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418|回复: 1

【西藏游记】梦回阿里:凄美与遗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9 14: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二十多年前,去阿里是一趟悲壮的远行,我们在没有路的草原上迷路、陷车,把一辆崭新的丰田越野车的大梁都颠断了,满眼尽是苍茫与荒凉。而当我们面对成千上万说不明道不完的古老洞窟,面对一幅又一幅精美绝伦的壁画,面对数个无法破解的历史谜团时,阿里,恰似雪域高原天空的一颗充满磁力的明星,吸引着我一次又一次前往探寻。

来源:《西藏旅游》杂志2016年7月刊
作者:文、图/张鹰

声明:转载请注明出处

西行阿里:20年前那场生命赌注
    第一次去阿里是1989年的10月,那时正值我担负全国十大文艺集成·西藏卷:戏剧、音乐、歌舞集成图片拍摄编辑的工作,更是我与边多先生一行最远的一次考察。过去拉萨人去阿里就好比内地人远赴西藏,简直就是一次悲壮的远行。虽说在此之前,我也曾跑遍了西藏很多地方,却唯有阿里似一座磁石般深深地吸引着我。
达巴遗址洞窟.JPG

    说到西部,人们总会油然而生一种苍茫与荒凉,由衷地感叹其落后与贫困,却往往忽略了这里正是蕴蓄文化的腹地。阿里位于西藏的西部,被誉为“世界屋脊的屋脊”,堪称西藏海拔最高、地域最辽阔的地方,虽说人迹罕至,生活条件极为艰苦,但却是西藏古老文明——象雄文化的发祥地。

东嘎石窟壁画.JPG

过去到阿里主要走北线,需穿越北部草原,至少得五六天的行程,路上十分艰苦。其实,草原上原本没有路,所谓的路都是熟悉地形的人开车压出来的,但走多了便成了路,然而日积月累,这样的路在草原上纵横交错,不下几十条,一旦走错后果将不堪设想。

阿里日土县协巴协玛歌舞.jpg

那时,在这里迷路陷车简直是家常便饭,听说有的车跑了一个晚上,结果第二天发现又回到原处。仍记得我们出发前往阿里之时,文化厅特地安排了最好的六二丰田越野车给我们,可出发的第一天就让我们狼狈不堪。丰田车速度快,砂石路颠簸不堪,还未到江孜我们带的食品和生活用品便全部散作一团。待到一个月后返回拉萨时,原本光鲜亮丽的丰田也已是伤痕累累,就差没让我们救死扶伤推着回家了。等到甘巴拉山脚下进行常规检查时,才赫然发现车的大梁钢板螺丝不知什么时候都被颠没了,十分危险。然而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时又无法找到修车的地方,再加上大家都归心似箭,于是我们便共同商议了一个大胆的办法,居然用铁丝绑着车大梁和钢板翻越了大山甘巴拉。
事后一想起这件事,大家都不禁后怕起来,那简直是拿我们几个人的生命做了一次赌注。
皮央石窟壁画.JPG



札达土林:梦幻金色王国
     不知何时,“神秘”成了西藏文化的代名词,岂不知阿里才是西藏文化的神秘之源。千百年来,这里不知历经多少次波澜壮阔的历史事件,呈现多少幅恢宏的人文景观与画卷,而如今,面对成千上万说不明道不完的古老洞窟,留给我们的却是永远无法破解的谜!
东嘎石窟圆形天井壁画.JPG

    二十多年前,当我第一次面对阿里的扎达土林时,我便被彻底地震撼了!那时,古格王宫遗址已经风靡中外,虽说之前也听说过阿里土林,也看到过一些图片,可当排山倒海的土林奇观一下子扑面而来时,我僵直地立在那里,好长时间都说不出话来,任何语言在那个时候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似乎就连呼吸都是多余的。当时正值傍晚时分,霞光透过彩云投向土林,勾勒出层层叠叠、陆离光怪的壮美景像。就在那一刻,我仿佛觉得自己正置身于一个梦幻的金色王国,眼前这座恢弘的金銮宝殿恰如从天而降,震慑我的内心,令我不由得在心里反反复复感叹着大自然的巧夺天工、钟灵毓秀!我因此坚信如此富有灵性的地方,一定埋藏着无数不为人知的神秘故事!就在我第二次,也就是1991年到阿里采风后不久,便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考古部门在扎达先后发现了完美的东嘎、皮央石窟壁画,这在国内外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再后来,渐渐在扎达土林发现的石窟壁画越来越多,人们这才开始意识到这里本就是西藏古老文明,象雄文化的发祥地。
古格王宫遗址.jpg

    虽说两次到过阿里,然而我真正了解阿里洞窟还是看了金书波先生的《从象雄走来》之后。2013年的8月,我有幸随金书波先生一行赴阿里考察石窟壁画,这是我第三次进阿里,也是我真正地走近阿里洞窟,在扎达土林最深入的一次考察。这次考察由于目的明确,又得到阿里地区领导和扎达县领导的大力支持,还有熟悉当地情况的群众带路,所以平时无法深入和难以攀爬的洞窟我们都去到了,即便如此,我们所到的洞窟也还只是一少部分。阿里洞窟究竟有多少谁也说不清。
卡孜寺洞窟.JPG

