛,胜利者可占有神山。第一局比谁能在日出之时登上峰顶,两人打成平手。第二局时米拉日巴说:这一次如果再打个平手怎么办?那如本穷心急,说:再打个平手就算我输。结果两人又是平手,那如本穷心甘情愿地认输。

米拉日巴说:比武斗法不见输赢,你提出的条件对我有利,可见你宽厚仁义。只因我舍不得此山,只好如此无礼了。附近有一座小山气势非凡,作为你的修行之所,不知意下如何? 那如本穷说:大师说的正合我意。冈仁波齐旁边有一座黑色的小山,传说那就是米拉日巴移来给那如本穷修行的地方。

▲ 图/熊伟

公元10世纪时,曾强盛一时的吐蕃王朝分崩离析,有一支王族后裔从拉萨逃往阿里札达地区,而这正是象雄王朝和苯教发源兴盛之地。

 

▲ 札达土林。 图/视觉中国

大自然似乎早就划定了边界和可能性,文明的波动不会离这里太远。百万年前,札达曾是片约500多平方千米的古大湖,青藏高原抬升、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得湖盆升高,水位骤降。随着湖水被疏干,那些被湖水冲刷过的沉积物便显露出来,再次经受季节性水流的冲刷,便形成了如今千姿百态的形状。由于钙质胶结,这些土做的“树木”直立不倒,干旱寒冷的气候使植被渐渐消失,最终形成了如今的壮阔独特的地貌景观——札达土林。

▲ 古格王朝遗址。 图/视觉中国

札达土林的砂岩具有和黄土高原上黄土相同的性质,可以很方便地在上面打洞、但又不会倒塌。这样的地势易守难攻,逃亡的吐蕃王族后裔在其上打造了庞大复杂的洞穴群。

借助地势将王国建成一座座堡垒,而王宫就在峭壁的最高点,所有方位一览无余。古格王朝就此建立,“古格”也就是洞穴的意思。

▲ 托林寺,古格王朝建造的第一座佛寺。阿底峡大师就是在这里讲经授法,现在藏传佛教所使用的佛经,大都是从这时翻译而来的。 图/姜曦 《发现西藏》

古格王朝尊崇佛教,又从印度请来高僧弘法,僧人逐渐进入统治阶层。11世纪后,佛教基本将苯教逐出了阿里地区,这正是传说中佛教和苯教斗法的时期。

争斗平息之后,苯教教众依然把遥远的冈仁波齐当作“众神的居所”“宇宙中心”;佛教其实也吸收了大量苯教内容,变成了一支独特的“藏传佛教”,把冈仁波齐认定为是传说中的须弥山。

▲ 曲龙遗址。图/卡布 《发现西藏》

这里出土了大量葡萄、杏肉、丝绸等非本地物产。宫殿还运用了大量的木材修建,但附近的高原上并无树木生长。壁画记载,人和牲畜搭载着木材,翻越了海拔近5000米高的喜马拉雅山脉而来。

札达在西藏虽然地处偏僻,但贸易兴旺,并不闭塞。直到现在,这里还有从印度和尼泊尔而来的贸易商人,用牦牛和马驮装着蔬菜水果,翻越喜马拉雅山脉;用最古老的“以物易物”方式,和阿里人民交换着盐巴、牦牛肉、羊毛等物品。

▲ 茶马古道东段。事实上,茶马古道到拉萨并未结束,而是一直西行,穿越喜马拉雅山脉,绵延至印度和尼泊尔。直到今天,印度还在饮用四川雅安出产的茶叶制作的酥油茶。制图/Paprika

千百年来,这个“只有老鼠和飞鸟能经过的地方”上,马匹和牦牛踏出了一条条狭窄的小道。在严酷的高原上,人们互通有无、互相帮助,才让生命延续至今。而这些小道,正组成了著名的“茶马古道”。

古格王朝遗址的壁画上,有来自阿富汗天青石制成的蓝色颜料,出现了敦煌飞天、波斯双狮等许多来自亚欧的文化元素。还有大量印度教的神像。事实上,这里正位于茶马古道的中心点,是连接中西方文明之地。

▲ 古格王朝红殿遗址 图/视觉中国

藏文化研究学者顿珠拉杰认为,古代象雄文明产生的苯教,也南传到印度产生影响;对神山圣湖的崇拜,或许正是通过茶马古道传播开来。

04

圣湖与鬼湖

冈仁波齐能成为藏传佛教、苯教、印度教、耆那教四大教派的神山,冥冥之中或许又有些必然。

▲ 玛旁雍措。图/周焰 《发现西藏》

汉朝时期,当时的人沿着黄河而上,认定现在的昆仑山脉是黄河的源头,便把她当作传说中的昆仑。故有学者认为,冈仁波齐孕育了这么多条河流,各族人民溯源而上,也就都开始了对她的朝拜。

