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转西藏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8842|回复: 1

【西藏爱情】一段尘封的西藏爱情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8-25 11:41: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笔者:J.C疯子


      
这是我无意之间读到的一个故事,它让我对爱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让我感慨于人性的可敬与可爱,让我仿佛再一次驻足于辽阔的酱通沙漠之中,感受藏北大风雪的凌冽,让我回忆起当初旅行途中经过这段生死领域的情景。我去时正值八月,当地一年之中最暖的日子,但即便如此,日头一落,大地即刻陷入死寂,仿佛恢复了它本来的面貌,我本身是耐寒的,即便在冬天出门也是一层单裤,在这里夜晚竟也冻得难以入睡。

当初那百二十名湘西勇士与自然抗争的身影都已经成为了往事尘封在荒原的砾土之下,留下了令人称颂的事迹。
        世人皆知道沈从文其人,却少有人知道其师陈渠珍。世人皆喜读边城,而少有人读过艽野尘梦这本书,世人只知小说里的边城翠翠,却不知有一个藏族女子,有血有肉。而这个故事,正是出自这本奇书。

1912年的一个冬日里,长安城洪铺街童寓里传出一声惊天的哭号,这声音几近决绝,仿佛经历了世间苍凉尚所不及的大悲之事,让听者为之恸哭。 阴寒的月光打进屋舍,照应出一个男子的轮廓,而男子怀里的女子,病体微凉,是时已魂归故里。


此女,名唤西原。 哭号之声出自这名男子之口,而这男子,正是陈渠珍。 这是发生在风马藏地的一段艽野尘梦。 当时的陈渠珍乃是清廷川滇边务大臣赵尔丰帐下一名三营管带,当时英军入侵西藏,陈渠珍帅兵马进藏清除外患,驻防在工布一带。陈年轻有为,亦是性情中人,喜欢结交豪友,一日受邀藏军营官瓜加彭措家中做客。这一天陈渠珍第一次见到了瓜加彭措的侄女西原。


当时的西原,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变身男装,为客人表演了精湛的马上拔竿的精湛马术,期间陈连声赞叹,而后得知其竟是女子之身,更是赞叹不已。西原的叔父加瓜彭错笑着说不如将西原许配给陈渠珍。当时,陈渠珍以为只不过是一句酒桌戏言,也就在微醺中漫然答应。孰料,几日后,彭错竟将盛装的西原送来,由此便开始了一场不离不弃、生死不渝的传奇爱情。谁能想到这一言之戏竟结如此姻缘。终其一生也再无法和西原这个名字剥离干系。 婚后西原随夫征战,她不畏流矢烽烟,屡屡临危受命,在波密一役中,陈渠珍险些命丧敌手,幸亏西原相救,才得以幸免于难。一次突围中,西原跳下一丈多的高墙,回身张开双臂,喊道:跳吧,我接住你。


读到这里,本该是一段侠骨柔情的爱情故事,但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变数随之而来。 1911年下旬,国内局势突然大变,爆发了著名的辛亥革命。当时援藏军中遍布哥老会成员,顿时军中上下大乱,西藏督练公署兵备处总办罗长裿被哥老会成员杀死,之后又接连几天出现各地几个长官被士兵杀害的消息,好在陈渠珍平时治军得当,对待下属宽厚亲和,以至于陈渠珍在军中声望不错,且湘籍士兵占多,陈暂时幸免于难。但这样下去并不是长久之计。陈渠珍本新派人物,同情革命,但毕竟清廷遗臣,忠义难两全,气节名节难双保,故而踌躇之下决定率部众百二十人临渊抽身、冒死遁走。在当时的情形,陈渠珍不迂腐固封,亦不随波逐流,审时度势后选择走出这条路,着实令后人生叹。况且那样的乱世,一个那么年轻的男人能够赢得百二十士卒的誓死相随,着实令人称奇。


陈渠珍计划取道羌塘,翻越唐古拉山入青海抵汉地。而一个羌塘的面积,相当于两个浙江,且平均海拔5000米,秋冬时节即便是当地最耐磨的游牧者们也不敢轻易涉足的茫茫荒野。而走这条路意味着什么,身为藏女的西原比谁都清楚,况且就算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安抵汉地,今生她也几乎无缘再度重返西藏。她需要为他放弃父母、语言以及故乡。但见丈夫心意已决,便决定誓死跟随,因为她知道只有她在身边,他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当时已是1911年的晚秋。 这一年出生的孩子里有人叫季羡林,有人叫杨绛。 这一年在北京成立了一个叫清华的学堂,在广州有72个人葬身在黄花岗上,在长沙有一万个人集会掀起保路运动,在武昌有人打响了一枪。 这一年在荒蛮辽远的藏北腹地,有一群人在走路,这群人心甘情愿地找死,徒步羌塘,返回南中国的故乡。 高原环境的恶劣还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出发时准备的粮食很快消耗殆尽,到后来连驮物的牛马也杀光充饥。高原终日狂风怒号,冰雪益盛。士兵多沾寒成疾,或脚冻肿裂。在这样的地方,脚一沾上雪,便会肿胀,之后因溃烂而失去行走的能力,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一开始还把冻死的士兵掩埋,到最后死去的士兵越来越多,连掩埋的精力也没有了,任由尸骨在藏北的风雪中风干,连一席裹尸的草席也没有,每每见到道路旁有冻僵的士兵尸体,也只能对着他长长地叹口气而已。出发时一百一十五名士兵仅剩七十三人,而前路漫漫不知何处才是尽头,一行人在这样一个茫茫荒原失去了方向。一次陈渠珍在过一条雪沟时,稍稍不慎,右脚便沾上冰雪,变得肿胀。


