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2018-09-05 9
新藏线,户外爱好者心驰神往的一条线,在这条海拔最高的天路之上,一个断臂骑行者的身影,格外引人瞩目。没有双手,却一脸灿烂笑容的他,背负怎样命运,走过怎样长路,又能否克服重重难关,抵达梦想的终点?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在新藏线这条海拔最高的天路之上,
一个无臂骑行者的身影,格外引人瞩目。
没有双手,却一脸灿烂笑容的他,
能否克服重重难关,抵达梦想的终点?
走近这个叫大叶的男孩世界里…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13岁那年被高压电击中的人生阵痛,
也欣慰的看到,
一个勇敢少年被推下悬崖,却生出翅膀,
再花了13年时光,飞过绝望,也飞向了远方——
那是春暖花开的南方海岸,
那是风霜雪雨的川藏天路、新藏荒原……
滚滚车轮带着他,一步步向上爬着,
这见证了一个少年的梦想与热爱,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也见证了一个男人应有的独立和顽强。一切不可能,只是因为不够坚持。

  大叶的骑迹  
叶建凡,网名“大叶”,90后福建男孩。13岁触电双前肢截肢,却克服重重障碍,坚持热爱的骑行之路。2013年毕业骑行厦门至三亚,2014年骑行川藏南线,2016年以断臂骑行穿越最具难度和强度的新藏线。

  一切没那么糟从命运谷底到飞扬青春  
新藏线上的断臂骑者
2016年8月,23点的西藏阿里,无边夜色笼罩中,一个孤单身影,一步一个轮迹,弓身骑行在海拔5200米马攸木拉山口。
寂黑荒原,没有人,没有光,天地仿佛只有他自己,只有剧烈喘息,还有偶尔的狗吠惊心。
更惊心是,这个单薄的骑者没有双手,全凭一双断臂抱紧车把,跋涉在这海拔最高的新藏线上,荒原深夜里。此时,距离他从新藏线零公里出发,已整整21天。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一个断臂男孩,一辆坏得无法变速的单车,一日日跋涉到天黑的行进,真能把他带到梦想的远方吗?
4年前,第一次坐上单车,大叶也曾这样问自己。那是在春暖花开的厦门,22岁的他骑在暮色跨海大桥上,终点是一个思念的姑娘。
只是40公里,他却骑了一整天。没有双手,难以控制车把,一路不知摔了多少次。可他鼓起勇气,试着骑行,恰是想要表达对姑娘的诚意,就仿佛真是“漂洋过海去看你”。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渴望独立
这人生,终有一天要自己一个人走。一旦脱离父母庇佑、朋友帮助,他真能一个人面对偌大世界吗?
2013年毕业临近,这焦虑开始愈发强烈。大叶想到了骑行,这一次目标是另一片海。
从厦门骑车去三亚。他还从没一个人骑过1500KM漫漫长路,但他迫切想知道一旦遇见问题,自己能否独自应对?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阻力很大,更没人愿意和他同行,渴望独立的少年还是毅然上路了。这一路他不怕摔车吃苦,却怕车坏了,他一个人要怎么修?
骑经闽北山区,自行车爆胎。对于他,拆卸轮胎已很费劲,用铁片磨内胎这样需双手配合的事,更像是不可能的任务。
困在野外,摸索了两个小时,才终于借助大腿和石头紧压内胎,双臂托着铁片,一点点完成补胎。过程很困难,心里却万分欣喜。一个人解决好在路上的一切问题,原来自己真得可以做到。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梦想川藏没有双手,也要飞  
骑行是一种病
半个月跌跌撞撞,大叶终于站在了三亚碧蓝海边。他相信,能独自骑过长路的自己,也一定能扛得起生活大旗了。心里也播下了一枚新的火种——每个年轻骑行者都梦想的川藏线。
真正站在川藏线起点成都,已是一年之后。这一年,大叶忙碌在厦门一家青旅。强大的肘关节一并,再细活儿哪怕是解绳结也难不倒他。工作渐入佳境,他却迷茫了。难道这一生就是锁在一个小格子间里,日复日枯燥重复?
这或是每一个年轻人必经的茫然。朋友劝他,残疾人能社会立足,已是不易,他怎能轻易辞职?可除了自立,他一样渴望追求热爱和自由,哪怕没有双手。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他终于义无反顾上路,出发前夜,却止不住失眠。
骑行川藏难度远超三亚,沿途十几座雪山垭口,无数弯路、陡坡,年年有人坠崖。光凭一双断臂的他,真能控制住平衡和速度,而不摔死路上?