冈仁波齐脚下的湖泊,也是因此被认定为圣湖:10世纪斗法结束之后,这个湖泊被更名为“玛旁雍措”,取“不败和胜利”之意。

这是中国湖水透明度最高的淡水湖泊,湖水清澈,波光粼粼,一望无际。《大唐西域记》里称其为“西天瑶池”。冈仁波齐和玛旁雍措被合称为“冈措”,作为神山圣湖被同时朝拜。

▲ 玛旁雍措北岸,在藏语里,“玛旁”为不败、战无不胜的意思,“玛旁雍措”指“不可战胜或永恒不败的碧玉之湖”。图/黄宇

玛旁雍措是著名的“圣湖”,与她作伴的却是一个“鬼湖”——拉昂措,藏语意为“有毒的黑湖”。拉昂措是个咸水湖,湖水呈黝黑的深蓝色,周围罕见植物和野生动物,牛羊也不来饮用。

偌大的湖区空旷寂静,了无生机;高原风大,在拉昂措的湖面掀起巨大的波纹,更显这里波诡云谲。

▲ 拉昂措。图/卡布 《发现西藏》

在西藏众多的神山圣湖之中,“鬼湖”的存在显得有些诡异。更奇特的是,这些“鬼湖”大都坐落在圣湖之侧,比如“天湖”纳木措旁也有个“鬼湖”色林措;似乎就像光明的背后,黑暗总是如影随形。

不管“圣湖”还是“鬼湖”,在藏族地区其实都是被敬畏的,藏族人民不在湖水里洗衣沐浴和倾倒垃圾,也不捕食野生动物,故藏族地区的湖泊总是格外地干净清澈,也是野生动物的乐园。

 

▲ 玛旁雍措湖畔的黑颈鹤。图/蒲新志 《发现西藏》

藏族人民相信,再丑恶的事物都有着被感化的可能,总有一天,圣湖与鬼湖会通过某条河道而相通,那么拉昂措的水便会同玛旁雍措一般圣洁香甜。

现在看来,这个看法其实不无道理。玛旁雍措和拉昂措曾是一个湖泊,水源来自附近的冈仁波齐峰和纳木那尼峰的融水。随着气候变化,融水的补给远不如从前,湖泊的水位便逐渐降低,河床抬升,一条小土丘隔开形成了两个湖泊。但当雨水丰美,水面上升之时,两个湖泊很有可能又继续连通。

▲ 远方的冈仁波齐。图/熊伟

土丘现在是进出普兰县的交通要道,行驶在这条路上时,一旁湖水清澈干净,白云压得很低,似乎触手可及;而远方就是白雪覆盖的冈仁波齐。抛开神山圣湖的传说看,这也还是一种单纯而极致的美。

▲ 冈仁波齐峰:2018年7月倔强的第二次上到海拔5800左右拍摄。图/李智军

站在冈仁波齐脚下,仰望着她那巨大的山体,许多人陡然间会生出一种敬畏之情;这种情感无关信仰,是一种趋于人类本能的体现。

 

特别支持:方形猫火,筑波大学世界遗产硕士在读,佛教美术史方向

参考资料

[1]《发现西藏》李栓科主编,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多彩中国:中国自然百科》郑度主编,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3]《美丽的地球:高山》斯特凡诺·阿尔迪托著,中信出版社

[4]《入藏八线》才华烨主编,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5]《西藏本教简史》顿珠拉杰著,西藏人民出版社

[6]冈底斯神山崇拜及其周边的古代文化[J].中国藏学,1996(1)

[7]陈国典.试析藏传佛教朝圣者的圣地情结[J].宗教学研究,2006(1)

[8]尕藏加.民间信仰与村落文明——以藏区神山崇拜为例[J].中国藏学,2011(4)

[9]丹真多杰·旦正加.浅谈藏族神山崇拜与生态保护[J].甘肃民族研究,2010,(1)

[10]陈国典.藏传佛教朝圣功能之我见[J].史学月刊,2006(7)

[11]冯学红,东·华尔丹.藏族苯教文化中的冈底斯神山解读[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8(12)

[12]刘伟.简论西藏泛神的信仰[J].中国藏学,2008(04)

[13]《西藏的文明》石泰安著,西藏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14]《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民族出版社

[15]《藏族文化发展史》丹珠昂奔著,甘肃教育出版社



 

▌文字:作者丨苏小七

▌图片:封图摄影|沈晶
分享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