    洞窟建筑是人类早期文明的象征,可在西藏却经久不息,尤其是在阿里,这一现象与西藏特殊的地理环境以及古老的文化背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以我多年对西藏文化的了解,大凡奇山高湖,必为圣地仙境,有圣地仙境必有神仙洞窟。这是西藏苯教自然崇拜的理念,后来莲花生大师到西藏传教说法时又使这一思想得到弘扬与发展,他一生到过无数的圣地洞窟修法布道,所以,我们今天到西藏任何地方几乎都能看到或听到有关莲花生大师的修行洞。后来西藏不少高僧大德效仿莲花生大师循迹山林洞窟,潜心苦修成佛之道。西藏历史上著名的米拉日巴尊者就曾在后藏吉隆高山洞窟静坐苦修九年成为藏传佛教噶举派一代宗师。
由此可见,西藏的洞窟建筑富有一定的宗教寓意,这也就是洞窟在西藏千年不衰的原因,可阿里洞窟与西藏别处的修行洞又有着本质的区别,这同样与阿里的历史和地理环境有着一定的渊源。


穹窿银城:象雄古国的王都
    阿里,这里主要指的是扎达土林,因为阿里几乎所有的洞窟与历史都在这里——象雄古国的恢弘、古格王朝的兴衰、藏传佛教的复兴,都是在这里嬗递的。
    扎达土林是上天赐与雪域西部这片苍凉大地的瑰宝,赋予其神秘与传奇,难怪数千年前一个崇尚天鸟大鹏的民族将这里打造成一座王国,生息繁衍,缔造了辉煌的历史——这就是西藏最早的象雄王国。如今,关于象雄国确切的历史早已无从考证,有的只是遍布土林数不清的洞窟和永远猜不透的谜。根据金书波先生多年来对象雄文化的研究,象雄古国的都城就是穹窿银城。穹窿银城位于阿里扎达县达巴乡曲龙村。到了这里,我们才更能体会到藏族先民的智慧,更加了解到藏族人崇拜大自然的缘由,更懂得藏地文化的深邃与博大。穹窿银城可谓是一座天造地设的自然王国,远远望去,整个都城就像一个扶摇直上、展翅翱翔的大鹏,昂然挺立于天地宇宙之间。王宫的都城主要集中在大鹏的腹部,看似人工所为,其实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忙扎石窟壁画.JPG

    阿里洞窟建筑有两种,一种是洞中之洞,洞洞相接,有的甚至由几十米的通道连接,这种洞主要用于防御,像达巴遗址洞窟有的洞都在几十米高的悬崖上,我一直想不通那时人是怎么上去的,总不会飞上去。还有一种洞窟建筑是最常见的,也是延续至今的,就是洞窟与建筑相结合,里面是山洞,外面是房子。我们现在看到阿里洞窟外面都有一片残垣断壁,那就是原来洞外部分的建筑废墟。
    这里上上下下布满了大大小小无以计数的洞窟,有的洞中布满了壁画,虽因年代久远画面早已斑驳陆离甚于残缺不全,可我们还是能循着笔触联想到当年的景象——想必这里曾经是一个供族人烧香拜佛,祈福许愿的宗教场所。这种洞窟一般非常讲究,有的形似客厅,洞壁上凿有放置油灯或其他生活用品的格层,有的显然是生火做饭的厨房,土砌的炉灶还完好无损,似乎不久前这里还炊烟袅袅,茶香四溢(据说几十年前这里仍还住人,后来政府盖了房子便让洞窟里的居民都搬了下去)。
皮央洞窟遗址.JPG

    穹窿银城是象雄王国的象征,虽说现在展现于我们眼前的是一片颓废惨败的景象,可在两千年前这里却是雪域西藏最繁华的都市。在这座由洞窟建筑构成的城市里,有最高权力机构、宗教场所、娱乐场所、安全保卫机构,甚于监狱和体罚犯人的地方,作为一个庞大的社会体系,这里可说是五脏俱全。站在今天,遥望远古,我们不禁感叹历史长河的沉浮与变迁。
皮央石窟.JPG

穹窿银城这样的洞窟群在土林不在少数,但论其规模均与穹窿银城无法相比,但都各具特点:如达巴遗址以其洞窟密集高悬、外景壮观而闻名;皮央、东嘎洞窟以其壁画精美绝伦而让人叹为观止。可以想象,千年以后的古格王宫正是在此基础上将阿里的洞窟文化发展到一种极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9 14: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阿里洞窟:西藏文化的源头
    除了流连于阿里土林各处大规模的洞窟群之外,那些分散在各地的零散洞窟也是令人心驰神往,但遗憾的是有的洞窟已被淹埋,有的则无法攀越。印象最深的则是去看“忙扎”的洞窟壁画。其实那里根本没路,我们只好由当地熟悉地形的百姓带路,钻灌木丛林、过河流沼泽、越沙地石滩,说是三四公里的路程我们却走了四五个小时,临至洞窟已近黄昏。忙扎壁画与别处洞窟的壁画风格有很大不同,色彩由红白黑构成,简洁明快,美不胜收。尽管大家早已疲惫不堪,但却无法抑制激动的心情,流连于此,不忍离去,待要返回时天色早已昏暗,等回到驻地已近凌晨两点。 扎达县卡孜石窟寺庙.JPG

