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西藏拉萨】伽蓝圣地楚布寺,楚布寺,西藏,拉萨,圣地,伽蓝

  2014-11-11 10:56
                                                                         文/顾倾城    图/卡布
未曾离去,他们
站在风马旗的背后,张望
向着过去凝神,叩首
他们,爱着世界,活在众生

可銮殿之上的,并不是他人
掌心向外的时候,
是不是可以亲近,佛陀
可是,那并不是我

也许,万物皆是爱莲
只是,释迦牟尼坐在了上面
而我,此刻只能泅渡
因缘殊胜之时,再见
时隔近一年,再次踏上去往楚布寺的路途。从宁静安详的拉萨城,走向楚布寺这片精神高地,天地万物静谧而欢喜。

1、清晨五点,静谧中踏上朝圣路
清晨五点的拉萨,正是大地酣睡、万籁俱寂之时。为赶上清晨六点钟停靠在宇拓路上到楚布寺的班车,自己便早早地起床梳洗然后出门。
对于楚布寺,并不陌生,也并非头一次前往。去年冬天的朝佛和参观法会,是自己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入寺庙,与之结下了不解之缘。我想,我能够从身体到灵魂由衷地亲近和走向这里,便是足下的这片土地对自身的莫大恩泽与欢宠。
等待去往楚布寺的人们面容安详。他们等待的,不仅仅是日月旋转的几个时辰,或者一辆再也普通不过的班车,更多的,是一次觐见佛陀、加持修身的殊途之旅。
我们,都在身体力行着各自的朝圣路。
六点过几分,车在一片昏黄的灯光照耀之中缓缓而来。不一会儿车子便满员了,于是,在夜色中,我们的身体真正开始了一路向西的朝佛。
命途多舛而又极尽尊荣的楚布寺是藏传佛教噶玛噶举派在西藏的主寺,坐落于拉萨城西60公里之外的堆龙德庆县内,这座诞生于楚布河谷的寺庙已有800多年的悠久历史,由一世法王杜松虔巴修建,如今的楚布寺是重新修建的。
每年楚布寺的各种法会和法事活动,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信众前来一睹风采。人们敬仰的,或许不单单是至尊者,也许他们更多的是信仰着这种生命里与生俱来的使命感和归属感。在这里,他们不断地被加持和赐福,也在不断地通往精神世界的极乐之地。
此刻,我们也在各自通往心灵深处的极乐胜地。
拉萨往楚布寺的道路并不十分平坦,大巴车在蜿蜒绵亘的群山怀抱之中一路而上。此刻,周围的乘客皆各自昏睡着。虽然自己三更睡、五更起,却怎么也难以安睡,望着窗外逐渐亮起,内心也明亮如镜、温暖如春。
在西藏,越是风景极致的地方,越是难行。高山河谷和丛林草地,安静地环卧在楚布寺的周围,在楚布河奔腾不息的流水之畔,这座八百年古寺的悠久历史和沧桑往事,一一浮现在我的脑海,让我倍感时空变幻之莫测和天地万物变幻之无常。

2、楚布殊利寺,酥油飘香
到达楚布寺已经是早晨八点钟了。下车之后便迫不及待地前往楚布寺大殿旁边的殊利寺,殊利寺也叫楚布殊利寺,是历代殊利仁波切的道场和主寺,第一世殊利仁波切是第十世大宝法王的弟子。由于自己和这里的僧人比较熟悉,所以,来楚布寺必先来这里。
到达殊利寺之后,殊利寺的小管家为我们倒上热腾腾的酥油茶。在海拔4000多米的山路几经颠簸之后,同行三人早已疲惫不堪,饥肠辘辘。喝上几碗酥油茶,配上一些寺庙里的藏族传统食物,倒也勉强填饱了肚子。酥油茶很香,散发着氤氲的热气,驱走了清晨的疲惫和寒冷。
期间,一位年轻僧人来到我们中间,用流利的汉语与我们聊起来。他是那曲尼玛县人,今年15岁,有一个姐姐两个弟弟,今年初三毕业,这个月才来楚布寺剃度出家。按照藏族人家的传统,如果家中子女多,必定会挑一位年长的或聪明伶俐有慧根的孩子,送去寺庙出家。在藏族人家眼里,家中有僧人是一件极为荣耀的事情。很多寺庙有自己的学校、医院、手工作坊等,一旦进入寺庙,就必须要研习各类佛学典藏和学习各类手工艺术。往往天资聪明、慧根深厚的僧人喇嘛,通过不断的学习和顿悟,可以成为大修行者和受世人敬仰的上师尊者。
当问到他为什么会选择出家的时候,这位年轻的小僧人微笑着一时语塞,然后摇摇头说不知道。从这位年轻修行者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万物众生的影子。天地万物皆有自然法则,存在即合理。世界的道理分为世间法和出世间法,我们常人的世间法以名利为极致,修行者的出世间法以成就无上智慧和彻底解脱宇宙一切迷惑为至高。这是上天诸神恩赐于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最高贵非凡的殊荣和最庄严神圣的使命。