幸亏西原天天用牛油烘热了熨在肿处,几天之后,竟然完好如初。而荒原上饥饿成了更大的问题,士兵们开始争相啃食死去的士兵,人性的丑恶比藏北大风雪还要凛冽,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恣意横生,人性的绝境中,甚至连陈渠珍都难以自保,而西原一直陪伴在他左右,不曾离去。有些时候,对于高海拔的生存之道,汉地来的军士们反而不如她一个普通的藏女。在士兵们互相残杀的时候,西原挺身而出为弱者呼号,可苟延残喘的人们早已回归到最原始的丛林法则中,哪里还管她靠人性的本能来苦苦恪守的文明底线。她又带头去猎来野狼野驴以供充饥,只为保住羸弱者的性命。陈渠珍几次透支到衰竭,欲倒地不起,西原持枪护卫左右,护犊一样地看着他。一切都无法掌握控制的时候,她用她唯一可以掌握的自己的这一条命来护持她的男人。她自己少吃或者不吃,省下口粮给他吃,还假装自己已经吃过。一次陈渠珍饿得实在受不了。上次存储的那些干肉,仅剩下一小块。他将这块肉分一半给西原吃,西原坚决不肯吃。她哭着道:“我能够忍饥挨饿,可以好几天不吃东西。但您却不可以一天不吃。况且跟着您万里远行,可以没有我西原,却不能没有你”。







上一篇:【浪漫圣地】迷境—阿里
下一篇:【西藏探险】穿越嘎玛沟(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8-25 11:44:15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曹洪救曹操时,曾说过“天下可无洪,不可无公”这样的话语,没想到,这样的话语,在藏族女子中也能见到。绝境之中的生死取舍,直听得人痛心不已。 风雪迷途,食粮殆尽,沿途茹毛饮血,全靠有着高原生存经验的西原照应,陈渠珍才没有葬身雪域。情之所至,或许感动了雪域护法,艽野中的神袛网开一面,没有收走他们的命。七个月之后,抵达兰州,随行幸存者仅剩七人。 苦旅之后,囊空如洗。陈渠珍和西原流落西安,等候家中寄来川资。战火阻隔,这一等又是数月。其间,因水土不服,西原患上天花,临终弥留之际,拉着陈渠珍的手说:“西原万里从君,只想与君白头到老。不曾想竟然病入膏肓,不得不与君中道诀别。然而君若有幸能得到帮助,脱离此地,我死也瞑目了。如今算来,家中书信应该不日即到,愿君南归途中,一路珍重,西原已不能随行了。”说完,长叹数声,盍然而逝。


一个藏族女子,用尽了自己最后一丝气力来爱一个男人。 这一年死去的还有一个叫大清的王朝,一个叫明治的日本天皇,以及1523个泰坦尼克号的乘客。他们被记载在史书中,无数人为其落泪或叹息。 那个叫西原的女人死去时,为她悲恸的只有一个落魄的男人。 除了这个男人,无人能记得她曾在枪林弹雨中举起双臂冲他喊:跳吧,我接住你。 无人能记得她曾在茫茫艽野上捧着干肉对他说:可以没有我,不可以没有你。 彼时西风鸣络帷,秋乌夜啼,穷困潦倒的陈渠珍孑立灵前,凑不出一副最粗陋的棺椁钱。他潦倒到甚至无法扶灵南下,无法带她的骨殖去淋一淋南方温润的雨丝。 一切都随风逝去了,荣耀和前途,信念和希望,以及爱人。 陈渠珍立在西风里,茕茕孑立。 这哪里仅仅是落魄,分明是一颗心被生生剜走。人生的大悲凉,莫如斯。 最后在友人的帮助下将西原安葬在小雁塔。陈渠珍想到昔日的爱人从此天人永隔,不由抚棺号泣,痛不欲生。在友人的安抚下,才含泪回家。走进屋中,发现人走屋空,不禁再生悲凉,仰天长号,泪尽声嘶。 十年之后,西原的尸骨终于有陈的故友董禹麓从西安小雁塔,接到了湘西。西原遗骨送达那天,已是湘西统领的陈渠珍率队迎往保靖城十里之外,排枪齐发,向天鸣枪致哀。统领部内设灵堂,一连七天七夜道场,陈渠珍昼夜为之守灵。西原遗骨最后葬于湘西大坡垴梁子湾,陈渠珍亲手写下墓志铭。一段奇绝爱情,一位舍生忘死的藏女子。从此跨越千山万水,穿越历史时空而在远离青藏高原的湘西,被处处传颂。


相关帖子:

【西藏爱情】达瓦顿珠的爱情

【圣地婚礼】双城之恋 幸福的单曲循环

【浪漫圣地】迷境—阿里

【健康养生】聆听芳馥话香道

【跟踪报道】第十三届珠峰文化旅游节现场报道(第1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小黑屋|玩转西藏网 ( 渝ICP备12000202号

GMT+8, 2017-4-23 23:48 , Processed in 0.231229 second(s), 29 queries .

版权:《西藏旅游》杂志社

渝公网安备 50010402000225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