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2019-04-25 11
高寒极地,遇见绚丽极致的生命。喜马拉雅蓝罂粟,是不丹的国花,传说也是绿度母手持的“青莲花”,更是许巍歌中的“蓝莲花”。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你将记得你采摘过的花束
阴影和寂静之水的花束
仿佛缀满泡沫的石头般的花束
——聂鲁达《你将记得变幻莫测的溪谷》


高原上的花,妖冶的超乎想象。
因为徒步爱上遇见的花与树、林与谷,因为爱路上的花与树所以更爱上徒步,且一年一次,总是越走越远,越远越高。


人生有很多遇见,让你难过的、让你开心的,总有一种遇见是深刻的。那种深刻往往都是与场景有关:比如废墟中的一树嫣红、比如高寒垭口的一朵花,雪山的白、砂石的灰以及吹过刺骨的风中,突然兀自妖冶的一抹紫与蓝,惊心动魄。


“没有哪一种植物能够像它这样享有最高、最奢华的名号,初次邂逅这种花的人都会因他发狂”。徒步高原遇见“蓝莲花”,一见倾心,再见钟情,三见而情深入骨至髓,绵延不绝的相思入梦来,以至于一年须上高原一次,见之方可抚慰。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人生若只如初见,我与“蓝莲花”的第一面是在嘎玛沟,那真是一场惊心动魄的遇见:雪山的白。砂石的灰、以及风中传来的牦牛驼铃声。


嘎玛沟之路,几乎每天都是在与荆棘地与灌木丛、砂石坡奋斗。除了每天雪山看到吐,能让你惊喜的实在寡淡。嘎玛沟徒步的艰难点是在第七天,需要翻过5344米的垭口,在经历了前一天心率与血氧极低的惊吓之后,翻垭口这一天的我,基本处于“一寸之步”的挪移状态。


早上日出前开始收拾离开措学仁玛营地,一路砂石而上。日出时正好快接近垭口,躲避后面叮铃铃传来的牦牛队,人只能两手并用的爬上陡坡。突然看见头上不远处的石缝之间,两朵高佻而单薄的蓝色魅影在逆光中摇曳,好像湛蓝的天空中突然跌落的一滴浓彩,深邃而坚韧。
我知道我的人生不见得再会有第二次如此遇见,所以我越发不想错过路上每次遇见的花,这一次这种情感更激烈。也许季节使然,至少在我徒步高原的这几年来,她是我见过的唯一的花朵硕大、花瓣单薄却精神奕奕的高原之花。


在此之前,我从没想过紫外线强烈、极寒的高原之地,居然可以盛开着如此妖娆的花朵。为了这两朵花,我当时尽管从坡上摔了下来,现在再回看照片的时候,那种初见的惊心动魄依然还在。


深蓝如紫色的娇弱花瓣,单薄而透明,花叶与杆上一层细细的绒,逆光之下也发出微弱的光芒。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她叫“绿绒蒿”,也是许巍歌中的“蓝莲花”。还有一种说法,她也是寺庙里的白度母、绿度母手持的花朵。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本图摄于嘎玛沟
全缘叶绿绒蒿
生于海拔2700-5100米的高山灌丛下或林下、山坡、草甸


绿绒蒿被称为“喜马拉雅蓝罂粟”,罂粟科。1814年,来自法国的植物猎人Viguier第一次将绿绒蒿的存在公诸于世,从此以后“花中贵族”等溢美之词都献给了她。绿绒蒿的珍稀之处在于,即使你跋山涉水也未必得见一面,她几乎只存在于喜马拉雅高山地区。


据说绿绒蒿在全世界有49个品种,约80%的种类在中国境内,且绝大部分集中在喜马拉雅山脉。因为它们生活在海拔3000米-5500米的高山灌丛草甸和高山流石滩地带,所以她们身处乱石流坡、烈日暴风、山石嶙峋等极致的环境中。越是这样反差之地,却越遇见这出尘脱俗的蓝莲花:华贵孤高、稳重娇柔、绚烂而桀骜。

绿绒蒿属目较多,绝不仅仅只有蓝色,深红、正红、紫色、白色等颜色也千变万化。我先后走过嘎玛沟、年宝玉则的垭口、川西的山里,都曾与之遇见。


五脉绿绒蒿
多生于海拔3000多的草地
本图摄于年宝玉则仙女湖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长叶绿绒蒿
生于海拔3300-4800米的林下和高山草地
本图摄于年宝玉则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红花绿绒蒿
生于海拔2800-4300米的山坡草地
本图摄于年宝玉则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全缘叶绿绒蒿
生于海拔2700-5100米的高山灌丛下或林下、山坡、草甸
本图摄于年宝玉则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美丽绿绒蒿
3700-4400米的高山灌丛草地、岩坡、岩壁和高山流石滩
本图摄于年宝玉则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藿香叶绿绒蒿
生于海拔3000-4000米的林下或草坡
本图来自墨脱多雄拉山口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高原上的花,一开就如盛世,有着惊心动魄的美,比如龙胆比如翠雀比如绿绒蒿,有孤独的浓烈,也有狂欢的凉薄。好像已与一个世界隔绝,又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新世界。一如英国诗人雪莱的诗:


“你可敢在茫茫人世间,傲然索居,遗世独立。坐视熙来攘往的人群,漫不经心,安于孤寂,像荒漠里一朵无意吐芳的花,冷视西风扇动的羽翼。”


%

本站在建设中引用了互联网上的一些资源并对有明确来源的注明了出处,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所有。若有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三日内删除。

玩转西藏 游记攻略 越是极致越妖冶,高寒之地遇见“蓝莲花” https://www.51wzxz.com/132019.html

相关文章

《西藏旅游》杂志创刊于1992年,是一本秉承“让世界了解西藏”的初心而创办的旅游垂直领域实用性刊物,旨在让全世界的人们知晓和了解西藏的人文历史、民俗节庆、自然风光、科考学术、户外运动和新时代各族群众幸福生活等方方面面。扎根雪域高原民族文化沃土,投身西藏新时代,从自然风光、人文历史、民族艺术、文旅产业、科考学术等多维度入手,为世界呈现了西藏的广阔天地。国内外公开发行,邮发代号:68-26。

快捷导航
关于我们
商务合作
© 2024 西藏旅游 - 51WZXZ.COM & WordPress Theme. All rights reserved 渝公网安备 50010402000225号 渝ICP备12000202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