他又想起第一次和朋友说,他要骑车去拉萨。朋友眼睛瞪得浑圆:“你开玩笑吧,怎么可能,你会死的。”他答,“我想了很久了,我不走才会死。”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无尽险路
出发充满豪情,上路才知路途艰辛。不过第一天,25人大部队就只剩不到10人。听说第二天暴雨全是烂路,大伙纷纷托运驮包,大叶倒是丝毫没有动摇。出发时他就发誓,全程不偷懒,不到拉萨不回去。
满心壮志,在川藏第一道高山垭口折多山,迎来第一次体力透支。简直是一山四季,暴晒、暴雨、冰雹、大雾轮番洗礼中,俯身用断臂抱紧车把,迎向九曲十八弯山路。
一边崩溃骂着,一边玩命踩着。好不容易挪到垭口,眼前陡然展开的高原风景,又让人万般欣慰。翻过折多山,他终于进入真正的藏区了。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相比上坡,大叶更需留心的是下坡。别人用手指刹车,他的刹车却是改装向上,全靠肘关节下压控制。面对俯冲而下的各种S弯、直角弯、回型弯,一旦失速,悬崖就在眼前。
每到下坡,他都十二万分警惕。但翻过折多山的喜悦,也让他第一次掉以轻心。痛快下坡路,沉浸在速度激情里,在离减速坎不到20米时,如果不是前方队友提醒,拼命急刹,差点就摔了出去。
更有一次,下坡弯道有沙子侧滑,无法抓住车把的他,瞬间失去平衡,连人带车摔得一路直滑到悬崖边缘,只差一米……断臂破皮,头盔裂口,他只觉得自己太幸运,却把队友吓得不轻,从此重点保护。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不认输就不会输
越往上,路越艰难。再昂扬的斗志也开始像沙袋一点点流空。骑向理塘的卡子拉山口,大叶第一次真要崩溃了。远看两座山,骑近却是六座。上上下下直骑到一整天,爬过一坡,又是一坡,没有尽头。
夕阳西下,腿都软了,还没骑到垭口。一名女队友又在这时开始干呕,几乎晕倒。说好不搭车的决心,终于动摇。在离卡子拉山口只剩4KM位置,他和队友万般无奈上了开往理塘的车……
上车那刻,大叶拼命抑制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夜宿理塘,辗转难眠。什么病什么残都是借口,他不甘心就这样被一座山打败了。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他开始每天更早出发。山势蜿蜒复蜿蜒,继续虐着他一道又一道。
每每快崩溃,会响起以前走出伤残时,每天反复对自己说的“若不坚强,懦弱给谁看?”会分裂出两个自己相互呐喊,一个咒骂自己傻X,干嘛出来受苦,一个鼓舞自己,再踏出一步,就接近拉萨一步。
偶尔有车路过,看见这样一个在路上挣扎的特殊骑者,司机放慢速度,他也会忍不住露出渴望眼神,但终究再没伸出投降的手臂。
拉萨不是终点
川藏线上,遇见这样一个断臂紧抱车把的骑者,常有司机摇下车窗竖起大拇指。住过的旅馆好心人,也常捧来好吃的,甚至哈达相送。一个拉着他嘘寒问暖的大妈,甚至在合影时自顾自得哭了。
但其实,大叶并不愿意被打上“特殊”标签。尤其一次看见一个才七八岁藏族娃儿,竟背着一捆将近2米的稻草,艰难挪着。小小身板,山一样负担,在他眼前久久晃动。
在路上不仅磨练意志,也让他看到了许多人都默默承受着各自苦难。相比之下,他没有双手,却还能在路上飞扬青春,已是由衷的幸运。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穿过一路塌方的通麦天险,大叶终于平安接近终点。望向尼洋河,美得让人落泪的日落,走过的重重山峦,一身泥泞的他,感慨万千。其实从翻越第一座折多山,他就没力气了。所有坚持,只是为了一句“我想骑车到拉萨”。
可一路狂飙,终于抵达拉萨,在第25日深夜。久久望向布达拉宫,兴奋却并未如期而至。灯灭了,人散了,他的旅行也结束了。转过身去,他依然还要面对冗长真实的生活。
一切仿佛回到出发时,但他终于明白敢于直面生活,才是真正的勇者。
  闯过新藏只要坚持,就会抵达  
死亡天路
生活才是更难攀越的高山。骑过川藏的两年里,大叶觉得自己踏实多了。再枯燥的事,坚持着一步步,总会像抵达山顶一样,遇见新的收获。
没有双手的他,甚至开始做起了一件与手相关的事。和朋友一起创业,提供优质产品众测,用户喜欢就点赞。
一个竖起大拇指的小小动作,他永远做不了,却梦想着能让更多人为美好点赞。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有关骑行的梦,也从未被生活的风吹灭。海拔最高的新藏线,始终像云端大梦隐隐召唤着他,直到2016年7月终于上路。
时隔两年再出发,最担心的依旧是安全问题。被称为“死亡天路”的新藏线,一座座5000米以上的高山,十几个冰山达坂,他还能再次坚持着抵达拉萨吗?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新藏线,国道219
