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见反馈

【西藏拉萨】拉萨,那一刻的迷失,拉萨

  2014-11-17 14:02
点燃一盏酥油灯,请慢慢听我讲这一段旅途中的故事.那不是你的,也不是我的,是天外那颗最亮的星星,轻轻地细语
行程:拉萨-羊湖-江孜-日喀则-拉孜-珠峰-萨嘎-老仲巴-圣湖玛旁雍措、神山冈仁波齐鬼湖-帕羊-普兰-扎达土林古格王朝-狮泉河-日土-班公措-革吉-改则、洞措-措勤、扎日南木措-文布南、当惹雍措-尼玛-双湖、冰川-班戈-纳木措-拉萨
完美的阿里大北线,北部弧线。
如果用文字可以让我将心门关闭,只就着高原明亮的阳光悄悄落泪,或者迷离,那一刻,我愿意。

因为我是旅人,我看见了流浪的尘烟,看见了信仰的执着,看见了脚步的欣喜与疲惫,看见了烦嚣背后静静的生活,看见了花团锦簇般地来了又去。
视线所及处,是朴素沉重的布达拉宫,每天在阳光中醒来,在月光中沉寂。承载的祈福,如同转经的人们生生不息,绵延不绝。
这是我们第一天的旅程。


(一)
每一个来到西藏的人们,是不是都带有满怀的期待呢?北京东路上到了黄昏了,仍然有很多的越野车、旅游车夹杂着人力三轮穿梭其间,的士少见有空的,这样的季节,是拉萨的黄金时期。街面上的冈拉梅朵、驴窝等稍微有名一点的餐吧、酒吧都坐得满满的。街面上随时可见闲散的游人慢慢晃着。这样繁盛的拉萨总让人有种太过繁华的感觉,只是清凉、干燥的天气,远处的雪山,不时略过你身边身着藏袍的人们告诉你,这是拉萨,是一段陌生旅途的起点。
餐吧里是温暖的,独具特色的白底蓝色图案门帘挡住外面的风,留住了旅人的脚步。有人三五成群在品尝酥油茶、藏香猪、藏香鸡;有人,一碟炸薯条就着一本书,长头发遮挡着外来的优雅;也有人,对着笔记本电脑,在酥油茶的热气里诉说着到达的思念或新奇。这样一个外来人群的小小世界,是寂寞也是热闹的,是拉萨收容无数漂泊的心的基本表象。实在耐不住了,每一个餐吧的墙上就是发泄的最好去处,啥样的话你都可以写,写满了盖住别人的也没人管。


拉萨,一定程度上,是热闹的外来人的世界。
头痛、胃痛,满街的小铺虚幻得如同你常有的记忆,倒下去,卸去三天火车上的疲惫,睡着,然后在上午的阳光中醒来,走进另一个拉萨。
高原的早晨,暖意总是迟缓,走进寻常小巷,人们似乎还没完全睡醒,一些转经回来的人们,手摇转经筒,嘴里念着经文,神情安静地走过身边。这些在街面后面、青白色方砖垒就的多层楼房簇拥的小巷,静静地,衔着碧蓝如洗的天空。恍惚间,仿佛可以听见时光的滴答,听得见越过时间时你踢踢踏踏的脚步。谁家窗台上密密排放的花朵,谁家门廊上飘着的藏式门搭,都一一诉说着生活的真实。阳光透过屋檐拖下长长的影子,站在影子里,凉呢,凉得让人立刻想念阳光的温暖。走过几家卖发面饼的小铺,忽然觉得肚子好饿好饿。

这样的寻常巷陌,比起大小昭寺、色拉寺等等,似乎更让我流连,一块房檐的阴影里,有母子两人正在揉羊皮,一块块羊皮随意扔在地上,他们捡起一块,放在膝头不停地揉搓;一扇门里,晃悠着就走出一个胖胖的女人,一手抱一盆花,夹在腰两边,走起路来,呼哧呼哧直喘;几个红衣的僧人,手里拿一串佛珠,瞥一眼我这外来女子,匆匆走过;有一家的院墙上,还种满了西北也有的节节高、月月红,一只花猫,悠然蹲在花团围拥的窗台上;谁家晾的衣服,红的蓝的,总在飘扬着挡我的镜头……

这样陌生的环境,这样看着,也有着几分亲切。顺着揉羊皮的小男孩的指点,我们走进一个大大的藏院,跨进院子的瞬间,便被这院子的安详包围。院子类似中国古老的四合院,四面是楼房,一色的灰青色方砖,几乎家家窗台上有花,家家窗檐下雕着蓝底的红色花朵,每一扇窗,似乎都透露着朴素的生活的味道。有个喇嘛出来在院子里的水池边洗衣服了,他也丝毫不被我们惊扰,只留院子里几丛随意迎风盛开的波斯菊和高高的直指蓝天的经幡柱和我们对话。有云走过,也在静静驻足。

那一刻,很想在这样漂亮安静的院子里拥有一片空间,能安静地享受人生的闲适与安然。

在沿途的街上买了几个苹果,随意走进一家院子去洗,谁家炖牛肉的香味扑鼻而来,正馋着,一个中年妇女端着一些粉条出来接水,看见我们悠长的目光,笑着说,进来吃饭啊。

红着脸退出去,那肉香却久久留在了鼻尖。院子外就是热闹而驰名的八角街了,虽然街面上卖的各种饰品已经大同小异,已经普遍到你几乎难以欣然选择,但它还是那样独具特色地从东南西北将你包围。厌倦了,顺便走进巷子里的八角街,卖饼、卖酥油、卖唐卡、卖藏居箱子卖衣服的,都是最普通的藏人的生活。虽然如今的拉萨,也早已经商业化,但这点滴之间,也总有我要的。

文章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匿名:
点击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