3、大宝法王起居之所
在殊利寺稍作片刻,便迫不及待前往楚布寺大殿。
楚布寺大殿作为整座寺庙的核心,一直是各类法会和重要法事的活动场地。在大殿外的正前方,竖立着一座石碑,这是江浦寺建寺碑。楚布寺便是9世纪时在江浦神殿废墟上建立起来的。作为楚布寺稀世文物之一,该碑刻上有古藏文,是吐蕃时期政治、经济、以及宗教文化的一面镜子,具有极高的史学价值。

在石碑的广场左侧,经幡旗杆高高地矗立在广场之上,据说,这是由历代噶玛巴用力量和咒语加持之后自动矗立起来的。石碑的正前方,便是大殿,法王的法座位于大殿之内的正前方,高高在上的法座向来往四方的人们展现着法王的无上威严和尊贵。如今,这里虽空空如也,但是信众依旧络绎不绝。
沿着大殿外侧的铁木楼梯拾级而上,直到三楼,是第十七世大宝法王曾经生活起居和学习阅读之所,他曾在这儿度过8年的童年时光。房间里的一切似乎还保持着原样,法王用过的法器和生活器具,儿时阅读过的中外书籍都还在此静静安放,法王曾就在这里研习功课,接受过不同老师的教诲吧。据说法王儿时非常喜欢拍照,在他睡过的床上还放着他14岁时的照片,听负责打扫寝宫的僧人介绍,这张照片是法王临走之时自己亲自放上去的。寝宫的法座上,还有法王离开时换下的法衣,旁边的书架上,还摆放着他阅读过的书籍,这熟悉的生活气息,让人觉得法王从来不曾走远一样。

在我们踏进这间面积不算很大的寝宫之时,排队的信众和游客从寝宫里一直绵延至外面楼梯和空地上,人们用最虔诚和最高礼节来表达对法王的尊敬和敬仰之情。站在这一方空间之内,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可以想象,法王在寺时楚布寺的喧嚣与热闹,教徒成群结队络绎来此,求活佛用手在头顶轻轻抚摸,获得领悟和幸福。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遵循着他们心中对尊者的至高礼节和仰怀之情,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前来朝佛和供养这里的一切。
在他们心中,住着一尊佛。

4、楚布甘泉,打壶圣水祈福
     楚布寺另一重要宝物是镇寺之宝——空住佛圣像,圣像是第八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米确多接为了感念上师——大修行者桑杰年巴仁波切的教诲,而亲手塑造的上师桑杰年巴仁波切银像。据说,塑成之后,银像竟然自动悬浮于空中达七天七夜之久,故有“空住佛”之说,从此“空住佛”被历代僧人喇嘛和信众视为楚布寺灵魂之所在,受到千百年来人们高度的敬仰和尊奉。十七世大宝法王也曾在圣像背面亲自按下手印,加持赐赠于楚布寺中。这里也成为每一位信众和游客祈祷赐福和顶礼的必到之处。  


也许在常人眼中,空住佛的传说仅仅只是僧人喇嘛和信众们对于尊者和上师的一种无限敬仰之情。现实之中,可能并不存在这样的殊胜场景。但是,传说的真假并不重要,朝圣和修行的路上,内心的修为和坚韧才是获取福慧、通达万物根本的不二法门。

除此之外,楚布寺内的十四世大宝法王德丘多杰的脚印、十七世大宝法王亲绘唐卡、十七世法王小时候留在大殿砖头上的手印、著名的“楚布拉千”等一系列尊贵的法宝使这里成为信徒和游客们的心灵归属和精神寄托之地。
楚布寺附近还有一处泉眼,水清甘冽,相传为噶玛巴施神通力用拐杖往地一戳而成。信众们离开时都不忘拿着水壶和瓶子,打上一壶圣水,或蘸上一捧圣水祈福。我也跟着行人的步伐,享受了一番至尊法王的万世恩泽。
下午,我和朝圣的人们一起手捻佛珠,轻轻诵念,众人的诵经声同楚布河沿岸的经幡哈达一起,飘扬在楚布寺的上空,飘向西藏的远方,飘落在更高更远处的未知地。
那里,是楚布寺僧侣和四方信众的精神家园,亦是自己探寻楚布寺、朝佛向西的伽蓝圣地!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