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2016-06-17 36

我问佛:如何教子?
佛曰:做好自己。
我又问佛:如何做好自己?
佛曰:你问儿子。他是你的上师。
有天,我萌发了攀登珠峰的梦想,并为此孜孜以求了5年多,终于登项成功。我永远忘不了2009年5月17日那个下午,我在下撤海拔8650米的高度时,就在我遇险了想放弃时,是儿子那张稚嫩的面孔救了我。当时我就悟出了人生的意义中还有大大的责任二个字,以此为节点,我调整了自己攀登的目标,决心在儿子还没有结束成长期间,我再不会去攀登危险的山了,并在儿子进入青春期后,制定了三年的苦行计划,骑行徒步攀登,以期提高孩子的心理韧性和综合成长力。2014年夏季对雀儿山的攀登就是在这盘棋局中的一次完美收宫。当时我想,我已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可当一年多后,当我回忆一切时,最终却意识到:他成就的,是我自己。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文、图/青衣佐刀

亲子家庭簿:
儿子:陈天成
年龄: 18岁
爸爸:青衣佐刀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行走档案:儿子毕业于马鞍山市应届二中,现已被美国加州大学录取。第一次觉得生命的明亮,是儿子陈天成的出生。从四岁起,就放手让他做自己的事,我只在旁边守候。这是生为人父的天性。2012暑假带着他22天骑行川藏线,行程2066公里;2013暑假14天重装徒步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大环线;2014暑假登顶6168米雀儿山。2016年6月21日我邀约他与我一同攀登,我十年攀登人生里的第一座雪山慕士塔格峰,片刻后,我看到儿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明亮,他答应了。生命中,那种放松透明的情绪真的让我感到无比美好。我对自己说,这是上天给我的礼物。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选择带儿子进行攀登,是基于我对中国式教育现状的无奈和不满,我也一直为此坚持在探索和寻找中突破。中国孩子的痛点在哪?我以为是缺失梦想和战胜挫折的韧性。决定孩子成功的要素不是灌输了多少知识,而是在于帮助孩子发育人格,培养性格中的系列品质:心理韧性、自我控制、好奇心、责任心、勇气以及自信心。
选择雀儿山做为天成的首攀,是我基于对这座山的了解,完全符合我带儿子攀登的心理预期。这也是我对这座山峰的第三次攀登了。我必须做到心中有数才行动,不能抱一丝一毫侥幸心理。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我以为是脚汗呢”
给儿子换鞋,竟差点成攀登的滑铁卢
2014年,那次整个真正攀登行程是七天。从317国道边的新路海的一头走到湖的另一头,就到了位于白唇自然保护区海拔4020米的大本营了。7月30日那天,虽然下着雨雪,但沿途秀美的风景还是吸引了儿子的目光,让他不断驻足拍照。叫让我欣喜的是一次他停下来,弯下腰,在草地上捡起了一个不知被谁扔下的饮料瓶,揣进背包的边袋里。
“老爸,我的登山鞋小了点,有点挤脚。”上午整理检查攀登装备时,儿子转头对我说。我抬头看了下,他的那双质量很好的42码黄色登山鞋是我找朋友借的。我对他说:“别急,我找下苏拉王平,看看能不能找他换一双穿。”我知道川藏队会有一些备用的鞋子租给队员用的。当找到苏拉王平时,他爽快地答应并很快地拿了一双鞋子递给天成。儿子试了一下,说:“谢谢叔叔,大小正好。” 但后来,我没想到的是,这次换鞋竟差点成了我们这次攀登的滑铁卢。
8月1日上午攀登队伍由大本营出发,向海拔4884米的一号营地出发过程中,分布着碎石坡、峡谷、乱石台阶等地形地貌。行进期间,在海拔4600米山腰间左右分布着二条巨大的冰舌间,发生过二次冰崩,山谷间发出一阵沉闷恐怖的回响。我始终在天成的后面跟进拍摄,我想留下更多的记录,等老的时候可以帮我回忆。天成走得很稳,节奏把握得不错,这点,对攀登者来说很重要。途中,我犯了一个错误,在上一个碎石坡后途中,我看到天成额头上有汗,没让他及时减点衣服,休息时,他的内层保暖抓绒内衣已经湿透。山上的风很大,我又没让他加件衣服。后来,我发现自己对他的体能过于自信了。原本这是一个可以避免的低级错误,我却不应该的忽视了。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到达一号营地那天下午在冰川上进行的攀登训练时,因为天气比较暖和,表面是层冰泥。训练时,我看到天成的动作基本上都能规范地完成。虽然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经过攀冰训练,只是在他8、9岁的时候,我带他过玩过几次岩降。
晚饭时,我看到天成的气色不好,精神有些萎顿,吃得也很少。我以为只是高反,开始也没在意。天黑后,我一直在营地里不断寻找位置等待银河的出现。当我终于拍摄完毕回到帐篷里时,我看到儿子的脸通红,伸手一摸,大吃一惊。儿子的额头烧得厉害。起初我还没想通为什么会这样,不至于吧?即使受了点凉他的身体也应该抗得住呀。这时我的眼光正巧转到他的登山鞋上,我拿起一只,伸手摸进去,不禁大叫了起来:“鞋子怎么会进水,这么冰凉的呢?你怎么不早说?”“下午训练时就那样了,我以为是脚汗呢?”儿子回答。我赶紧冲了一袋感冒冲剂让他喝了下去,又服了一粒感冒药。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看到儿子渐渐睡去的面孔,在头灯的照射下闪着绯红的光,我不断责怪自己的大意。我躺在他旁边的睡袋里却怎么也没有睡意,我不断伸手去摸他的额头,在不断为他祈福的念想中,终于沉沉睡去。睡着前,我已做出了决定,如果明早起来还没退烧,我就会陪他下撤。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若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日内删除。

玩转西藏 游记攻略 【西藏游记】父与子,雀儿山 儿子成就了我自己,西藏攻略,西藏百科,西藏故事,西藏美图,户外攻略 https://www.51wzxz.com/134328.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