世界上海拔最高,条件最苦,路段最艰险的公路。
以为万全准备,才出发,就迎来了狠狠下马威。第一天,从新疆叶城零公里直线向上的100公里,直接让骑过川藏的几个队友全部累到双腿抽筋。
更折磨人的是缺水。7月戈壁,超50度热浪,沿途没有任何补给点。骑到一半,他们的水就没了。头顶烈日,渴得头晕目眩,目的地还万分遥远。路过好心司机施舍的两瓶水,简直让大叶要幸福得哭了。
那一天,几乎是咬牙忍着抽筋的痛,直踩到深夜11点,借着月光,才抵达可落脚的矿山。而2713KM的新藏线,这才刚刚起头。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天上的骑行
世界海拔最高的新藏线,才是真得难于上青天。仅仅前5天,就要从戈壁直上到海拔5000米高原。
每一天都是无尽向上的盘山路,迅速上升海拔,让大叶高反得头都要裂了,缺氧得完全睡不着。白日却依旧要绷紧神经,控制住对于他更易失衡的车把,应对各种陡峭地形。
从戈壁到黄土到雪域,四季也跟着迅速轮换。烈日、狂风、暴雨、冰雹、大雪……温度猛就从50度直降到零度,上午还挥汗如雨,下午却要躲进路边排水渠里避雪取暖。春夏秋冬,一天就体验个遍。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面对这更艰苦环境,大叶却更沉稳了。在路上,他什么都不怕。唯一就怕车坏,不能前行。然而最怕发生的事,真发生了。才出发第3天,他的宝贝单车居然就坏了——后拔卡进辐条里,直接卡变形。
没有后拨,单车就无法变速。这意味着前行将更加吃力。碰到陡坡土路,简直会是车骑人的负累。正高反头痛的脑袋,这回真要炸了。本就万难的新藏线,还有90%的路,难道就这么放弃?
整整一夜无眠,倔强的大叶还是决定继续前行。既然出发了,打死都不能回头。就算再难,他推也要推到拉萨去。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转过神山
赖以前行的单车,一下从利器变成钝刀,这让大叶更加累得不知死了多少回。更大心理压力,是速度。不能变速的单车,踩空了都跟不上队友,每天都落后几个小时。
一次次脱队落单,一天天骑到夜深,被无边黑暗包围,前后无援的荒原里,偶然遇见的一点点帮助都刻骨铭心。
骑经日土时,车链断了,一个藏族男孩不但热心帮忙,更不肯收大叶一分钱。不到十岁的孩子也知道,大叶这样特殊的骑者,推着这样一辆破车,骑上这片海拔最高的荒原,要走多难的路。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巧合的是,许多天后,好不容易骑到神山冈仁波齐,在转山茶馆里,他竟又看见了修车男孩那一张豪爽稚气的脸。而那时的他,正在更崩溃边缘。
转山是一直向往的朝圣之路,但此时大叶,已是翻山越岭十几天,体力接近透支。凌晨4点,和队友一踏上山路,他就觉得自己肯定完不成了。
突袭风雪,更是让他一路都想撤退。可再次遇见男孩,才知道快让他崩溃的路,他们却是一路磕长头走上来。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他也曾是几乎一步一叩匍匐过命运高山的少年,不过53公里山路,今天的自己怎么就不能坚持了?
喝完两壶酥油茶,大叶仿佛莫名有了力量。以为走不完,却整整17个小时不停步,一天就转过了正常人两三天的转山路。
站在海拔5200米哲热普寺,久久凝望神山北壁。云在动,转山人在动,唯独神山不动。直到那一刻,大叶才意识到,自己真得已经一路骑到了天上的阿里。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8月15日傍晚,大叶终于抵达拉萨。30天,2713KM,才骑出200KM,单车就没了后拨,若是两年前,他觉得自己也许就搭车了。可这一路,他竟从没想过放弃。
就这样推着一路掉链子的单车,一步又一步,再一次走到了布达拉宫,仿佛来到久别重逢的朋友面前。
路很长,也很难,但他知道,经历过这么一次次,更难的人生路,一定也能走得更远。那一刻,他不禁用笑容,为自己点赞。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来源:西藏旅游在线
                  川藏线,一年最美是秋色!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若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日内删除。

玩转西藏 游记攻略 断臂骑行,他走过江河湖泊,追逐一个洒脱的梦! https://www.51wzxz.com/132460.html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