扎达县卡孜洞窟寺庙.JPG


还有一次,因为时间关系,我们需要兵分两路进行考察。我和另外两个来自北京的同行将由一位当地领导带路,沿达巴乡出发,说是去寻访一个山洞壁画,其余人则跟金书波先生一路。那天,我们在乡领导的带领下驱车行至一个仅有几户人家的小村子前便停了下来,他跟我们说了声:“到了”,然后下车就去找人,我们也跟着下车,但不觉面面相觑。村头有一户人家正在盖房,屋前堆了一堆木料,远远看到乡领导和几个村民埋首忙着选木料,随后看他们又是锯又是钉的,不一会一个又高又结实的梯子便钉好了。
普兰婚礼仪式 的迎亲场面.jpg

正当我们一头雾水之时,又来了几个小伙子,他们抬起梯子,带着我们一起向河对面的山下走去。沿路遇到很深的沟壕,他们就把梯子架在上面让大家依次通过。不知过了几个沟壕,我们就开始爬山。从远处看并不太高的山坡,爬起来却艰难异常,而且地势越来越陡,就连我这个老西藏也已有些吃不消了,更何况其他几个人都是第一次到阿里,最终,其中一个画画朋友体力不支,选择了放弃。好不容易等大家爬到一个笔直的山脚下,几个小伙子便在一处水槽的地方架起梯子,护佑大家爬上去。有的人爬得飞快,看他轻松的样子还以为到了上面就柳暗花明,终得解脱了。不曾想,当我在两个藏族小伙子的护佑下战战兢兢沿着四米多高的梯子爬上峭壁时,我一下子就傻眼了,横亘于眼前的是一段更加陡峭的斜坡,且全是碎石沙砾,脚一踩上去就往下滑,而下面就是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渊。我一向自认胆大,可这时早已双腿发软,浑身颤抖,一动都不敢动。待我稍稍缓解了一下绷紧的神经,便集中意念,学着壁虎的样子手脚并用,一只脚慢慢挪动,触到碎石下面的山体,另一只脚才去寻找支撑点,就这样一点一点终于爬到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壁画洞窟。
这个洞窟叫“邦达普巴”,是金刚橛(护法神殿)的意思。进到洞中,眼前壮观的景象顿时惊得我目瞪口呆。这里的壁画不但画风古老而且保存得
普兰婚礼仪式中 敬酒妇女也是伴唱者.jpg

普兰县王室洞窟当地人称飞天洞.jpg

相当完好,这一意外的惊喜简直令我手舞足蹈,不能自已,沿途的紧张与疲累早已消失殆尽,有的只是兴奋与感动!邦达普巴壁画画面饱满、布局严谨,色彩质朴却不失明快,线条简洁却意象丰富,既具有典型的犍陀罗风格,又有西藏早期绘画的自由与张扬。现在每每想起那次惊恐的经历,除了后怕,更多感到的是莫大的幸运!也许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无限风光在险峰吧!

普兰县科加寺鲜舞表演中的音乐伴奏.jpg

    那次的阿里之行,所有能及的洞窟我们都去了,这于我而言意义深远。虽然在此前我也看了古格壁画、托林寺壁画、古如加木苯教寺洞窟、日土岩画等,但唯有这次,当我亲眼观看了十几处洞窟都城以及洞窟部落之后,我已深深地意识到,阿里就是西藏文化的源头。


    然而,关于阿里,却一直留给我一个无法破解的谜。从最早期的象雄王国到后来的古格王朝,这里无疑曾经辉煌一时,缔造过无比繁盛的人文景象。但令人费解的是,曾经显赫一时、水草丰茂的阿里如今却到处充满荒芜与苍凉,原来名震天下的象雄国都穹窿银城和称霸一方的古格王宫附近土地也早已草木难生,更不用说种粮放牧了,这不由得让人思忖,当年的那些数万民众究竟是如何生存下来的呢?今天我们所看到的有些山洞废弃的年代似乎并不久远,也不过几百年的时间,那么,究竟又是什么原因使得阿里的气候以及自然环境在近几百年里迅速演变退化,致使一座繁荣都市蜕变成一座荒无人烟的废都的呢?物换星移,沧海桑田,太多的谜,太多的传奇,太多的凄美与遗憾,或许这就是大自然在阿里这块神奇的土地上所要注入的神谕吧。






更多西藏精彩分享请点击


穹隆银城象雄遗址遗址   金书波摄.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